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兵大陆之玄剑惊鸿 > 第37章 计中计!变外变!

第37章 计中计!变外变!

  雷烈也走了过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雷颜,伸出了右手,按向雷颜的丹田。

  徐鸿看着雷烈那噼里啪啦还带着雷电弧光的手,猜也猜得的那是雷属性的玄气。

  “雷属性乃天地间至刚至阳的存在,如果这个是傀儡,那么无论何种阴邪术法,都敌不过雷属性玄气注入其中,如果这个是真的,他们兄弟的雷属性同源同脉,也只是互补而已。”一铢衣说道。

  徐鸿恍然大悟,随后看着雷烈将雷属性的玄气注入雷颜的丹田之中,不由屏住呼吸,十分紧张,结果倒是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雷烈将玄气注入的雷颜体内后,雷颜慢慢醒来了。

  “雷烈哥哥?”雷颜缓缓悠悠醒来,却是一头扎进雷烈的怀里,哭了起来。

  让徐鸿意外的是雷烈竟然也成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哭的稀里哗啦的抱着雷颜。

  这一幕要是让苦和丧看到,估计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肯定想不出现在哭的稀里哗啦的兄弟俩竟然是刚才那一句软话都不肯讲,上来直接就是小弟你自杀吧,做哥哥的天涯海角也要为你报仇的兄弟俩。

  “雷烈大哥,倒是真的率真直爽,毫不做作啊。”徐鸿只能这么感慨了。

  “对了,徐鸿兄弟,刚才黯阴门那个人的诡异玄兵,你是怎么帮我弄开的?而且居然还反伤到了他。”雷烈问道。

  “那个是兵解,是这样子的,雷烈大哥,我因为天赋不好,气海开的时间晚,所以舅父很早就安排我在本地的铁剑门当学徒,兵解就是在那个时候学的,不过我的成功率很低,几乎没怎么成功过,刚才情急之下也是拿出来试一试,搏一搏,哪知道一用就成功了。”徐鸿一副侥幸后怕的样子。

  “原来如此,看来我的运气是真不错呢,哈哈哈。”雷烈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用力的用手拍着徐鸿的肩膀,差点就把徐鸿拍散架了。

  这番说辞也是徐鸿老早就想好了,因为一铢衣千丁玲万嘱咐,玄兵百解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不然必会染上杀头之祸,但是兵解没问题,很多人都会兵解,而且兵解流派又多又杂,用这个当理由是完全可以的。

  “对了,雷烈哥哥,雷晓哥哥呢?”雷颜问道。

  雷烈不由大手一拍脑门:“哎呀,一激动都把大哥忘掉了,走!赶快找大哥去!”

  另一边,丧身上已经多处受伤,手上的傀儡“雷颜”也早已经消失。

  雷晓跟丧战斗到了僵持的阶段,都已经化出了各自的玄兵。

  雷晓的玄兵两把降魔杵,跟雷烈的玄兵一样,同样具有接引雷电之能,每次接出招的时候丧都不敢迎接,选择闪避。

  而丧的玄兵则是一把血色镰刀,不断散发出死气,腐蚀周围,雷晓也是表情严肃,虽然雷晓周身雷气环绕,可以驱散周围死气,但是如果被这把镰刀划伤了的话,肯定也是会腐蚀体内气海,麻烦无比的。

  “既然大家互相忌惮,这样僵持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就让我走吧,如何?”丧率先说话了。

  “你觉得呢?”雷晓瞪着丧说到。

  “我觉得咱们应该可以谈谈吧,雷家兄弟的大名也是响彻整个神兵大陆的,大家都知道雷晓睿智,雷烈刚猛,要是换你另一个不怕死就知道打的兄弟雷烈,或许我就直接逃命了。”丧耸耸肩。

  “我的修为比他还高,你不也该逃命么?”雷晓冷哼道。

  “修为算什么?在这个禁空森林之中大家都是一个起跑线,换成你那个傻兄弟,我可能还怕点,你,就算了。”丧轻蔑的说道。

  “放肆!”雷晓吼道。

  丧无视雷晓的怒意,接着说到:“本来就是如此,你们兄弟的战斗风格我也听过,要是换成是你那个兄弟,即便我的血镰危险,他也会硬挨我几招血镰然后把我按地上揍吧?但是你就不行,只敢远远观望。”

  “你真当我拿你没有办法么?就这么想死么?好!我成全你!”随着丧挑衅的言语一句接着一句,雷晓最后终于被激怒了。

  雷晓手中两把降魔杵中间拉长,接在一起,随后雷晓催动玄气,降魔杵上顿时雷光大作!

