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8章 少年心(2)

第28章 少年心(2)

  第二十七章少年心(2)

  南荣璞初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从乾坤袋中拿出缚妖网掷出,剩余的几只黑豹瞬间被困其中。

  “不愧是与捆仙索齐名的......”陈元的夸赞尚未说完,便被南荣璞初截断话头,“不行!我们得回去!”

  言罢,南荣璞初全身上下摸索,似在寻找什么。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呀!”一个圆筒烟花状的东西递到南荣璞初眼前,让他眼前一亮。这正是试炼之前,长老们分发的信号筒,只要点燃此筒尾部的引线,便会有烟花绽放于空。族中长老及协助的修仙前辈会立马赶至此处,将他们安全带回山脚。但这也意味着他们三人,便会全部失去试炼资格!!

  南荣璞初伸手去抓,荨芏却虚晃一招,一下子收了回去,随即笑嘻嘻地把玩着手里的信号筒,圆圆的脸上一派天真。

  “你.......什么时候?!”南荣璞初大惊,他深吸一口气,似在极度忍耐,沉沉道,“放弃吧,这样下去会......会死人的!!”

  “璞初兄,修道之人需凝神静气、固元守本。这所谓固元,一则指修身养心,二则指苦修勤奋,三则指困中求道、坚持不懈、方得始终。此时此刻,正是考验我们修道之心的关键,万不可轻言放弃。”陈元拂了拂袖子,肃然道。

  南荣璞初正要说些什么。林中猛然传来一阵噪杂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一大群飞禽走兽、蛇鼠虫蚁从四面八方奔腾而出。

  “浑元琉璃伞!!”说时迟那时快,南荣璞初反应迅速,转眼便掏出一件法宝,“快抓住伞柄!!!”

  一把荷叶似的大伞从天而降,三人拽着伞柄,伞身迅速上升,飘至空中,避开了群兽。一个紫色光芒的罩子缓缓笼罩在三人头顶,偶有飞禽触碰,便会被光罩发出的外力击飞。

  光罩形成,伞身才缓缓下降。迎面而来的猛兽虫蚁不断与紫色光罩相撞击,又不断地被光罩弹走,发出“砰砰嗙嗙”的声响。

  “不可轻言放弃?!”南荣璞初冷哼,看着光罩外前仆后继、怒吼奔腾的野兽,清秀的脸皱成一团,“后面会遇到什么,谁也不清楚!!!但我只知道,此时若是没有我的法器,你们已被这群猛兽踩成了泥浆!!!”

  “我们可以上树呀!”荨芏带着纯真的笑意,极为认真地看着南荣璞初,满脸不解,“什么要正面打斗呢?况且.......”

  娇小可爱的女孩看着周围逃窜开去的野兽,努力分析道,“况且,这些动物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东西,并不是要攻击我们。”

  南荣璞初定睛一看,果见那些猛兽并未袭击三人,被光罩弹开后,便绕道而行,朝山脚狂奔而去,好似身后有洪水烈焰。

  一时之间,他的内心再次五味陈杂,脸上清白交错。

  他出身尊贵,自小锦衣玉食,身边人谁不是卑躬屈膝、阿谀逢迎?其父乃是皇族当今天子的兄长,且威名赫赫,战功累累,被封为凫博侯。他身为凫博侯膝下独子——凫博世子,何人胆敢出言顶撞?

  而这两名同伴,一名虽言辞礼貌、态度谦卑,却从不曾改变自己的想法;一名虽言笑晏晏、话语柔和,却心如明镜、言辞一针见血。

  而他端着架子,捏着乾坤袋,仿若一个狐假虎威的假面,满怀担忧、害怕,却被面前的女孩一戳即破。

  他向来伸手摘星,俯首掏月,想要的东西招手即来,想说的话语张口即言,何时感受过这样难堪?!

  可他二人行为举止、言语态度,无一不谦恭礼貌,他竟找不到错处发作,因而气得满脸铁青。各中情绪交错复杂,南荣璞初越想越气,片刻后,竟恼羞成怒,对着娇小可爱的女孩一阵斥责,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救了你!你却如此无赖!!!”

  一向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越说越气,口轻舌薄,越发尖言利语,“不仅偷走我身上的信号筒,宵小之为;还言辞无状、出言不逊,小人做派!不愧是出身卑微的无名小卒,不仅灵力微薄、修为低下、见识浅薄,甚至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就凭你们这样卑贱之人,怎配参加如此盛大的试炼?本以为这是关乎天下安危的重大试炼,没想到门槛竟如此之低!早知道无论谁都可以参加这样的比赛,本世子根本不屑来此!”

  闻言,陈元低头沉默不语。

  一向笑意盈盈的荨芏却瞬间沉下脸,极为少见地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

  “既然出身不同,我们与世子的志向自然不同。我们身份卑微,不配与世子为伍!”荨芏将手中的信号筒一把塞进南荣璞初的手里,“但有句话,我不得不说——小门散派怎么了?无门无派怎么了?藉藉无名怎么了?出身卑微又怎么了?起码我们不会逃避!我们不会退缩!我们不会为自己找借口!”

  娇俏可爱的少女涨红了脸,极为认真地注视着南荣璞初的眼睛,让他心下一阵慌乱,“我们这便不再碍着世子尊贵的眼睛了!”

  “我和陈元会继续上山。你若是害怕,便自己发射信号吧。哪怕我们因此取消试炼资格,我们也要登顶!!哪怕九死一生、前路未卜,我们也要为之一搏!这就是我们出身卑微、小门无派之人的信念!这便是我们理解的修仙之人的坚持!尊贵的世子殿下,您请便吧!”

  说完,荨芏转身而去。陈元紧随其后。

  两人行出了泛着紫光的保护罩,踏上了吉凶未卜的上山之路。他们走得十分决绝,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山道尽头,毫无犹豫,果断而血性。

  不知为何,年轻的贵胄之子忽然觉得那身影异常潇洒、英姿凛然。

  南荣璞初并不知道,这是荨芏平生第一次对人疾言厉色地讲话,而这一大段话,也用尽了她毕生所学的词汇和感悟。他只是看着那两个坚决离去、毫不迟疑的身影,直到他们消失在山道尽头。心下惊涛湃浪,久不停歇。

  片刻前还叫嚣着要逃离危险、立即归家的世子,只身站在紫色光罩之中,长久地、呆呆地盯着手中的信号筒,眸中神色变幻万千,晦暗不明,并无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