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4章 情之初(3)

第24章 情之初(3)

  第二十三章情之初(3)

  “你看,多亏我想出了如此精妙的计策。”云晨背着自己小小的剑,颇为骄傲地炫耀。

  齐濯早已对此钦佩至极,点头附和道,“这计策,甚妙!”

  “好好跟着我…呃…和云渊师兄学习”,云晨故作老成地拍了拍齐濯的肩膀,神气十足地道,“定会大有所成!”

  “那我是不是学得很快?”言于此,齐濯自豪道,“我一说话,那树怪便现身了!”

  云晨眯着眼睛,故作深沉地上下大量了齐濯几眼,缓缓点头,“嗯…尔慧根聪骨,定然是创世之才!”

  ………

  见云晨一身忽悠人的本领,倒是向云凌修学了个十成十,云渊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个小家伙兴奋异常地跑在山道上,一前一后的身影打打闹闹,甚是欢脱,完全忘记了刚刚是谁在胆怯不前、畏畏缩缩,吓得泪眼汪汪。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嘈杂的鸟叫,这声音似乎不似平常的鸟啼那般清脆悦耳,反而嘶哑悲怆,仿佛带着巨大的惊恐。

  一大群鸟儿飞快地掠过上空,带得林中的鸟儿也惊慌地扑棱着翅膀,跟随而去。

  一时间,北山的丛林一阵躁动。各类虫蚁失措地爬出了洞穴巢所。

  “这…”云晨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这些鸟儿…虫儿…都怎么了?”

  “他们似乎急着搬家呀!”齐濯细细地观察了一番,从袖子里逃出一瓶粉末,往三人的脚边洒了一些,“跟逃命似的。”

  那些虫蚁却并未攻击任何人,也未互相打斗,而是迅速地绕过粉末,齐齐朝林外奔去。

  “你这粉末,倒是好用!”云晨见此,奇道。

  “我梦遗地处西南,虫蛇众多,自是随身携带避虫类药物了。”齐濯将药瓶收入怀中。

  群鸟乱窜,众兽出逃。

  这是…神兽出世的表现啊!

  “不好!”云渊话音刚落,丛林深处传来一声惊雷般的吼叫,似乎是从东山传来,而那群鸟飞来的方向,竟也是东山。

  云渊满怀担忧地朝着东山处眺望,还没来得及思索,便是一阵地动山摇。

  蛇鼠兽类皆从林中奔逃而出,山脚下蓦然响起了一声声野兽的嚎叫。一阵沉重凌乱的脚步声响彻山间。

  神兽出世,山脚下沉睡的巨兽皆惊醒了!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救命啊…救命啊…!”

  云渊飞身而起,一手一个小家伙,便朝呼救处掠去!

  ——————————————————分割线——————————————

  “哎哎哎…走这边…”一道娇俏悦耳的声音,响在山林中。

  那是一个身着浅黄色襦裙的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身形娇小,模样秀雅。就连皱眉的样子,都显得异常可爱。

  她身边站着一个灰衫青年,正点头哈腰地奉承:“柏大小姐不愧是梦遗之子,深得姬老前辈的真传,连无名岛的地形都如此熟悉。想必西南片区,无人能出其右。”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柏毓儿被如此盛赞,反而不悦地皱起眉头,“我只不过占了地形优势而已。”

  “是是是…”灰衫青年忙不迭地点头,“毓儿小姐真是谦虚…”然后,他望着另一个同伴,露出鄙夷的神情,“你这呆子,毓儿小姐为我们带路,你连句感谢的话都不会说吗?”

  被指责的是一个黑衣长袍的柔弱少年,他的衣衫上沾满了油渍灰尘,裹着厚厚的黑色粗布,将半边脸都藏在里面,只露出一双灰色的眸子。

  听到同伴的指责,少年连眉毛都不曾跳动一下,只是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山道。

  黑衣少年不理不应的样子,带了一点莫名的孤高,灰衫青年不由气急。又见他浑身脏乱,身形柔弱,灰衫青年伸手推搡,言辞中不觉带了深深的嫌恶,“你离毓儿小姐远一点…”

  “喂…”柏毓儿见此情境,连忙伸手拉住黑衣少年的胳膊,以防他摔倒。随后少女将其挡在身后,指着灰衫青年挑眉道,“你干什么!人家好好走自己的路,碍着你啥事了?!”

  “毓儿小姐…我…”灰衫青年见状立马涨红了脸,辩解道。

  “毓儿是你能叫的吗!”柏毓儿横眉立目,将方才便想说的话连珠炮似的砸向了对方,“我柏毓儿的闺名也是你想叫便能叫的!?你是什么身份!?是本小姐带的路,感不感谢的,本小姐都还未发话,你有什么资格代我罚过?你……”

  一连串的话语,说得灰衫青年连连弯腰道歉。

  柏毓儿这才拉着黑衣少年,朝着山路行去。那名黑衣少年从头至尾没有说过一句话,只盯着那拉住他胳膊的纤细手指,任由柏毓儿拉着她往前。

  “我跟你说啊,你别害怕,只要你跟着我走,能过试炼一。”娇俏可爱的少女还在喋喋不休,清脆的声音,连吵闹都觉得些许动听。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这条路吗?”

  “我之前来过这边历练。这条路虽然猛兽奇多,但正是因为猛兽奇多,山精树怪潜伏较少,反而安全。这个时节百兽长眠,只要神兽不出世,我们定能安然不恙地到达山顶。”

  话音刚落,东山处传来一阵如雷的吼叫。

  百鸟嘶鸣,争相掠过长空。

  虫蛇蚁兽,犹如万军过境。

  山底传来一声声兽嚎,百兽苏醒,山摇地动。

  “不好!神兽出世,惊醒了沉睡于此的野兽!”柏毓儿话音刚落,丛林中便窜出几匹眼冒绿光的野狼。

  那几匹野狼四肢强壮,高大威风,竟比平常的狼巨大数倍,浑身鬃毛雪亮,泛着黝黑的光芒。似乎因为三人侵犯了它的领土,而怒意冲天,虎视眈眈地盯着面前的猎物。狼群将其团团围住,前肢微弓,浑身紧绷,眼露凶光,逐渐逼近。

  “是硕樾狼群!”灰衫青年吓得腿脚一软,一下子跌倒在地。

  硕樾狼似狼非狼,高大威猛,刚愎自负,喜单独出动,不似平常狼群喜群战众斗。可眼下硕樾狼群一齐出动的场面,可谓是难得一见。

  这表明,狼群动了必胜的杀意。

  柏毓儿从发间抽出一根发簪。那发簪通体金色,簪头刻有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下垂几根淡金色的水滴状步摇。

  自柏毓儿取下发簪,那根看似普通的发簪赫然间变大,化作一根柔韧有度的金色长鞭。灰杉青年定惊一看,那花骨朵儿竟随着长鞭的出现徐徐绽开,傲然挺立于鞭头处。那花朵美艳异常,三瓣为聚,花蕊嫩黄,层层叠叠,下方烟雾弥漫,衬托得这朵艳丽的花更加炫目耀眼。这正是柏氏家族的族徽——梦薰花。

  “刺刃鞭!”灰衫青年惊呼出声。

  刺刃鞭乃是柏氏有名的上古神器。传闻这鞭子水火不惧、坚韧不折,是名副其实的鞭中之王。此鞭威力无穷,灵力雄浑,是一件本身具有灵识的神器。它收缩自如,短可化作发簪,长可伸至天际,但其威力受制于主人本身灵力。

  柏毓儿凌空而起,一个漂亮的空翻,抬手挥出长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