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30章 少年心(4)

第30章 少年心(4)

  第二十九章少年心(4)

  电光石火之间,伴随着一声嘶声力竭的吼叫,一个褐色身影快如闪电地冲到凫篌爪下,救起力竭的二人,朝一边飞掠而去。

  速度之快,竟连荨芏和陈元,都未看清此人的面容。

  凫篌的巨掌“轰”地落下,一时间地动山摇,土崩石溃。尘土飞扬间,劫后余生的二人才发现,救起他们的人,竟是片刻前还涕泗横流的南荣璞初!!

  年轻的世子极缓地站起身,书卷气的脸上满是肃然和决绝。他的周身,翻腾着绿色光华——雄浑的灵力,竟强劲到凭肉眼可见,如熊熊火焰燃烧一般。

  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二人惊骇,只得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一时竟不知所措。

  片刻后,南荣璞初的额头间逐渐显出了一个古老的图腾。但他额间一片绿意,似云雾缭绕,正好附在图腾之上,看不清——该图腾究竟是何。

  图腾显现之时,他缓缓抬臂,竟凭空用灵力幻化成一把弓。东山之上,晴空中突然打了一个响雷,一道惨白的闪电凌空劈下。

  电闪雷鸣之间,懦弱的世子立于暴怒的神兽——凫篌身前,眸光深沉,面上是从未有过的坚决。

  南荣璞初左手握弓,微微屈膝,脚底下的地面如同受了万斤重力压迫一般,顿时炸裂,碎石纷飞。

  “好......好强的压迫感…”陈元大惊。

  南荣璞初随即拉满弓弦,浩荡的灵气如泄洪一般,波及四周,空气都随之震动,发出声声细微的“噌噌”的碎空声。

  面对如此霸道的气场,陈元衣袂纷飞,勉力俯身,才得以抵住身子。荨芏发丝散乱,只得用手挡于眼前。

  一支灵力幻化而成的箭凭空出现,立于弦端。那箭周身雷电缠绕,雷鸣不断。“噼里啪啦”的声响似在怒号,又似堆积了数千年的火山,伺机喷溅。

  “嗖!”

  那支穿云箭直击凫篌,蹑影追风,快如闪电。

  “消失了?”荨芏看着那支箭赫然消失在空中。

  然而片刻后,箭头却现身于凫篌瞳前,猛地扎进它的右眼之中!

  凫篌受此一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嚎叫,瞳中汹涌出几行红色的眼泪。那眼泪呈鲜红色,似火焰燃烧,滴溅于草叶之上,竟草枯叶焦。它双爪罩面,捂住受伤的眼睛,疼得竟在地上打了个滚。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南荣璞初凝神盯着凫篌的动向,浑身紧绷,左手搭弓,右手极缓地拉开弓弦,似乎准备进行下一次重击。

  那只粉面小猴抱住凫篌的胳臂,戚戚哀哀地叫了几声,竟也流出晶莹的眼泪。凫篌一手托住它,一手捂住受伤的右眼,转身逃走。身形高大的凫篌异常灵活地跳跃在山林之间,不过片刻,便消失逃匿,不见踪影。

  凫篌的身影消失在视野的同时,伴随着同伴的两声惊呼,南荣璞初瞬间软倒在地,浑身冷汗淋漓。

  “璞初兄!”

  “南荣世子!”

  ……

  一阵头昏脑涨、天旋地转,似乎有人正摇着他的身体,焦急地叫着什么。他细细听去——

  “璞初兄!!!”

  璞初?

  似乎是他的名字?

  一瞬间,仿若三魂七窍归体,南荣璞初这才悠悠转醒。他缓缓睁开双眼,见到便是两张放大的熟悉的脸。耳边是同伴关切的呼叫,入眼是毫不作假的关心,周边风声呼呼,南荣璞初这才感觉到真实。

  “璞初兄,你终于醒了!”陈元立刻伸手,将他扶起了身,半坐于地。

  荨芏也是一脸笑意。

  “我们死了吗?”南荣璞初朝四周看去,迷茫道,“凫篌呢?”

