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2章 情之初(1)

第22章 情之初(1)

  第二十一章情之初(1)

  两人已被逼至悬崖边。凫篌步步紧逼,所到之处,地裂石断,崖壁边碎石零落,簌簌而下。粉面小猴坐在它的肩头,兴奋得手舞足蹈。

  两人避开崖边下坠的岩石,站在一处完整的地面。

  凫篌见状,抬起脚朝两人踩来。它脚掌硕大,如一方巨伞铁板,从天而降,顿时一团阴影将两人完全笼罩其中。

  巨大的脚掌转瞬落下。千钧一发之际,云凌修拉起褚沫,从旁一滚,避开巨掌,双腿蹬在岩上,沿崖壁而下。

  “凫篌好战勇猛,决不可与之正面为战!选中时机,从旁溜走!“虽说情况凶险,但云凌修沉着冷静、四处张望,头脑极为清晰,寻找着有利地势。

  此时,云凌修望见不远处荧蓝色光芒的萤火虫,正上下扑腾着翅膀,排成一线。而荧光线条尾端,正直指一处崖壁。

  云凌修径直朝那处跃去。

  褚沫紧随其后。

  果见崖壁荧光围绕之处,有一方小洞。云凌修翻身而上,朝洞中奔去。

  乱石穿空,沙土飞扬。一块断裂的巨大岩石朝褚沫砸来。褚沫翻身一脚蹬在崖壁上,借力避开砸落的岩石,身体朝下坠去。

  凌修站立稳妥后,转身一看,立马趴在洞边,伸出右手,拉住褚沫的左手。

  褚沫被云凌修一拉,瞬间悬空挂在崖壁之上。

  “抓紧啊!“云凌修急道。

  褚沫全身悬空,毫无借力之处,仅靠云凌修的右手使力上拉。云凌修右手青筋暴起,满脸通红。

  凫篌立在崖边,暴怒而起,巨掌拍在崖壁,顿时石崩地裂,碎块乱窜。一块乱石直冲褚沫的头顶而来。

  云凌修气沉丹田,使出浑身解数,将褚沫往上一拽。与此同时,他跃出洞口,脚尖在洞边一蹬,借力往上,右手顺势将褚沫塞入洞中,左手击碎石块。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丝毫马虎和停顿,快到褚沫甚至来不及反应。

  云凌修已借力一翻,跃回崖边地面。

  凫篌的袭击一刻不停,见云凌修跃上崖边,立马一掌拍在崖边的土地上。瞬间,崖边的土地以云凌修为中心寸寸断烈。云凌修来不及避开,便跟着碎石混土一并往崖底坠去。

  “凌修!“褚沫大惊,从崖壁洞口伸出手去,却连他的衣角也未曾摸到。

  碎石如雨,云白色衣衫的男子和着土石飞速下坠,一下子就消失在迷障丛生的崖底。

  而他耳边风声呼啸,也未曾听到一向冷若冰霜的伙伴平生第一次叫出他名字时的焦急话语。

  ……

  北山山路,云渊负手而行,衣袂飘飘,颇为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小不点喋喋不休地争论。

  云晨鼓着一张包子脸,勉力捍卫着属于云氏弟子在云渊面前的宠爱,皱眉道,“你确定选北山?!走了这么久,一个人影也没见到!凌修师兄他们都往东山去了!“

  齐濯瞅了一眼身边清风霁月的云渊,急于在偶像面前表现的他,涨红了脸分辨:“是啊,毓儿姐姐说过的!北山虽凶禽猛兽奇多,但这个时节,无名岛的野兽大多都在长眠。只要神兽不出,猛兽便不会被惊醒!“

  “你如何能保证神兽不出?“

  “神兽深藏于丛林最深处,此次试炼,各家力求用最快的速度上山,自然是一路小心,不愿招惹是非。哪那么容易惊醒神兽?“

  “你怎么知晓这无名岛的兽类处于休眠期的!?“

  云晨追问

  “是毓儿姐姐告诉我的呀。“齐濯说到这里,不由得骄傲地挺直了小小的腰板儿,瞧了瞧一旁的偶像,和盘托出,“毓儿姐姐乃我梦遗柏氏最尊贵的大小姐,此处地处西南,毗邻我梦遗。大小姐自是在族长、长老的陪同下,来此处历练过两次,当然熟知地形和兽类蛰伏时期啦!“

  “原来如此,可凌修师兄选了东山,岂不是吃大亏了!“云晨一拍脑袋,极为担忧道。

  “你别担心,他和褚家大小姐一组。“齐濯摇头晃脑道,“褚家大小姐人美,琴音更美,腿长武功高,这可是整个大陆人尽皆知的事情!你家师兄和她一组,定是不费吹灰之力地稳赢!“

  “对哦,好像就咱们这组都是男的诶!“云晨小小的脑袋凑过去,开始和脑袋同样小小的齐濯碰在一起窃窃私语,“我看话本子上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这搭配岂不是要精疲力竭!?“

  片刻前还一脸崇拜兴奋地看着云渊,满脸“偶像在身边最幸福“表情的齐濯立马点了点头,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遗憾和失落,极为沉痛地扼腕叹息,“我居然没能跟毓儿姐姐一组,太可惜了!“

  一旁无话可插的云渊面无表情,些许无奈,可两个小不点儿却越聊越兴奋。

  “欸…你总是提你那个毓儿姐姐,她真的这么好!?“

  “可不是!“齐濯粉嫩的脸上满是自豪,“毓儿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可爱最最最善良最最最…嗯…“小小的男孩子略加思索,脱口而出,“最最最美好的女孩子!“

  “哪有这么夸张!“云晨撇撇嘴,“有我的霜儿师姐可爱吗!?“

  “一定比你的霜儿师姐可爱。“

  “胡说!霜儿师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

  “那你一定是没见过我的毓儿姐姐…“

  ……

  两个小不点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地争执,云渊颇为无奈地跟在后面,却也并未出言阻止。

  正在这时,三人转过一处角落,却见树干上刻着一个云字,虽然极为隐秘,但云渊还是一眼便瞧见。

  这正是一炷香前他刻在树上的云氏记号。

  而他们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原地打转,并未往前半步。

  云渊一停,两个小家伙也停了下来。齐濯环视四周半晌,发现不对劲,缩着脖子弱弱地问,“云渊师兄,我们是不是迷路了呀!?“

  不停下来还好,一停下来云晨立马觉得周围安静诡异,脖颈处凉嗖嗖的,四周似乎吹起了阵阵阴风。他撇了撇小嘴,嫌弃地说,“有云渊师兄在,我们怎会迷路?这明明就是幻术!“

  “不是幻术!“云渊凝视着不远处一颗参天古树,沉道,“是树呓!“

  话音刚落,风吹树动,沙沙声响。周围的树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缠绕,围成一个圈,将三人围困其中。

  云渊拔剑而出,云白色光华的长剑划破长空,一剑斩断一角的树枝,左手抱着左晨,右手抱起齐濯,飞身弹起,从斩断的树枝缺口突围而出。

  缠绕盘旋的树枝受到灵力攻击,立马缩回。那颗参天古树扭动粗壮的树干,抛出道道枯藤。枯藤粗壮灵动如蛇,迅速袭来。

  云渊放下两个小不点儿,执剑而去,剑锋所到之处,灵气氤氲,破枝断藤。

  “云渊师兄!“

  正在这时,传来一声惊恐的呼救。云渊回头,便见一边的藤蔓极速蔓延,已将两个小不点捆住,吊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