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1章 神兽怒(5)

第21章 神兽怒(5)

  第二十章神兽怒(5)

  花瓣化作星光散尽,萤火虫挥舞翅膀离去,莹莹蓝光逐渐消散,四周又陷入了仅有点点星光映照的幽暗。

  “星星迟早会知道的。”见褚沫神色哀戚,云凌修安慰道。他语气坚定,神色认真,让褚沫不由得点了点头,轻道,“上山吧。”

  “你的毒……”

  “已无大碍。”

  “好。”

  两人打定主意,准备上路。这时一团蓝绿荧光从丛林中溢出,瞬间照亮方圆三里的树林。一只棕毛粉面的小猴从那边蹦蹦跳跳地行来,身体直立,前爪微张,锋利的爪子微微弯曲;它有着一双金光四射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又扁又塌,尖尖的嘴巴微张,显得格外可爱。那团蓝绿色荧光氤氲在它周围,光亮非常。

  “是仰星草周边的萤火虫!”云凌修看着那只粉面小猴周边的蓝绿色光芒,叹道,“仰星夜生辉,萤虫夜舞蓝。灼灼流光坠,棕猴跃面来。古书所言,诚不欺我也。”

  云凌修咧嘴一笑,便朝那只粉面小猴走去,“古书上说,与仰星草相伴而生的粉面小猴浑身荧光,面带桃色,性格温顺,乖巧可爱,尤其善舞。不知这只小猴是否如传言般,能够闻乐起舞。”

  话毕,他抬手摘下一片树叶,瞅了瞅,选了一边,放至唇边。

  薄唇微动,一串婉转悠扬的乐音流泻而出。

  那只粉面小猴听闻这悦耳的声音,不由得驻足欣赏,不一会儿竟是轻点后腿脚尖,旋转起来。

  “粉面小猴果然喜欢跳舞。”云凌修的兴致越发高涨,他一手按住树叶的一端,一手轻轻拍打另一端,如吹奏口琴风笛一般。叶音本应单薄,但云凌修这一操作,竟使这乐音雄浑不少,如有共鸣之箱。

  粉面小猴旋转着细长的后肢,前肢挥舞,双眼轻合,似陶醉其间。

  云凌修轻弹叶端,发出一连串流畅动人的波浪颤音。

  粉面小猴也跟着乐音律动,身体微微起伏,似波浪涌动般颤动了几下,身体下叠,竟跪于地。

  “这小猴竟懂得乐曲中所含的情感。”得知这个讯息,云凌修眼神一亮,边控制唇边的树叶乐音,边朝沉醉在乐音中的小猴行去。

  待到它身旁,云凌修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粉面小猴的脑袋有着微长蓬松的棕色毛发,触手柔软。

  小猴后肢跪立,前肢下垂,仰面朝天。它眼睛微眯,似慵懒享受。粉色的面容上,尖嘴微咧,表情迷醉,衬托得其更加粉嫩可爱。

  “哇!”云凌修内心又生出戏弄之意,他摸了摸粉面小猴的脑袋,又朝他圆鼓鼓的肚子摸去。

  “不可!”褚沫话音未落,云凌修的手已经伸到了粉面小猴的跟前,摸了一把他圆鼓鼓又略带桃红色的光洁圆滑的肚皮。

  “粉面小猴最厌恶他人摸它的肚皮!”

  可,来不及提醒!

  原本温顺可爱的小猴顿时龇开尖嘴,较为整齐的牙齿瞬间增长,露出獠牙,朝云凌修扑去。

  云凌修闪身一躲,顺手又摸了一把粉面小猴头上的绒毛。

  小猴挥舞着前肢,锋利的爪子在空中留下道道风影。

  “哎…你怎么就生气了?”云凌修侧身躲过粉面小猴的扑挠,又想伸手摸摸它柔软的毛发。

  “龇~”小猴咧开嘴,朝云凌修龇牙,面露凶光。可即使是做这样生气的表情,它的样子也是及其灵巧可爱的。云凌修一时忍不住,又冲他伸出了手。

  手还未碰到小猴,小猴突然长臂一扬,身体一跃,朝云凌修扑了过来。

  云凌修凌空一翻,一跃上树。小猴扑了个空,反而撞到不远处的石头上,气得“吱吱吱”地嚎叫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云凌修忍俊不禁,站在树梢笑得前俯后仰。那只小猴似乎清楚地知晓云凌修正在嘲笑它,顿时脸色大变,气得粉面涨红,犹如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它举起前爪挠了挠耳边,又扯了扯脸边的长毛,满脸急躁。

