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14章 擎天试(3)

第14章 擎天试(3)

  第十三章擎天试(3)

  “无名岛上风景宜人,花香四溢,这位姑娘可否赏脸与在下一同观之?“云凌修摘下岛上的几朵野花,扎成一束,虔诚递上,俊美无俦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男女通杀的笑容。

  他笑着朝云晨抛了个意喻“行动“的媚眼,邪魅的丹凤眼光华流转,一时竟有些惑人。一众小姑娘沉醉在这无耻的笑意里,褚沫却连余光都未施舍,径直行了过去。

  浅蓝色衣裙的婢女缓缓地跟在她身后,路过凌修时,狠狠地冷哼一声,嗤道,“登徒子!“

  ……

  “哎,“云凌修立马拿其花束朝着褚沫奔去,“姑娘,就当作,我为那晚的唐突赔罪吧!“

  如此暧昧的用词立马让周围的人群窃窃私语起来,褚沫停下脚步,直视凌修,虽未言语,但眼中冰寒蔓延,如有实质般霜冻三尺。

  云凌修自觉失言,一向厚颜巧语的他竟一时语塞,嗫嚅道,“对……对不起。“

  话音未落,褚沫已绕开他径自行去。

  ……

  “不要气馁!“见状,云晨跑过来,跳着够了够云凌修的肩膀,想要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跳了几次,无果,只得拉了拉他的袖子,劝慰道,“这难度太大了。“

  然而凌修只是愣在原地,并未言语,似在感伤。

  “欸~凌修师兄~你看~“云晨见他不语,以为他勾搭姑娘不成痛失颜面,心中难过又伤感,只得和他分享刚刚发现的新奇物件以安慰他“受伤“的心灵,“你看!这岛上的蝴蝶竟然有两双翅膀诶!这花色、纹路,我在玄灵从未见过!“

  不料云凌修立马来了精神,一把抓过云晨,“这有什么!岛的深处新鲜玩意儿应该可多了,待会儿要不要和我同去探探?“

  云晨还未来得及举双手赞成,云渊已注意到这边的情形,行来,对云凌修沉声道,“岛上危险重重,切莫......“

  “切莫擅自行动嘛,我知道啦。“云凌修摆摆手,应道,“懂的懂的。“云晨充满期待的星星眼立马黯淡下去。云凌修摸了摸他的头,弯腰附耳道,“没事。试炼的时候也能见识。“

  “对啊,凌修师兄,你不要总是带坏小师弟~“云霜方才也见到此情景,杏目微垂,掩去眸中伤感。

  “就你这样的废柴,还想勾搭美若天仙的褚沫姑娘。“云宇冷哼一声,讥讽道。

  “凌修师兄只是一时玩心重,哪能认真呢?“云霜冷着脸驳了云宇两句,可那双满怀心思的眼睛却看向云凌修,试探着他的反应。

  “还是霜儿了解我~“云凌修并未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劝慰了云晨两句,朝云霜咧嘴一笑。

  话语间,岛上喧闹起来,各个家族参试弟子已全员登陆,聚在一起闲聊了起来。

  “哎?你说此次试炼,究竟是哪位少年英才能够夺魁呢?“

  “那还用说,为首的当属贺家外姓弟子姜颉与玄灵云氏云渊,那可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当之无愧的天纵奇才。“

  “贺家擅作符咒,威力无穷,而这姜颉不仅精通符咒,灵力功法样样精通,堪称当世天才!“

  “玄灵云渊乃剑仙曜尊门下嫡传弟子,传闻其十五岁便尽得曜尊亲传,灵力雄厚,剑法超群,咒语符术无一不晓,身形灵动,长相俊美,实乃上天宠儿!“

  “难怪有‘南修北颉,玄灵有渊,当世三杰,傲然群雄’的说法。要说这年轻一辈的三位天才,还当以古族少主古枳修为最。“

  “古枳修!传闻中的灵魅使者!那个神秘的修炼鬼才!“

  “是啊,传闻他六岁时灵力便已及家族长老之修为,八岁便已勘破天道,徒手降服一方暴走的凶恶神兽,还一招击退了褚家大长老!“

  “褚家大长老!?“闻言,一名年轻男子震惊不已,“那可是褚家长老中最为厉害的前辈了。在褚家,除了家主外,再无敌手。“

  “所以这才传奇嘛!“另外一名男子摊了摊手,“算起来,他今年也将近十九岁,仍在试炼适龄范围内。只是不知此次是否有幸一见,想来,他已十年未曾露面,全无踪迹。也不知此次试炼是否会参加!“

