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9章 少年心(3)

第29章 少年心(3)

  第二十八章少年心(3)

  正在南荣璞初呆愣之际,一只高大的古猿至林中奔出。那只古猿白毛赤脚、蓝眸巨齿,肩膀上还坐着一只乖巧可爱的粉面小猴。

  竟正是片刻前在半山腰发威的神兽凫篌!

  许是被光罩的紫色光晕迷住,又或是被法器中蕴含的充沛灵力吸引。经过混元琉璃伞庇护的紫色光罩时,粉面小猴忽然伸出前爪,摸了一下那炫目的光壁!

  不过瞬间,紫色灵气暴涨,化作一股巨力,一把将粉面小猴弹了出去,摔在不远处的地上,吱吱乱叫。

  白猿转身将它扶起,托在掌间,另一只掌爪轻轻地抚摸着粉面小猴褐色的毛发,似在安慰。

  片刻后,粉面小猴重新坐回了凫篌的肩膀。

  凫篌转身望着紫色光罩中的南荣璞初,忽然双目赤红,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

  南荣璞初浑身一震,这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一只毛茸茸的巨型的大爪迎面拍来,被光罩隔绝在外,整个地面连带着光罩,都震了震。

  一滴冷汗从年轻世子的脸上滴落下来,南荣璞初紧紧握住那根信号筒,浑身颤抖,内心天人交战,“死了死了死了,竟是遇到了神兽凫篌!这下一定要死了!”

  一击不成,凫篌暴怒地跳了起来,前爪一下接着一下,更加用力地拍在光罩上。万钧一击!地面瞬间裂开,紫色光罩光华暴涨,却仍旧稳稳地将攻击隔绝在外。

  “雷火符!”

  南荣璞初咬住下唇,控制住颤抖的身躯,捏住一张咒符,便朝凫篌丢去。

  咒符化作雷电,如巨蟒般,缠绕在凫篌周围。

  凫篌毛发厚重,皮糙肉厚,显然不惧此符!它用前爪一把扯下符咒所化之雷电,往旁边一拽,竟生生将那闪电撕成两半。闪电“噼里啪啦”地在空中炸开,随后,再无动静。

  “灭妖咒!”

  “驱神帖!”

  “降将!”

  “灭世!”

  ……

  南荣璞初惊慌失措,只得不停地从乾坤袋中掏出各类咒符、法器,不断地往凫篌身上攻去。然而凫篌虽高大威猛,却身姿矫健、动作敏捷,要么避开咒符,要么直接将法器和咒符撕碎。

  一次次的攻击并未使暴怒中的凫篌滞缓动作,反而激起了它的怒气和战意,更加暴虐地抡起前爪,朝紫色光罩袭来。

  “砰!”

  “砰!!”

  “砰!!!”

  ……

  一声比一声更加激烈的敲击声震动山林,仿若地狱之门的叩响。混元琉璃伞保护下的土地,竟被凫篌的重袭震得缓缓凹陷下去——变作一个巨大的土坑。

  南荣璞初站在这个土坑之中,满头大汗,脸色惨白,嘴唇直打哆嗦;而他紧紧地握住那根信号筒,却未曾拉开一丁点筒底露出的引线。

  “砰!!!!!”

  凫篌耐心耗尽,双拳捶胸,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声,随后飞身而起,用尽全力,一击拍在光罩上!

  那一击似带着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力量,发出撼天动地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山林中。

  紫色光罩竟在这一击之下,显出丝丝裂痕!

  伴随着神兽凫篌的再一次重击,光罩竟瞬间分崩瓦解,化作碎芒。混元琉璃伞遭此重击,缓缓收起了伞翼,掉落在地。

  南荣璞初未及反应,一个带着劲风的巨掌已近在眼前。年轻的世子吓得瘫倒在地,不自主地上了眼睛。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青衫身影一闪而过,拉起南荣璞初便往旁边滚去。巨掌拍在土坑之上,立马现出一个三尺之深的掌印!

  大劫初过的南荣璞初,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去而复返的伙伴,眼中情绪波涛汹涌,片刻后盛满晶莹。南荣璞初的胸腔剧烈起伏,望着片刻前才被自己训斥、刁难、甚至是羞辱的同伴,哽咽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陈元还未言语,荨芏翻身躲过凫篌的袭击,笑盈盈道,“我们听到这边猛兽嘶吼,料想是神兽出世。怕你有危险,回来看看咯!”

  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傲气少年,终是承受不住这半日来的各中情绪的变幻,在同伴关切的目光下,委屈、庆幸、内疚……各类情绪涌上心头,化作眼中的泪意。

  来不及言语,凫篌化掌为拳,朝三人而来。

  荨芏一跃上树,陈元拉着南荣璞初从草丛中滚过,堪堪避开。

  还未站稳,第二拳迎面而来。巨树应声断裂,裹挟着木屑尘土的铁拳呼啸而至。

  “璞初兄!快发信号!”

  凫篌凶猛蛮横,皮糙肉厚,更是不知疲累,越战越勇,三人根本无力应对。

  陈元的发冠已被凫篌巨拳带起的劲风吹断,冠碎发散,狼狈至极;滚过草丛土地的青衫上,泥土、草屑混杂。荨芏被凫篌节节相逼,从树梢来回飞跃,艰难地在其掌风中翻腾求存,发髻散乱,小脸血污。

  南荣璞初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呜咽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得你们陷入如今的局面!是我胆小又任性,无能又逞强!是我唯唯诺诺,胆怯懦弱,才遇上凫篌,使我们全部陷入此等危机之中!”

  说着说着,一向倔强嘴硬的世子声泪俱下,竟是不顾形象,不管所谓的教养礼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都是我的错!我们本该避开这凫篌,顺利登顶!如今,却要面临淘汰……”

  荨芏吃力地翻身一跃,堪堪避开凫篌的巨掌,却不慎被树枝一刮,一串血珠瞬间溢出,挂在本就伤痕累累的脸上。她抬手一抹,不甚在意,似乎想要回头劝慰南荣璞初几句。凫篌的巨掌却一左一右朝她和同样想要回头宽慰南荣璞初的陈元袭来。

  两人就地一翻,险险躲过,聚在一起。

  还未抬头,一抹乌云压顶般的阴影盖顶而下——凫篌抬起铁板一般的脚掌朝二人踩来。

  凫篌片刻不停的袭击,早已使二人精疲力竭,一番躲避,已然是耗尽全身力气。

  重压袭来,两人虽竭力避闪,却因疲惫而速度渐缓。那凫篌脚掌巨大,覆面极广,一时半会儿,竟避闪不急!

  万钧铁掌带着致命的压迫而来,死神的镰刀已然倒悬于颈!

  电光石火之间,生死存亡之际——

  徒自哭泣的南荣璞初,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