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2章 盛世婚(1)

第2章 盛世婚(1)

  第一章盛世婚(1)

  玮城。

  城如其名,以盛产奇珍异宝享誉天下,尤以珍贵奇特的美玉为著。城内商贾云集,大街及坊巷皆大小铺席,店铺林立,鳞次栉比,无一处空虚之地。城中买卖通宵达旦,金、银、彩、帛、玉石、珍宝触目皆是。

  玮城,是整个苍垠大陆玉石交易枢纽,人口繁多,络绎不绝。该城虽为鱼龙混杂之地,但富豪云集,城中人皆着华服,珠翠罗绮溢目,宝马香车临街而过,饮食百物皆倍他地。也因其不仅是绝佳旅游胜地,是珍宝爱好者猎奇之所,还是各路商贾买卖交易之处,被世人别称为“赌城”。

  赌之一字,有两层含义。一则,赌博之义,玉石产地,富饶闻名,城中人因此生活富足,爱好赌博。二则,赌石之义,玉石产于岩石,不少玉石商贾愿意在玉石完全开采之前凭其色泽、质地等品相和玉石开采的经验判断,以低于玉石市场价的价格买下整块岩石,再做开采。岩石购买价值不菲,但一旦开采出上好玉料或是翡翠,定会获利良多;开采玉石品相一般,也能损益相当,可一旦开采出下品玉石,甚至空石,定会血本无归。可即便如此,仍旧有许多富贾愿意举全家之力一试。

  凡粘上“赌”字皆属运气一类,不少人在此一夜豪赌,因此一夜暴富,但也有不少人,血本无归、家破人亡。但无论多少人在此走投无路、命丧黄泉,或是血泪盈襟、含恨而去;这座城市始终轻歌曼舞、凤箫声动,一派歌舞升平之态,一刻不停纸醉金迷、醉生梦死、骄奢淫逸的生活。

  但无论玮城的巨贾如何变更,玮城齐府却始终稳居首富之位。齐府乃玉石世家,世代以玉石开采、雕花、买卖营生,家底殷实,实乃玮城世代贵族。其当代家主齐坤更是眼光独到、玉石开采、鉴赏和雕花能力当世无人能出其右。齐坤出手赌石从未失手,更是有慧眼从顽石中开采出极品帝王绿翡翠和极品羊脂美玉的盛誉,一时被传为神话。

  此时整个玮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灯笼高挂,红毯遍布,延绵数百里。齐府更是喜气洋洋,红烛辉映,财帛宝物,琳琅满目。

  “不愧是齐府嫁女,当真是华贵气派,想来皇帝嫁女也不过如此吧。”茶楼上,一群小商贾正围坐在一起闲聊。

  “皇帝嫁女也没这风光吧,齐府为表喜庆之意,竟令全城乐坊连奏半月不歇,包揽全城消费连庆七日不停,这可谓是普城同庆,当真是富可敌国,不知谁家的好儿郎这么好的福气,得了这么个财大气粗的老丈。”

  “是璃城贺家的公子。贺家本就是世族大家,贺家公子贺云更是尽得家族真传,那可真真是个少年英才,俊俏英挺,年纪轻轻便身手了得……”

  “难怪城中近日多了许多皇族,各大名门世家也提前入住城中,看来皇族也是相当重视,这真是赚足了各路面子。”

  “可不是,能娶齐府的独女,可不得家室清贵,地位了得。”

  “说到齐府小姐,那真是容色无双,虽是齐府独女,却温顺谦和、知书达理,玉石雕刻之技在年轻一辈堪称翘楚。”

  “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璧人儿……”

  “据说,等到吉时,新郎官便会迎出新娘子,带着迎娶仪仗绕玮城一圈,才算接亲仪式落成。此处正好是迎亲队伍前去齐府的必经之地……”

  说话间,街道两边已然喧闹起来,整条街的二楼窗边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大家翘首望着街道尽头,为着能亲眼见证全大陆最隆重阔绰的婚礼而欢快愉悦。

  茶楼上交谈的众人也急忙起身,围在窗口,探身朝街道尽头看去。

  街道上缀满表示姻缘和满的红绸,喜庆火红的灯笼三步一盏,十里红绸沿街而去,看不到尽头。而这灯笼里竟也不是普通红烛,而是一颗颗夜辉珠。夜辉珠不同于夜明珠,白日里也散发出寸寸光芒,印着灯笼鲜红的轻绸,竟跳跃着红彤彤的光芒,恍若一个个明亮夺目的小太阳。待到夜里,夜辉珠便如同夜明珠一般发出温润柔和的光芒,照亮整个玮城。

  街道两旁站满了皇族、齐府、贺家的护卫,竟皆着喜庆新衣,井然有序地将围观的人群拦隔在道路两旁。

  然而,迎亲队伍尚未来临,倒是一群白衣束发的男女至街角走进了人们的视野。那群男女以两名十七八岁的少年为首,结伴行来。看相貌,年岁相差较小,皆未及弱冠的模样,仅在队伍中间,跟着一位孩童。无论男女皆佩戴宝剑,玉冠束发,一条金色的发带至冠口逸出作结,垂至脑后,随风飞舞;身着月白色长衫,外罩一件金丝走线长袍,若是近看,便会发现每件外袍袖口处以金线绣出云纹,一针一线,竟精致非常。腰间着一条墨色腰带,上饰一枚金色太阳状玉石,愈发显得这群青年挺拔俊俏、意气风发。

  “那是……玄灵云氏……“有人惊呼出声。

  玄灵云氏,绮帘褚氏,梦遗柏氏,璃城贺家,溪黎古族,五大家族皆乃修仙一派,但古族一向隐秘,匿于大陆边缘溪黎一带,向来不问世事。因而在盛行修仙问道的大陆上尤以玄灵云氏最为实力雄厚,在整个修仙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隐隐有号令群雄之态。

  但云氏向来淡泊超脱,不参红尘俗事,一时被大陆人广为追捧。但凡略知修仙一二事,皆对玄灵云氏皆如雷贯耳、崇敬非常。人群中有甚少一心埋头商贾之事、不问修仙问道事之人不解询问的,皆被身边人毫不吝啬地赏了一记鄙视的眼刀:“玄灵云氏你都不知道?!你看到那群少年束发的玉冠了吗?金色发带是云氏弟子特有的标志,腰间玉带上的金色太阳是云氏崇尚的力量之源。”

  “再者,你瞧见那外袍了吗?胸口处绣有一朵云腾图,上书一个云字,那便是云氏族徽。“

  一时间,人群中愈发喧闹起来,言语间皆是对玄灵云氏现身于此的惊奇。

  “玄灵云氏向来不问红尘俗事,竟也在此时现身玮城?”

  “定然是来参加贺家婚礼的,你看队伍前端领路的黑衣护卫显然是齐府护卫队总队长……”

  “想不到齐府不仅能请来皇族观礼,竟连修仙云氏也……”

  “云氏当真是悬圃蓬莱,门中弟子人人皆是林下神仙。你看这群云氏弟子皆眉目如画,气质超群。迎面行来,竟让我误认为遇见了仙人。”前方感叹“齐府财力雄厚、不愧是名门大族”的商贾嘴里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一旁的惊叹声打断,一时竟被那群少年吸住目光,也喃喃道,“云氏向来极负美誉,男弟子皆丰神俊朗,女弟子皆明眸皓齿,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传。“

  “尤其是为首的两名少年左边一位清俊挺拔,右边一位明媚俊美,皆长身玉立,身姿修长,容色真是举世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