  “古族向来隐秘,只能随缘了。不过,我听说此次贺家不仅有姜颉参与试炼,还有皇族贵胄参与!“

  “哦哦哦,我知道我知道。“角落里一个身形瘦小的年轻人终于等到自己说话的机会,迫不及待地举起了右手,“南荣璞初!不仅出生皇族,且家财万贯,传闻他根本不用亲自出招,挥挥手,用钱就能砸死对手。“

  “哼,这么夸张!“角落中一蓬头丐面的男子抬起了头,一口吐掉嘴中的狗尾巴草,一把将包子塞进嘴中,嚼了嚼,面色鄙夷,“修仙之人竟然沦落到用钱取胜!?“

  “确实是用钱啊!“那名瘦小的年轻情报解说员肯定地点了点头,再次急急地解释道,“据说南荣璞初的父亲花重金为他求得一个上古神物——乾坤袋,乾坤袋内可容纳成千上万的东西,却丝毫不显,也不沉重。他的乾坤袋中不知装了多少这世间的珍稀法宝,各个价值连城,你说是不是拿钱干仗!?“

  那名蓬头丐面的男子方脸端正、身材高大、身躯凛凛,头发枯黄卷翘——似被大火轰炸过一般——暴躁地立在头顶,如一朵形状奇怪的蘑菇。他一口吞掉包子,左手为掌附在右拳上,用力捏了捏,发出“咔嚓“的声音。然后扭了扭脖子,关节处瞬间也发出“咔嚓“的声响。

  他站起来,舒展了一下充满力量的身躯,冷哼一声,“今儿我程天一!就让他那个破袋子里的玩意儿,有出无回!“

  “这可不是正人君子的行径!“众人摇了摇头,清白世家谁愿意做这个?!“这会为天下人不耻的!“

  “我靠实力吃饭,“程天一瞥了瞥八卦中心的各家弟子,哼道,“有何不耻!?“

  正在这时,队伍最前边,一群身着金黄色衣衫的女子正整齐地站在那里,那黄色的衣衫上赫然绣着一朵美丽娇艳的凤阳花——正是柏氏族徽。

  “柏家也来了。“

  “哎,他们全是女弟子,哪里能吃这个苦呢!“

  “女弟子怎么了!“队伍中的女修仙者不服气地据理力争,“柏氏地处西南,最为熟悉此类地形,不惧迷雾,擅迷幻、布阵之术。在这地形复杂,迷障丛生的无名岛,你们还不如女弟子呢!“

  “可你看,柏氏大小姐哪像是能吃苦的呢!?“一名年轻的修仙者不以为然,朝那群女子的最前端努了努嘴,“诺,你瞧,娇生惯养的名门千金终归是娇气的。“

  只见队伍最前端,站着一个身着浅黄色襦裙的少女,十六七岁的模样,身形小巧,秀雅绝俗,娇俏可爱。她的身边站着两名婢女,一名婢女为其撑伞,一名婢女手捧饮水。而她站在中心咋咋呼呼道,“欸,宁姐姐,你不用给我打伞。“那名打伞的婢女微微躬身,却并不言语,也未将柏毓儿头顶的伞取下。

  见宁雉不理会自己,柏毓儿嘟了嘟嘴,心下明了,“又是祖父的主意吧!?他老人家总是担心我在外吃苦吃亏,可我哪里还是小孩子呀!?“她本就肌肤娇嫩,桃腮带笑,秀雅乖巧。即使现在颦起眉头,也惹人怜爱。

  “尊长那是从心底里疼爱你呀。“听到柏毓儿孩子气的话语,宁雉不由失笑,眸中满是笑意,近乎哄劝道,“我们毓儿,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孩子喔~“

  “宁姐姐真好~“闻言,柏毓儿扬起一抹孩子气的笑意,挽住身边少女的手。她本就生得极美,笑起来眉眼弯弯,似两轮弦月,美目倩兮,顾盼生辉。唇边梨涡深深,愈发招人喜爱。

  宁雉只得宠溺地拍了拍她的手,提醒她站直身子,注意形象。然而娇憨可爱的少女却更紧地抱着她的手臂,朝她蹭了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