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兵大陆之玄剑惊鸿 > 第24章 信息太多了,让我睡会

第24章 信息太多了,让我睡会

  “摩诃那衍之阵并非是邪阵,而是封印之阵,神剑庙的摩诃那衍大阵是由佛门那位高僧所设,就是为了防止有心人去偷取远古残兵,摩诃那衍之阵是为上乘之阵,大阵会吸收或破坏玄气的运行,外力难破,强行破除的话,修行者会遭到极力反噬。”一铢衣说道。

  “反噬?”

  “就是会很疼。”

  “很疼?”

  “就是会像你那天开气海那么疼,而且稍有不慎,疼到死。”

  “……”

  “开玩笑啦,少年人别老板着个脸,会老得快的。”一铢衣接着说道,“而你体内的摩诃那衍之阵非常特殊,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阵会设在人的身上,而且你又没有关于这个的记忆,只能说明在你很小的时候甚至是出生的时候就被布置上了这个阵势。”

  “这意味着什么?”徐鸿有些紧张。

  “意味着我说的可能是真的。”一铢衣认真的看着徐鸿。

  “你说的什么?”徐鸿不解。

  “你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这辈子一出生就被老天封印了。”一铢衣依然看着很认真。

  “……”徐鸿。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发现我现在比过去幽默多了,要是当年我也这么幽默的话,说不定师妹会选我呢。”一铢衣有点缅怀。

  “不会的,她不会选你。”这次换徐鸿认真的说道。

  “嗯?”一铢衣不解。

  “我敢保证,你当初变得这么幽默的话她不仅不会选你,而且还会揍你!”徐鸿看着依旧很认真。

  “……”一铢衣。

  “我觉得咱们不要互相伤害了,都成熟一点,说正事,我能想到你身上会有这个封印只能是两点原因,第一应该是此阵的本意是封印别的东西,而你气海开不了只是附带的效果,第二有人不想让你开气海,所以特别设下这个禁制,我倾向于第一种,因为单纯不想让你开气海的话有很多种方法,还用不到这么复杂的阵势。”一铢衣分析道。

  “言之有理,看来我只能问问我爹过去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了,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徐鸿也表示赞同。

  “那个,其实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问你爹比较好。”一铢衣建议道。

  “为什么?”徐红不明白。

  “刚才我感到有人在探查你身上的禁制,并且还准备解除摩诃那衍之阵,那是谁?”一铢衣问道。

  “那人就是我爹。”徐鸿答道。

  “我先说一个坏消息啊。”一铢衣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回又是什么啊!而且你不应该说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让我选一下的么?”徐鸿感觉一铢衣真的是麻烦事情不断。

  “你爹刚才试着解除摩诃那衍之阵,但是他不知道此阵已经被我硬改了,所以……”一铢衣越说声音越小。

  “所以你想说啥!一!尊!神!”徐鸿感觉自己有点克制不住自己了。

  “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那个禁制没解成,而且又跟原来的融合形成了个新的阵了,那个啊,别激动啊!有我在,这个新阵很稳定的,那个,我还真有一个好消息啊,就是你爹挺爱你的,刚才竟然输了许多本源之气来帮你,说实话啊,输出本源之气,这种事情即便是父子也不多见。”一铢衣无比羡慕的看着徐鸿。

  “你!你都干了什么啊!那我爹怎么样啊!”徐鸿大喊道。

  “休养一阵子就没事了,你放心好了,下面说正事,我觉得你爹的修为不在现在的我之下,因为他除了给你输出玄气时,我都没看出他是个修行者,在神剑庙下的岁月里,我的感知要比原来还要高,而就算这我都没有发现你爹的修为。”一铢衣说道。

  “这……我爹是个修行者?”徐鸿有些疑惑了,一铢衣的实力自己是见过的,但是自己的父亲真的有这么厉害么?真有这么厉害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都跟一个平凡人一样生活,还一直受舅舅他们的气。

  “所以我说你还是不要问你的父亲了,你爹跟我这种境界的人,没必要做任何伪装,所以他伪装成为一个普通人多半应该就是为了你,你也就不要问来问去枉费你爹的苦心了,把问题简单化,只要你修行有成,达到我们的境界,那么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一铢衣解释道。

  “是啊,只有变强,不断变强才能保护自己,保护所有人。”徐鸿感慨道。

  “对!聪明!孺子可教也!”一铢衣连忙称赞道。

  “等等!你别老岔开话题,那我体内现在这个新东西怎么办?不影响我修行么?”徐鸿立刻问道。

  “双刃剑……吧……”一铢衣答道

  “呵呵,这个答案真让人欣慰啊!”徐鸿也懒得纠结了。

  “就是,咱们还是好好相处吧,毕竟你只有不断变强,我的事情才有可能解决,所以我是百分之二百支持你的。”一铢衣安慰道。

  “好吧,感觉好头疼,虽然这么说感觉非常的奇怪,但是我现在真的想睡一觉,即便我现在就是在睡觉……”徐鸿无奈的说道。

  “行,今天就先这样吧,对了,因为我刚刚苏醒,没什么力量,这两天我可能会隐藏自己,等我恢复些了自然会联系你,你休息吧。”一铢衣答道。

  徐鸿看着一铢衣,又看看自己周围,心说合着自己现在连睡觉都不会了。

  一铢衣明白过来,哈哈哈一笑,然后打了个响指,一切就都消失,徐鸿眼前变成了一片黑暗。

  徐鸿一起身,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想着刚才的事情,信息太多了,自己一时还消化不了,仿佛一切都变了,自己的体内有一个神秘的封印之阵,父亲是个深不见底的修行者,那个什么一铢衣看起来过去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现在指望着自己不断变强……

  头又大了,不想这些事情了,生活还得继续,想起今天还要处理的事情,徐鸿立刻下了床,跑到了父母的房间,这时候早饭这时候刚刚端过来。

  “鸿儿,来,喝粥。”张宁儿看到徐鸿进来,立刻招呼他过来吃饭。

  粥是早晨刚刚熬的,徐鸿端起粥喝了一口,米是提前浸泡好,喝起来糯糯的感觉,里面放了鸡丝和笋丝,吃起来也是脆脆的。

  一口气喝了两大碗粥,徐鸿擦了擦嘴,张宁儿和徐天浩就在旁边看着他,露出慈爱的目光。

  不过很快,这和谐温馨的时光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唉。”张宁儿叹了一口气。

  徐天浩摇了摇头,拉起了张宁儿,然后拍了拍徐鸿的肩膀。

  “该来的躲不了,咱们走吧。”

  等徐天浩、徐鸿和张宁儿三人来到张家的中庭,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候了。

  张晨坐在主家的位置上,而下面客座已经坐满了人,有小镇上德高望重的长者,有商业联盟的领头,也有很多辈分大的亲戚们。

  就连院子中也站满了人,甚至还有些年纪小的孩子们,一个个趴在院子的墙上,往里面看着热闹。

  “舅舅这是把小镇上所有的人都喊来了么?”徐鸿过年都没有在张家见过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