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不想当大侠 > 第二卷:血溅菩提 第十一章:一篇诗,一剑招!

第二卷:血溅菩提 第十一章:一篇诗,一剑招!

  夜里,老奶奶哭哭啼啼的带着大汉去了客来酒楼。

  据说,那些自称大仙的道士如今被县太爷安排在客来酒楼,朝廷出钱供着,有“中邪”的人可以直接过去。

  听说这些道士可是会仙法的人,甚至还可以让县太爷长生不老。

  有了县太爷的这一举动,镇上的人就更加相信这些道士是有本事的了。

  一路上,老奶奶依然不停地骂着儿媳妇,话语越来越恶毒,骂到激动的时候还动手打人。

  女人则是一直道歉,也不敢反抗,任由老奶奶打骂。

  两人扶着大汉来到了客来酒楼,酒楼里的道士正在喝酒,论道,意气风发。

  为首的是一个道骨仙风的老道人,他们都称这人为太上真人。

  此时太上真人正给座下的道士讲着一些话,隐隐还能听到他话语中有什么“修炼成仙”的字眼。

  此时见有人来求救,太上真人便热情的接待了,并且收取了老奶奶带来的所有房契田契之后,看也不用看大汉的状况,掐指一算之后,便吩咐一个道士给了老奶奶一张画满符咒的纸,让她回去之后把符纸烧成灰,泡在水里让大汉喝了就没事了。

  老奶奶直夸太上真人仙术高明。

  期间,老奶奶的儿媳想要阻拦,却被老奶奶喝骂,并打了一个耳光,赶出了酒楼门口。

  老奶奶满心欢喜地捏着手里一张符咒,有些小心翼翼,在她看来这就是儿子吴老实的命。

  房契给了太上真人,老奶奶只好与儿媳搬到隔壁老王家暂住几天,老王是个单身老实人,倒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夜里,老奶奶亲自把符咒烧了成灰,放在水里融了,小心翼翼地喂吴老实喝了,她才安心睡觉。

  第二天。

  吴老实瞪大眼睛,身体冰凉,手脚僵硬,显然已经死透了,而且是死不瞑目。

  ……

  “儿啊……你怎么就死了……我可怜的儿啊……”老奶奶瞬间哭成了泪人。

  她这一哭,使得附近的邻里都过来了,纷纷询问什么事。

  吴老实的媳妇只好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众人便开始议论不已。

  “不可能啊……太上真人那可是真有本事啊,听说县太爷的儿子也是他们救回来的……”

  “就是啊,我儿子也是他给了符咒回来就救活了,现在还跟着大仙们修道呢,听说还能成仙……”

  “可是怎么会这样呢?会不会是别有原因?”

  ………

  在场的所有人显然都是不相信的,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自己的看法。

  “我知道是谁害死我儿的!”老奶奶忽然收住哭声,咬牙切齿地盯着儿媳妇说道:“肯定是你这个贱人串通那个邪医害死了我儿子!对了!还有那个野和尚!”

  “不……娘……冤枉啊……我怎么会害相公啊……我只是想救她……”女人连忙摇头,哭道。

  “什么邪医?你说的是镇里那个吃人的佘大彪吗?怎么会去找她……我觉得肯定是她害死了吴老实呢……”

  “就是啊……肯定是……谁敢去找她治病啊?”

  “老实他娘……真可怜啊……”

  ………

  经过邻里这么一分析,老奶奶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黑着脸站了起来:“不行!我要去报官!捉了他们,还有你这个贱人!我先打死你!”

  老奶奶愤怒地指着儿媳妇,便又是一巴掌打得她脸都肿了,本来还想再打,却被老王出来拦住了。

  “你别拦着!你也不是好东西!”老奶奶瞪着眼睛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的好事!奸夫淫妇!”

  “我……娘……你可别在王哥面前乱说话……”儿媳妇听到这个便马上出来辩解。

  “懒得说你们,不过你别开心太早,不要以为害死了我儿子,你这个荡妇就可以乱来,我跟你说,你生是吴家的人,死也是吴家的鬼!”老奶奶指着两人就骂道。

  随后,老奶奶转过身,在邻里们的声援下,便朝衙门走去。

  “惩治杀人凶手!邪医佘大彪!杀人偿命!勾结野和尚!谋害良民!”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喊着口号,便向衙门走去。

  ……………………………………………………………………………………………………………………………………

  这个时候的萧炎还在睡懒觉,昨晚被佘芊芊拉着讲了很多现代的医学常识。

  只不过很多地方,比如细菌之类的东西,萧炎不会解释,只好通过举例子来讲。

  讲了很多,佘芊芊都很认真地听,期间倒也有提出问题,萧炎也很耐心地回答了。

  比如伤口的处理,还有一般急救方法……这些比较有用的常识听得佘芊芊一愣一愣的。

  直到讲到深夜,佘芊芊看萧炎的眼神明显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看向萧炎的时候,仿佛眼睛都一闪一闪的。

  讲完之后,佘芊芊还要求萧炎讲了一小段的《神雕侠侣》,直到萧炎困得坐在凳子上睡着了,佘芊芊才肯回去房间睡觉。

  只不过这一幕,倒是让李白看见了。

  李白自从知道救自己的人是佘芊芊之后,心里便是很愧疚,总觉得欠了她们母女太多了,也不敢面对佘芊芊。

  而佘芊芊也从不跟李白说话,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些尴尬。

  李白就在门外,静静地听着两人的谈话,特别是萧炎开始讲《神雕侠侣》的那一段。

  虽然如今的李白已经断了个手,无法再成为大侠,可是他心中的江湖却是从未消失的。

  特别是当听到《神雕侠侣》里面的大侠,那种闯荡江湖的浪漫,这些只有真正经历过江湖的人才能体会的。

  恰好,今晚萧炎刚好讲到了杨过被郭芙砍断了一只手的情节,李白更是看着自己断掉的右臂,眼眶微红。

  一瞬间百感交集,某些东西逐渐在脑海中成型,比如萧炎甩给他的某些诗句,还有一些武功身法……

  思绪瞬间杂乱无比……

  不过李白知道,这是走火入魔的先兆……

  只是,没有人知道,其实走火入魔与突破自己,这两者事实上是没有明确的界限,可能你跨越了走火入魔的那道坎,便得到了自我突破。

  也在这一晚,李白一夜白头,左手的剑法不断的在空中飞舞。

  “今朝有酒今朝醉……”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剑法随着口中的诗句一同挥出,很自然而然地结合。

  一首诗,即一剑招!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PS:我要是说这章写了5个小时,不知道有没人信,删了五个开头,足足六千字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