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1章 楔子

第1章 楔子

  楔子

  吉洛部落流传着一首三岁孩童都能倒背如流的童谣:“夜行吉洛岭,枭叫陡心惊,秃岭若鬼影,念佛祈天明。”

  传闻吉洛边界十里秃岭,荒山遍布,寸草不生。唯一峰坐落其间,高耸直立、斜插入云,山脚沃土环绕,树高草密,林中奇珍异宝与怪毒猛兽共生,林外毒雾弥漫、诡气横生。此峰生于荒岭却异于荒岭,虽为峰岭却孤绝凶峭、无路可攀,如一柄倒插入地的锋剑利刃,故名曰绝壁。

  绝壁虽奇珍异兽众多,但却因其传闻惊心、毒雾诡谲,方圆十里,无人问津。

  从半空俯瞰,吉洛边界苍茫有力、怪石嶙峋,唯绝壁崖底围绕着一圈诡异的绿意,隐隐呈龙蛇走势。

  此刻,吉洛边界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绝壁崖底的枯叶随风乱舞,一时竟遮蔽了正午的太阳。浓厚的云层疯狂翻滚搅动,天空一下子黑了下来。狂风呼啸间,泼墨般的黑沉顺着越压越低的云层下坠,空中陡然间电闪雷鸣,一道惨白锋利的闪电劈开云层直冲绝壁而去。

  绝壁崖顶,一人长身而立,翻手将这闪电硬生生地接了下来。那人一裘墨色长衫,玄纹云绣,举手投足邪气横生,轻飘飘地接下闪电的力量后,薄唇微动,念出一串古老的咒语。

  一块木质的腰坠自他的腰间漂浮而上,悬于半空,闪电袭来,竟是微微颤动着发出呜呜的哀鸣。片刻后,木质的腰坠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如有实质般朝那闪电缠去。

  闪电如同被激怒的猛兽,在他的右掌掌心横冲直撞。他左手凭空画出一个繁复的符咒,以右为地,以左作笼,双手覆合,将那缠斗的光芒囚于掌中。空中的雷鸣闪电愈演愈烈,狂风吹乱了他赤红色的长发,惨白的闪电劈开厚重的夜色朝他直冲而去,映出他邪肆美艳的容颜。那是一个容颜精致的男子,面容胜雪,薄唇似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勾魂夺魄,妖异非常。

  墨衫男子看着那枚悬在半空不断哀鸣的腰坠,咬咬牙,勾出一个邪气的笑容,转身以背部相接,气势竟是分毫不差。那团光芒在源源不断的闪电注入下越发暴虐,半晌,化作蛇形缠住他的双手,顺着手臂朝他的心脏处袭去。

  “噗”,他一口鲜血喷出,随即被闪电击中,砸向身后的岩石,而后缓缓跌落在地。他的双手掌心血肉模糊,五脏六腑传来清晰灭顶的疼痛。而他却似一丝未觉,只缓缓起身站立,看向那枚木质的坠子,露出满意的笑容。

  那枚坠子呈长条之状,以木材制成,面刻两行小字,背雕一片树叶,上着一条细细红绳做系,下垂一缕金丝做穗。此刻那枚木质坠子泛着金色的光芒,一条活灵活现的蛇形图显于坠面,诡异的黑红色纹路从坠子边缘攀附上来。与此同时,他的脸颊边忽然显现出了一个古老诡异的黑色藤蔓状图案。

  电闪雷鸣陡然停止。

  黑沉沉的天际涌动着厚重的云层,一轮宛若弓弦的血月缓缓爬上云头,绝壁崖底隐隐传来一声声枭啼兽嚎。

  半空传来桀桀的怪笑,一个阴深诡异的声音自云端传来,“古族之子,竟也不惜使用禁术。想要逆转时空,你可知要付出何等代价?”

  男子仰头朝那云层看去,邪肆妖异的眸子透出狂妄不羁的自信,唇角微勾,扯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意,“以我之命,牺我天赋,斗转星移,逆天改命!”

  “你甘愿放弃生命和天赋?”那阴冷的声音似未料到古族后裔竟甘愿牺牲自身的天赋也要逆转时空,微微一滞。

  “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男子话音刚落,那轮弓弦般的血月渐渐褪去红色,缓缓变作半圆状,为上弦月;云层间逐渐爬上另一轮鲜艳欲滴的半圆月,与之并列,为下弦月。

  两月并肩而立,立于云层两端,昏黄里晕染着点点诡异的血红色,仿佛正咧开嘴扯出一个诡异冰冷的微笑。

  半空中传来阴冷深然的冷笑,“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