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兵大陆之玄剑惊鸿 > 第22章 一铢衣

第22章 一铢衣

  “好像这个时间有点快啊!”

  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围一片漆黑,不过徐鸿记得自己好像刚刚入睡,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在你的梦里面啊,笨!”

  徐鸿现在确定这个声音的来源了。

  “你不是说要沉睡了么?怎么这么快就醒了?这好像连一天都不到吧?亏我昨日还跟你惺惺相惜……还有你说这是梦,为什么乌漆嘛黑的?什么也看不到。”徐鸿一肚子的问题。

  “因为你笨呗,梦境对于修行者来说是可以控制的,因为这也是修行的一种,的确现在是有点黑,你集中精神试试,看能不能换个场景。”

  “梦能控制?试试看?换个场景?”徐鸿一脸茫然,这要怎么个试法啊!

  “算了,刚才都说你笨了,这再难为你,倒是显得我过分了。”

  又是这扎心的话语,徐鸿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突然,眼前整个世界变得光亮,自己站在一座巍峨大山的顶峰,中央是一个小湖泊,湖泊居然是五光十色的,有一只很奇怪的鱼在里面游着。

  湖泊的旁边是一座假山,还有一座凉亭,有一人正坐在凉亭之中。

  徐鸿接着往旁边的景色望去……

  “打住!看到我之后,不该先跟我打招呼么?你以为我背对着你就不知道情况了么?”凉亭里面的人噌就站起来,走了过来。

  徐鸿终于看到这个人的样子了。

  来人身高八尺,星目剑眉,脖子上有一块小的剑疤,穿的是白色长袍,腰间一个金线编制的腰带,挂着块玉牌,玉牌上面的绿色竟然是流动的,衣服上面宝石、玛瑙、珍珠点缀,极尽奢华,头上的饰物更是繁琐,簪子,霞冠,各种带宝石的针……

  “打扮这么夸张,你咋不再插个唱戏的翔子呢?”徐鸿忍不住说道。

  “你懂什么?高人们都叫这高雅。”

  “呵呵,你还真是个高人啊!你们那个时代的高雅跟我们这个时代的高雅肯定是一对反义词。”徐鸿无语的答道,随后又问道,“对了,为什么你明明说这是我的梦境,你却能这样潇洒的变来变去的?”

  “因为我比你强呗,这个世界修行者无数,大家有的修身,有的修道,有的修理,还有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其中有一派修行梦术,像你这样的程度,直接就被扑杀在梦中了。

  我虽然没有修行这个,但是通过我的意志改变你的梦境,还是不难。”高人干说有点不过瘾,手一伸,出现了一把黑羽鹅毛扇,开始变摇着扇子边说话。

  徐鸿不知道这黑羽鹅毛是什么材质,但是上面明晃晃镶着那么多宝石却是亮的自己睁不开眼。

  “高人啊,你到底是谁?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会在我身边?”徐鸿问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问题。

  “我是谁,这就说来话长了。”高人陷入了回忆,随后在山巅上走了起来,身上的饰品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想要整理,黑羽鹅毛扇上的宝石又打在了玉佩上。

  “其实这种高雅的确麻烦啊!”

  高人感慨一句,说完场景再变,依然是巍峨的山顶,一片小湖,但是平静了许多,没有那么多颜色的渲染,也普通了很多,湖水里面倒还是那条奇怪的鱼。

  高人还是刚才的神情,不过身上没有了多余的打扮,一身简朴道袍,头上带着普通的木簪子和霞冠。

  “现在才是真的有了几分高人的模样。”徐鸿心里赞叹道。

  “我的身份是逍遥剑派,擎天双擘之一的玄兵百解,一铢衣。”

  “逍遥剑派?不知道,我听过很多宗门,但是没有听过这个逍遥剑派啊!”徐鸿不由问道。

  “我跟你一样的疑惑,在远古残兵的那段日子中,来来往往人们说的很多信息都跟我所知道的不同,当年逍遥剑派虽然与世无争,规模中等,但是也是神兵大陆上影响最大的几宗门之一,为什么你们都不知道呢?”一铢衣郁闷的说道。

  -“高人你也不要太郁闷了,毕竟沧海桑田,人生在世终究是匆匆数年,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徐鸿安慰道,然后试图转移话题,“既然您是擎天双擘之一,那另一个前辈呢?”

  “擎天双擘的另一人就是我的师兄,玄剑天岳,天剑子!”一铢衣说道。

  “在逍遥剑派,大家修道、证道,我的师兄天剑子追寻的是至极的剑道,手中一把玄剑,打败无数豪杰,自身修为也到了太极期。”一铢衣像是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可惜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证了自己的剑道没有。”

  “至于我呢,生性洒脱喜欢逍遥,我的绝学有三,玄兵百解,你也见识过了,能化天下万物,无论是什么绝世神兵,还是雄厚玄气,在我玄兵百解面前都是空谈。”一铢衣接着说道。

  “原来如此,我记得那个用弓的高手,无论是开始的掌气,还是后边的玄兵弓箭都被你兵解了,然后则是被你吸收纳为己用了?”徐鸿回忆道。

  “对!这就是我第二项绝学,空溟御虚,可以将玄解之后的玄气纳为己用!”一铢衣自豪的说道。

  “感觉听起来是挺厉害?不过我也听别人说过兵解这回事情,好像跟你这个玄兵百解差不多啊。”

  “差不多?年轻人,看在你刚开气海晚、年纪小、见识短,头发还没长齐的份上,我就先不计较你出言不逊了。那个烂大街什么破兵解能跟我的玄兵百解比么?”一铢衣有些生气,整个脸气呼呼的,一点也不像个高人。

  “有什么区别?听着就差不多啊。”徐鸿不解。

  “差你个头,那个就是最低端的,都不入我眼!当年为什么他们都要来求我?况且要是简单的兵解可以的话,我还至于成如今这个样子么?”一铢衣唏嘘的说道。

  “当年?求你?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徐鸿好奇地问道。

  “你还记得神剑庙么?在庙底下密室之中的那柄锈剑。”一铢衣问道。

  “记得,那个三清境会飞的用弓高手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那个什么远古残兵么?”徐鸿答道。

  “对,残兵也好,神兵也罢,就是这个,据说当年创世神分开天地创造世界的时候用了一把奇特的兵器,这把兵器斩开天地之后便崩解了,这把锈剑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一铢衣说道。

  “额,那把剑看起来不怎么样啊?甚至还缺了好几处,竟然是……”徐鸿实话实说。

  “哈哈哈哈,是啊,就那么个破玩意,都生锈了,还有那么多人要抢它,真是可笑,虽然其中还是一些我弄坏的。”一铢衣大笑起来,然后觉得自己失态了,徐鸿也突然觉得好冷,尴尬过后,一铢衣咳嗽两声,继续说道,

  “咳咳,当时有一个组织在收集远古残兵,想将他们重新组合,恢复成那柄开天地的神器,他们集齐了所有残兵,但是这些残兵经过这长久的岁月,已经各有灵性,成为一个一个单独完整的兵器了,根本就无法重新组合一起。”

  “于是他们就想到了前辈你的……那个玄兵百解?”徐鸿问道?

  “答对啦,我真的是第一次觉得你这么聪明吶!”一铢衣用力的拍打着徐鸿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