  “你别生气啊…”云凌修立马翻身下树,想要安抚这只抓耳挠腮的小猴,那只小猴却朝着丛林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它在召唤同伴!”这个念头刚刚闪现在云凌修的脑海中,丛林深处猛然发出一阵如雷般狂怒的吼叫!

  一阵嘈杂的鸟叫虫鸣,从东山的四面八方响起。成群结队的鸟儿自丛林深处惊起,慌乱失措地拍打着翅膀,逃命似的飞出了林子。

  半空中一阵嘶鸣。

  “凫篌出世,百兽群逃!地裂水断,毒虫如炮!”云凌修盯着天边嘶鸣的鸟群,大惊道,“东山蛰伏的神兽,竟是凫篌!”

  整座东山顿时地动山摇,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响起。地面上铺就一层黑压压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逼近,竟是丛林中的各类虫蛇!

  褚沫立马翻身上树。

  这群虫蛇速度极快,从林中朝山下爬去,却都绕开那只粉面小猴,一刻不停。

  待虫蛇四处逃散开去,丛林深处响起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

  “咚!咚!”一声声回荡在瞬间死寂无声的夜里,这脚步声如同敲打在两人紧绷的心弦,令其神色凝重。粉面小猴却激动起来,神色兴奋地朝着丛林那头张望。

  云凌修略一思索,朝着褚沫道,“如果真是凫篌,只能走为上策。与之为战,绝无胜算!”

  褚沫已端好古琴,纤细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扣住古琴一端,面色沉沉,轻轻点了点头。

  伴随着一阵甘醇清冽的酒香,一只高大威猛的古猿自林中缓缓踱出。那古猿猴面人形,眸色蓝绿,巨齿如石,白毛赤脚,身形健壮,长臂微合。

  竟真是凶兽凫篌!

  传闻凫篌喜酒好乐,虽是风雅之事,却性情凶悍,猛莽好战。一旦现世,乃是兵驽相向、天下大乱的凶兆。但凫篌一般长眠于地,深埋于尘土之中,不轻易现世。此刻,恐怕是为了这只粉面小猴而来。

  见凫篌出现,粉面小猴立马露出兴奋激动的表情。它左窜右跳,朝高大威猛的凫篌奔去。凫篌咧嘴,似乎笑了一下,伸出巨掌,将其一托,粉面小猴便坐在了它的肩膀上。

  一猿一猴,一大一小,一个可爱灵巧,一个威猛凶悍,坐在一起,竟是默契非常。

  那只小猴坐在凫篌的肩膀上“吱吱吱”地叫起来,似在诉说,随后前肢一伸,直指云凌修。

  “哎…你这小猴,竟还告状!”云凌修气急。话音刚落,凫篌长臂一挥,握掌为拳,朝他扇来。

  顿时狂风大作,树枝乱颤。

  云凌修一跃而起,跳到另一棵树上。

  凫篌虽身形巨大魁梧,动作却丝毫不受其身形影响,反而迅猛极速。掌风呼啸,几乎尾随而至。

  树断枝折。

  褚沫打横坐于树端,古琴横立。一串悦耳动听的琴音随着她上下翩飞的指尖浮出。

  那只粉面小猴听闻琴音,立马站在凫篌的肩头跳起舞来。凫篌动作稍缓,似享受其中。

  “走!”云凌修踏叶而来,拉起褚沫便朝山上奔去。

  琴音骤断。

  凫篌一掌拍于地面,顿时石断地裂,树倒横路,将两人挡在山崖边上!

  山崩石裂,可凫篌的攻击却一刻不停。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