  “璞初兄,你可别开玩笑了!”陈元憨厚地笑了笑,诚恳道,“你刚刚把凫篌的眼睛射伤了,它逃走了呀!你那一箭可真是穿云裂石!”

  “对啊对啊,超级帅!”荨芏眼冒星星,毫不吝啬地夸奖。

  “我?”南荣璞初些许迷茫,脑中却瞬间浮现出自己不由自主搭弓拉弦的场面,灵箭呼啸,直扎凫篌右眼。凫篌受伤,慌忙逃窜。

  他这才回过神,长出了一口气。

  回想起那时的自己,南荣璞初心中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神奇的情感——想要保护他们,即使他们出身贫寒,即使与他们相识不过半日。

  “原来璞初兄竟有这样的神通!”陈元将他从地面拉起来,崇拜道,“真不愧是凫博侯的世子,真是虎父无犬子。”

  南荣璞初被夸得脸上一红,面对生死与共的同伴,不禁挠了挠头,将原由和盘托出,“其实,我也不是一直这么厉害,从小到大,这不过是第二次。”

  “这是何意?”

  “我五岁时,也曾如今日一般,灵力爆发,将家中长老打伤。可自那次之后,我一直资质平平,于修仙之道,毫无建树……”

  “……”

  三人边聊边行,不觉已行至山顶。待长老宣布晋级之后,南荣璞初接过仕女手中的红绸,松了一口气,内心竟是从未有过的丰盈。

  南荣璞初颇为自豪地转过身,却无人前来恭贺,连贴身婢女也未及时过来侍奉;正不解,便见众人皆围聚在一处,正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他抬头望去,山顶边缘处,几人围聚。三个年轻人正垂首肃立,似在被面前的长者训斥。

  他定睛一看,竟都是熟人!

  那面沉如水、正怒气冲天训斥后生的两位长者——竟是贺家长老及皇族祭司。挨训的人群中,站着三人,皆是男子。其中一人身材高大,身躯凛凛,方脸浓眉,长相端正,但衣着褴褛,蓬头丐面。这人南荣璞初倒是不认识,但另外两人,他可不仅认识,还熟悉得很!

  “此事,吾非全责!!”站在正中心的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剑一般的眉毛斜飞入鬓。细长的眼睛掩在落下的几缕乌发中,眸中蕴满锐利之气,宛若夜幕之中的鹰般,枭桀冷凝,盛气逼人,浑身满是轻蔑之意,“宵小之辈,焉配与吾同列!?”

  说话之人,正是众人口中闻名整个苍垠大陆的贺家天才——姜颉,也正是南荣璞初的师兄;而贺颉身边那个低头扶额的年轻人,长相白净柔美,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般清澈温和的眼睛,身材高挑瘦削,清秀俊雅。他正是贺府嫡次子——不日前才惨死在齐府门口的贺云的胞弟——贺罄。

  此番贺颉如此出言不逊,自是会遭到长老更严厉的呵斥和训诫,但他满脸冷意,显是不屑。

  闻言,那蓬头丐面的壮汉瞬间暴怒,拳头捏得“咔嚓”直响,手腕翻转,竟是已手握长矛。姜颉微眯双眼,指间翻转,一把匕首已在指间旋转。那匕首体形较小,形似兽角,刃间处一滴鲜血状红宝石熠熠生辉。

  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仿佛下一刻便会拔剑相向。

  长老本就阴沉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辟觺!”匕首一出,周围传来一声清晰可见的抽气声,众人皆是大惊,“辟觺是姜颉的法器!传闻辟觺一出,锐利非常,绝无活口!”

  “没想到这名不见经传的乞丐,竟能逼姜颉祭出辟觺!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从未得见……”

  “近来也未有相关传闻……”

  ……

  “师兄!”在这拔刃张弩的时刻,一个甜美可爱的声音打破了这紧张的氛围,一团粉色的影子从不远处奔来,径直扑到那蓬头丐面的壮汉怀里,“你果然比我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