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6章 情之初(5)

第26章 情之初(5)

  第二十五章情之初(5)

  “怎么样?我的毓儿姐姐可爱吧!”六人结伴而行,一齐上山,齐濯拉着云晨走在队伍最后面,暗戳戳地问,像是在炫耀一件珍藏已久的宝贝,势要得到新认识的好朋友——云晨的认可。

  “嗯!很可爱!”云晨难得没有和齐濯抬杠,反而极其认真地问,“但是她为什么一直红着脸呢!好像一个大苹果啊!”

  “唔……”齐濯略一思索,小脑瓜子也没想到合理的原由,“大概是被吓坏了吧。”

  两个小包子点点头,慢慢地爬上了山,眼看就要到达山顶。

  忽然东山山顶的天空,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雷鸣声,狂风大作,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长空。

  “凌修……”云渊望着东山的方向,皱起眉头,停下脚步。

  “云渊!!”这时,在山顶等候的云氏大长老已然看到云渊,似乎是猜出了他的意图,沉声提醒,“既已到达山顶,何不速速前来?”

  云渊停在原地,却并未回身往山顶行去。云晨扯了扯云渊的袖子,略带担忧地看了看他。

  所幸云渊只是顿了顿,便朝山顶掠去,朗声道,“云渊、云晨、齐濯组全员到达。”

  北山之上,各大家族考核长老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一名老者缓步踱出,宣布道,“云氏云渊、云晨,柏氏齐濯登顶,位列第三,通过试炼一!柏氏柏毓儿……”

  云渊并无心听其宣布,只盯着不远处东山天空的闪电,眉头紧皱。两名皇族仕女踱步而出,一名手托呈盘,一名行至六人身边,拿起呈盘中的红绸系在六人的肩膀处,以示试炼一合格。

  “既试炼一已过,云渊告退!”云渊抱拳,朝着云氏长老长揖一躬,便要朝山下而去。

  “云渊……”一边协助云氏长老的云炫却叫住他,“你可是要前去东山?”

  云渊却摇了摇头,淡道,“我相信他!”

  云炫一噎,“我以为…你…”

  想到尚在云氏族内润息殿中,云凌修许下承诺时庄重的神情,云渊不觉捏紧了尚在袖中的拳头,“我信他!”

  “对啊…凌修师兄可厉害了!”云晨也点了点头,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坚定。

  “你心中有数便好…”见状,云炫叹了口气,“那小子才不会轻易被打败呢!”随即,解释道,“试炼一入试合格,不用下山,你看……”

  ……

  “毓儿!”正在这时,又一队试炼者也已到达山顶。走在最前端的女子,一至山顶,便朝柏毓儿行去,拉着她上下打量,“你没事吧?神兽出世,万兽涌动,你可有受伤?”

  “宁姐姐~”柏毓儿朝她甜甜地笑了一下,“我没事~”

  宁雉确定柏毓儿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见其双颊通红,言语中似有踌躇,不禁疑惑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毓儿?你怎么了?发烧了吗?”

  “没……没有……”柏毓儿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道,“没……没事。”

  “请合格的试炼者跟随指路仕女,前去统一安排的营寨休息,明日正午,举行第二场试炼!”正在这时,宣布合格的长老肃然宣布。

  两名身着官服的仕女踱步而出,行至跟前,做出“请”的手势。

  众人跟着仕女来到合格者统一居住的营寨,这才发觉——无名岛的三座山虽外围疏隔,但内里却一线相连,巨石为路,平地自半山腰而起,别有洞天。

  而这营寨便设立其中。

  还未走近,便见到几十个大小不一的白色帐篷,卧立其间,如一个个雪白可爱的小蘑菇。悦耳动听的丝竹声被山风送至耳畔,清风徐徐,清香四溢,一时竟有些醉人。

  走进后才发现,帐篷中心设长桌三行,上铺美酒佳肴,各类酒肉点心,琳琅满目,数不胜数,令人应接不暇。边缘处设乐师演奏,丝竹声声,悦耳动听。

  这显然就是一个盛大的宴会啊!

  “哇…好多好吃的!”云晨扑到桌边,盯着满桌的美味,顿时感到饥肠辘辘。

  “烤全羊才是最香的!”齐濯跑过来,拉住云晨的袖子,朝一边篝火缭绕的地方指去。

  云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一只全羊正架在篝火上烘烤,浑身金黄,油光水滑,正不时往下滴着油。油溅到燃烧着的滚烫木材上,顿时发出“吱嗤”的声响。火舌跳动,旋即更加旺盛地朝全羊舔去。

  肉香四溢。香飘十里。

  香气扑鼻,勾动味蕾。

  云晨咽了咽口水,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咕”地叫了起来。

  “云晨…”正在这时,云渊叫了他一下。

  他立马回神,对齐濯道,“云氏家规:食前需沐浴更衣、净手,我先走了。”随后,他跟着云渊走进了划分好的帐篷之中。

  那帐篷外以粗麻为顶,棉布为棚,油纸为罩,看似寻常,内里却别有乾坤。帐篷内,地毯、床、桌一应俱全,丝绸为垫,琉璃作缀,明珠为灯,华贵非常。更有丝帛作画的装点,一时间竟衬托得帐篷诗意盎然,别有一番风味。

  长桌上水果点心满溢而出,种类繁多,一应俱全。

  “哇……”云晨简直看呆了,一下子扑进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趴在上边,头也不抬地叹道,“皇族太有钱了吧!”

  “通过试炼太幸福了吧!”

  “烤全羊下死,做鬼也饱腹!”

  小小的云晨胡乱地在榻上翻滚了几下,嘴里振振有词地感叹着。

  ……

  一番收拾,总算是可以出门觅食了。云晨早已迫不及待,急急地奔出了帐篷。

  刚出帐篷,云晨便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身着浅黄色襦裙的少女正端着呈盘,站在不远处踌躇不前,时而望望这边,时而看着脚尖,嘴里喃喃自语,来回踱步。

  “毓儿姐姐~”一同上山时,云晨早已跟着齐濯在柏毓儿跟前混了个眼熟,此刻见她姿态扭捏,似在犹豫,不由出声唤她,“你是来找我和云渊师兄的吗?”

  柏毓儿被这一叫,惊得几乎跳了起来,手中的呈盘一滑,差点就要摔在地上。

  一双修长的手,稳稳地托住她手中的呈盘。

  她抬眼便撞进了寒星似的的眸子里,熟悉的冷香扑鼻,柏毓儿瞬间红了脸。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下子窜了起来,将手中的呈盘慌忙塞进云渊手里,转身落荒而逃。

  云渊来不及讲话,那名少女的身影已瞬间消失在视野中。他呆呆地抬起手中的呈盘,上面赫然是两个小盅。甜甜的香气扑鼻而来,其中一个小盅内黄红相间,赫然是一份银耳朱露。

  篝火遍地,熊熊燃烧。

  月色朦胧,光华如水。

  夜色正浓,微风习习。

  云渊站在帐篷之前,手托呈盘,内心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