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3章 情之初(2)

第23章 情之初(2)

  第二十二章情之初(2)

  “云渊师兄,这树不怕我的剑…”被树藤枯枝捆住,挂在空中的云晨泪眼汪汪地朝着云渊哭喊,手中光剑胡乱地挥舞。可那树怪皮糙枝萎,哪里惧怕这样的攻击。

  “白痴!”被树怪同样挂在不远处的齐濯朝着云晨翻了个白眼,“这树怪吸收天地灵气,万年成怪,哪里会怕你这灵力稀薄的剑?”

  “你行你来,”云晨不服气地嚷嚷起来,两只小短腿只能在空中胡乱地扑腾,“你的阵法怎么没用呢?!”

  “我那是时机不对!”

  “可是...我感觉头好晕。”云晨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哭腔。齐濯朝他看去,只见云晨周身氤氲着一层云白色的光芒,正源源不断地流向捆住他的那根枯枝。那根枯枝似很欢愉,吸收了这光华后,焕然一新,褪去枯皮,仿若获取新生。

  不好。这树怪可吸食人的灵气精血!一旦灵力精气被吸食殆尽,轻者痴呆残废,重则殒命与此。后果不堪设想!

  见这场景,齐濯不由大惊,“你的身体......在…在在发光!”

  云晨勉力朝齐濯一看,也惊呼,“你的身体也在发光诶!”说到一半,云晨忽然明白过来,哭丧着脸,“这树怪是吸血怪吗!?”

  ……

  云渊满头黑线,闭气凝神,周身灵气暴增。云白色的光芒如月之银辉,瞬间便震开了围拢而来的枯枝怪藤。藤蔓在地上迅速攀爬,如同一条条行动敏捷的巨蛇。

  “月陨五式——月矢!”云渊垂眸低喝,长剑悬浮,停至胸前,片刻后一分为三。云渊指尖一挥,第一把光剑裹着灵气直击树怪本体,枯藤迅速合拢,聚在树怪枝干前,以作防御。

  云渊转身,灵气氤于右掌,往第二把光剑的剑柄一击,光剑顺势飞出,朝围困齐濯的枯枝袭去。与此同时,云渊左手拿出烈爆符,右手持握第三把长剑,直冲树怪而去。

  第一把剑只是虚晃一击。云渊指尖一转,那剑瞬间调转方向,迅飞如电,朝着捆住云晨的枯枝袭去。剑光所过之处,枝断藤折,云晨翻身落地。

  眼见云晨得救,树怪不敢掉以轻心,伸出粗壮枯藤,将第二把光剑击落。光剑滑落,云渊飞身而起,跃至空中,顿时,前两把光剑回归,与云渊手中的剑合三为一。

  四周响起“簌簌”的声音,地面的草灌无风自动,迅速增长,草锯突生,快如刀锋,朝空中的云渊缠去。枯藤与草灌配合,迅速挥动,左右缠绕,组成草木巨网。

  云渊长臂一挥,掷出手中光剑。剑身高速旋转,挽出一个个炫目的剑花,朝捆住齐濯的枯枝斩去。

  剑身旋转间,锋芒毕露。

  枯枝节节寸断。齐濯从半空跌落。

  云渊却陷于草木巨网之中。他不急不慢地引爆左手的咒符。符身陡然爆开,化作火焰,炸开周身的枯枝灌木。

  光剑飞回。

  云渊飞身而去,旋身接住还未落地的齐濯,一个空翻,抱起尚呆立在地的云晨,避开枯枝树藤,逃出了树怪的包围圈。

  疾行片刻后,直到耳边再无“窸窸窣窣”的草木爬动的声音,云渊才将两个小不点儿放下来。

  “云渊师兄!”一落地,齐濯立马双手抱拳,将下巴搁在上面,一脸痴迷,“你太酷了吧!”

  “我的云渊师兄当然厉害啦!”云晨一把挤开满脸崇拜的齐濯,指着他的鼻子冷哼道,“这是我的云渊师兄!!不是你的!!!你是我云氏门生吗!?”

