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兵大陆之玄剑惊鸿 > 第25章 张家公审

第25章 张家公审

  “人都来齐了么?”张晨问旁边的下人。

  “回禀老爷,族内的长辈还有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差不多都到齐了,小的还照您的吩咐,大肆宣扬,几乎所有的人都抢着来看热闹了。不过城里的商家还有几个人没到,小的估计他们是有事情出城了。”下人低着头,在张晨耳边回道。

  “做得好。”张晨点了点头

  看到徐鸿一家三人来到,张晨站了起来,大厅和院子逐渐变得安静,大家都等待着看一出好戏。

  张晨先向所有人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各位父老乡亲,近日麻烦大家了,在下这次邀请大家前来,还是希望大家给做个公证。”

  坐在上座的粮庄李老板立刻回道:“张老爷邀请我们,是我们的福分,有什么事情张老爷尽管说就是,你们说是不是?”

  “是!”大家齐声说道。

  “那么在下就说了,其实大家最近也应该知道些消息了,我们张家家门不幸,出了内贼。”说到这里,张晨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徐鸿,引得所有人都朝徐鸿那里望去。

  “但是我依然想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这次把大家都叫来也是做个公证,免得人家说我为人武断,行事鲁莽。”张晨接着说道。

  “哪有的事情,我们都相信张老爷的判断。”依旧是上座中的几个人回应道。

  “那好!承蒙在座的各位赏脸,那么在下也不怕家丑外扬,开始吧!带白小杰!”说道最后一句,张晨提起玄气,一边缓缓的说道,一边缓缓的发力,整座院子的人都被这声音冲击到了,有几个在墙上没站坐稳了,直接就从墙上掉了下来,摔个狗啃泥。

  过了一会,两个下人带着白小杰回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小爷我可是赶了一晚上的夜路,刚回家准备睡觉啊!”白小杰一边走还一边不满的抗议道。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人?”刚被带进张家大院子,白小杰看到这么多人,也是吓了一跳。

  徐鸿看到白小杰到了,立刻摇了摇手给他打了个招呼,白小杰看到后立刻做了一个手势,徐鸿一愣,没有看明白,感觉这怎么这么像是要小解的手势啊!

  “来的这位是白小杰么?”张晨问到。

  “是。”白小杰答道。

  “老夫有几句话要问你。”张晨缓缓地说道。

  “等一下!”白小杰伸手就打断了张晨的问话。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张晨皱了皱眉头。

  “人有三急,大早晨就被直接叫了过来,我都没有方便呢,我要先出恭小解一下。”白小杰着急的说道。

  “懒驴上磨屎尿多,快去!”张晨一摆手,让一个下人带他去了茅厕。

  观看的人群中传出了哄笑声,内屋中坐着的老板们则是皱着眉,摇着头的指着白小杰的身影说着什么,徐鸿则是捂着脸,心说这还真是尿急啊。

  过了许久,大家都等得不耐烦了,白小杰才大摇大摆的回来。

  “老夫有几句话要问你。”张晨继续谈话。

  “等一下!”白小杰又伸手打断了张晨的说话。

  “你又有什么事情?!”张晨有些生气了,眉头不由得又皱起来。

  “我这一大早的就被拉出来,还没有吃饭呢,你们张家也不招待一下,太无理了。”白小杰理直气壮的说道。

  张晨不耐烦地又朝手下摆摆手,一个下人下去端了两个馒头,白小杰就这么一手一个满头,蹲在地上就吃开了。

  下面看戏的人群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起来,张家热闹非常,徐鸿有兴趣的看着白小杰,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过了一会,白小杰就吃完了,这次他还没说话,张晨又叫下人端了碗水给他。

  下人把水给白小杰,白小杰咕咚咕咚就喝完了,一点也不见外。

  张晨等白小杰喝完水,然后先看着白小杰,等了一会,看白小杰不说话了,才继续说道。

  “老夫今天叫你来,是想问你几句……”

  “等一下!”白小杰又一次打断了张晨的说话。

  “你又要干什么!”张晨这次真生气了,手一用力,椅子上的扶手直接就攥碎了。

  粮铺的李老板也一拍椅子扶手,说道:“白小杰,你不要太过分啊!使性子也要看地方!这可是张府!”

  “张老爷,您千万别生气啊,您看,找我来不是为了帮您的忙么,平日里也就算了吧,今天这么多乡里乡亲在呢,您不给我拿个座位么?这么多人看着,我怕大家说您对客人怠慢,我这也是为您好啊!”白小杰看着很诚恳,然后看向身后的相亲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对啊!”“有道理!”“就你姓白的多事!”“还不赶快上座?”……

  院子中人群鼎沸,有赞同的,有反对的,一时乱成了一锅粥。

  “赐座。”张晨提劲运气,大喊一声,又有好几个人从墙上摔了下来。

  “现在可以讲了吧?”张晨的眼睛盯着白小杰说道。

  “可以,可以,就是张老爷您这样盯着我实在是心里发毛,着实害怕。”白小杰答道。

  “这两天你是跟徐鸿在一起的?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白小杰也从为了凑钱去剑风城赌钱开始说起,自己作弊的事情和中间跟蒋风婷的交集没有讲,说的话跟徐鸿昨天说的差不多。

  白小杰说完,张晨沉默许久,像是在思考什么,并没有下结论。

  这时候屋内粮庄的李老板开口了:“即便徐鸿他这两天不是逃走,是去神剑庙求愿,但这也无法解释财物丢失的事情,何况用十两银子的本,来赢一百两的钱,大家说说,是不是太过于荒诞了?”

  “言之有理。”张晨点头同意。

  “对啊,这么侥幸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是啊,是啊,就是临时编一个理由也不能这么敷衍吧!”

  屋内的人纷纷说话,表示白小杰的话疑点太多,或者干脆就是不相信白小杰说的话,徐鸿大声争辩也没有听。

  徐鸿心里很着急,的确,如果不说赌场作弊这个事情,用十两银子赢了一百两银子谁也不会相信,但是说了的话,无疑是推白小杰下水。

  另一边张晨虽然心里是有主意的,但是却一直看着大家讨论,一边在看着徐天浩。

  徐天浩和张宁儿都在徐鸿旁边,徐天浩并没有太过激的行为,反倒是张宁儿有股要跟别人吵架的架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