  玄兵进阶!降魔禅杖!

  顿时一把四股十二环的降魔禅杖出现在雷晓手中,伴随的是环绕周身的金色电光。

  一股庄严肃杀之气从雷晓身上散发而出,不怒自威!

  “这是?玄兵进阶!你竟然能玄兵进阶!”丧吃惊的喊到。

  “叭”不待丧继续惊讶,一梵音从雷晓口中喊出。

  降魔禅杖上面四环发出声响,一道金色电光大网凭空出现罩住了丧,丧大吃一惊,但是大网铺天盖地,避无可避,只能以血镰撑住,但是全身上下不断的被雷电之力袭身,苦不堪言。

  “若在外边,九字雷神梵音,捉住你们两个小贼轻而易举,但是在这里,玄气受制,我最多也只能喊出三个梵音,不过对付你一个人也足够了!”

  “嘛”随后又是一道梵音从雷晓口中发出。

  这次降魔禅杖五环齐动,出现了一截金色雷气形成的鞭子,狠狠地打向了丧。

  丧勉强用血镰抵御,但还是被抽中,顿时吐了一口鲜血。

  雷晓并不打算给丧喘气的时间,最后一字梵音脱口而出!

  “呐!”话音刚落,降魔禅杖上六环齐动,一把金色雷光戒刀出现空中,向丧斩去!

  “结束了。”雷晓说完,降魔禅杖消失不见了,但是附着在雷晓身上的神圣电光还在。

  雷光戒刀斩向了丧,就在要把丧一斩为二的时候,冷笑声从丧的口中发出。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一阵宣泄的冷笑之后是爆发的狂笑!

  “惊讶么?但是你手中的底牌是不是已经用完了?”丧冷冷的说道。

  随后丧一用力,金色电网竟然瞬间被挣破!迎面而来的戒刀也被丧单手抓住,捏了个粉碎!

  “这怎有可能!”雷晓不敢相信眼前的变化。

  此时丧的身体竟然一点一点的浮了起来,停在了半空之中,下一刻出现在雷晓面前,抓住了雷晓的脖子。

  “这是三清之境?!但你怎么会不受禁止,恢复境界?”雷晓不由挣扎喊到。

  丧冷笑一声:“你说的对,在外边,我和苦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而且即便在禁空森林大家同受限制,照样我们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有了这个,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丧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令牌,上面写着六个字,神兵之宇,免禁!

  “这是神兵宇的免禁牌,你为何会……”雷晓突然想起刚开始在禁空森林之外被丧杀掉的那两个神兵宇的老师了。

  “原来你们一直都有这个东西,那为什么还一直逃避……”雷晓很不甘心地问道。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谁告诉过你必须追人才是猎人,被追的就只能是猎物了?去死吧!”

  正当丧要动手杀掉雷晓的时候,怀中一阵异动。

  随后丧从怀中取出一块命牌,正是苦的,已经碎了。

  苦死了?丧大惑不解,苦身上也有神兵宇的免禁牌啊!怎么可能会死?

  看来苦一定是大意了,还没用最后的底牌就被杀了,如此说来,雷属性的雷颜也没了,一切都白费了,自己该如何回去交差?

  正当丧寻思的时候,雷晓说到:“要杀就杀吧!我不会向你求饶的!”

  看着雷晓,丧不由得拍了自己的脑袋,自己真是傻了,这不就是雷属性功体的人么!

  随后丧没有任何犹豫,敲晕了雷晓,然后下禁制锁住了他的功体,直接飞离了禁空森林,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