  “你懂什么!天下修仙是一家!”

  “你…”云晨气急,只好把目光转向云渊,见他一脸沉思状,便有些担忧起来,“云渊师兄,那树怪还会追上来吗?”

  “应该不会吧。”齐濯想到刚刚场景,不由得心下一颤。

  “但是我们回途,会不会又碰见它啊…”云晨刚说完这句话,便见方才一脸沉思的云渊抬起了眸子,若有所思的把目光投向了他,看得他后脑勺飕飕发凉。

  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了心头,他小心翼翼地出声,“云…云渊师兄?”

  ………

  片刻后,两个小小的身影互相推搡着、蹑手蹑脚地走在方才战斗的山路上。

  “你走快一点…”云晨推了推身边的齐濯,泪眼婆娑的小脸上满是紧张。

  “你为什么不走快一点……”齐濯的胳膊左摇右晃,挣扎了两下,身子朝后面缩了缩,水雾迷蒙的大眼睛里带着委屈,“云渊师兄明明让我们一起去。”

  “那好。”云晨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拽住齐濯的袖子,嗫嚅道,“我们一起过去,你可别悄悄后退啊!”

  “好!”

  两个小不点儿心下一横,闭上眼睛,相互搀扶着,快步走向刚刚树怪所在的位置,然后站定,等了许久,却并无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云晨和齐濯对视一眼,望着并无任何变化的四周,心下一阵迷茫,“难道我们不如刚刚鲜嫩可口了?”

  “难不成刚刚被云渊师兄揍了一顿,不敢造次?”齐濯四下环视,可四周的草木并无任何异样。

  “你快勾引它出来啊。不然耽搁了时间,可就耽误了云渊师兄的试炼选拔了!”

  “怎么勾引呀?”

  “嗯……”云晨低头沉思了半晌,忽然眼前一亮,惊喜道:“我知道了!我看话本子里都是这么写的……”

  云晨翘起臀部,硬凸出小小的腰板,左手扶在腰身,右手翘起指尖,摆出一个兰花指的造型,略带妖娆地朝着齐濯抛了一个媚眼,“大爷,过来啊!”

  “这样也可以?”齐濯一脸迷茫。

  “当然啦!”云晨白了齐濯一眼,满脸“你这毫无文化的土包子“的表情,肯定道,“这可是我云霜师姐给我的话本子,那可是精品!”

  “精品?什么是精品呀?”

  “精品……这……”云晨微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精品就是,经过重重考察,确定为精细无误品质的真理!”说着,小家伙儿肯定地点了点头,“就是不会错的!你懂了吗?”

  齐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云晨忙不迭地为他传递“新知识”,“话本子里,很多人都是这么引起别人注意的!这样会显得你比较可口,来,声音应该这样……”

  齐濯深以为然,认真地学习了这门技术,模仿着云晨刚刚的样子,捏着嗓子,朝着空旷无人的丛林叫了一声,“大树怪!你过来啊!”

  话音刚落,四周吹起一阵阴风,丛林中传来熟悉的“窸窸窣窣”的声响,四周草木飞速生长,树枝狂生,枯藤乱舞。有十人围抱之粗的树干从地底升起,缓缓显露出干瘪枯皱为表的树皮。

  “云渊师兄!”云晨吓得跳了起来,赶忙朝着不远处准备阵法的云渊呼叫。

  云白色的身影破空而出,与此同时,树怪周围升起金色光芒。金光四溅,红光大胜,四周瞬间升腾起熊熊大火。

  那正是“火泽阵…”完全被激发的模样。

  火泽阵以灵力为基,妖气怪力为柴,专治树妖草怪。

  那树怪挣扎了几下,被云渊灵力制住,只得在火泽阵的烈火中“噼里啪啦”地燃烧,最终化为了灰烬。

  “哇……”两个小家伙儿瞬间兴奋起来,朝着云渊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