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澹台玄看似都是弱点……【第一更,求订阅】

第一百九十四章 澹台玄看似都是弱点……【第一更,求订阅】

  阴冷的风,飘飞的雪。

  随着寒冬的深入,温度越来越低,雪也越来越大。

  江漓盯着远处碧潭中的黑龙,那是一头只看一眼,就仿佛要摄人心魄的存在。

  浑身的鳞甲密集,锋锐的爪子,抓在谭边,那坚固的地面在那龙爪下,就像是软嫩的豆腐似的。

  仿佛只要稍稍用力,便可将这豆腐给捏的爆碎。

  宇文秀伫立在黑龙下方,身上的龙袍猎猎,发丝上沾染了白雪,有些兴奋的看着江漓。

  “黑龙……”

  江漓看着黑龙,手上的手铐和脚铐都在不断的颤动。

  “这就是朕的黑龙。”

  宇文秀抬起双手平伸,道。

  丝丝黑气从黑龙之躯中涌出,涌入了宇文秀的体内。

  江漓从未见过如此邪异的情况,不过,如今的修行人时代,出现这种邪异的情况,倒也算正常。

  毕竟,当初在北郡战场,西戎王的脑袋都能冒火,小鸡崽都可变凤凰。

  这一幕对江漓而言,冲击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老宦官垂首立于一侧,没有开口,不曾说话。

  周围负责保护宇文秀安全的黑龙亲卫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

  他们认识江漓,他们曾经的统帅,训练过他们黑龙卫,但是,从他们提拔为了黑龙亲卫,实力也越来越强之后,对于江漓的敬畏也就逐渐在他们心中消弭。

  毕竟,江漓不曾入龙门,是凡人,而他们黑龙十三甲,乃是……修行人。

  宇文秀没有靠近江漓,只是远远的看着。

  “江爱卿啊……国师死了你知道吗?”

  宇文席道。

  雪地中的江漓顿时一怔。

  夫子战死东阳郡,当时他在地牢中,消息闭塞,还真的不知道。

  如今,宇文席亲口言及,江漓才是知晓了这个消息。

  整个人宛若被冻僵在原地似的。

  “都说内有孔修,外有江漓,大周无忧……可是你们看看如今,国师身死,江漓欲要卸甲,这是要亡我大周?”

  宇文秀有些痛心疾首。

  “江爱卿啊……继续辅佐朕可好,澹台老贼自立大玄国,项少云也自立西凉国,两国率大军,喊着伐周的口号,朕……需要你啊。”

  宇文秀看着江漓,眼眸中仿佛都流露出了波动。

  江漓面色却是很平静。

  他沉浸在夫子离世的悲伤中。

  对于夫子,他很敬佩,虽然在帝京中都不曾见过几面,可是,国师孔修在大周危难时刻,仍旧以一己之力,压得整个天下都喘不过气,这等存在,岂能不让人敬佩。

  “可惜,可惜了……”

  江漓叹了口气。

  “陛下,草民已经卸甲归田。”

  江漓道。

  “朕不让你卸甲,你便不许卸甲!”

  宇文秀目光一凝,厉喝道。

  御花园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带着几许的锋锐和肃杀。

  江漓身躯也不由的绷紧。

  宇文秀一步一步的行走,仿佛有无形的劲风,将漫天的风雪都给吹的崩散。

  身后的黑龙,徐徐张开了嘴,有腥臭之味弥漫着。

  “今日……朕便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辅助朕,亦或者……成为朕之黑龙的食物。”

  “两个机会,选一个。”

  宇文秀道。

  江漓却是摇了摇头:“若是草民说辅佐朕,陛下信么?陛下只不过是需要草民的认可罢了,想要看到草民的畏惧……”

  “可是……若是陛下的行事端正,草民岂会卸甲?哪怕战死沙场也要保佑大周。”

  “可是陛下啊,你可曾见过天函关外的勇士们悍不畏死,以身抗戎狄,就只是为了身后的大片土地,不会遭受到异族的侵扰,为了土地上的家人,能平平安安。”

  “其实,陛下不出兵也没事,毕竟,大周衰弱,但是,陛下千不该,万不该……趁火打劫。”

  “这一点,陛下不如澹台玄。”

  江漓道。

  他很平静,话语中也没有畏惧。

  可是,听的宇文秀却是不由攥起了拳头。

  “朕何错之有?!”

  宇文秀拂袖怒道。

  他趁火打劫?他不如澹台玄?

  他只是想换回你江漓……有何错?!

  吼!

  在宇文秀话语落下的瞬间,身后的黑龙仿佛感受到了宇文秀的意思,张开了嘴发出了沉重的嘶吼。

  江漓的瞳孔一缩,隐隐约约之间,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威压压迫着他。

  却见那黑龙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刹那便朝着江漓,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江漓一口吞下。

  可怕的龙威,让江漓几乎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江漓猛地咬下舌尖,鲜血迸溅,刺痛感瞬间让他从恐惧中恢复。

  他一声怒喝。

  脚下的铁索崩断,灵气运转间,脚掌跺在了地上,整个人犹如炮弹般倒射而出。

  咚!

  黑龙将御花园的地面都砸出了深坑。

  不过,却是扑了个空,江漓躲到了远处,喘着粗气。

  他扭断了手中的锁链,目光凝重而严肃。

  远处,垂首的老宦官嘴角不由微微一挑,看来……他所给的修行法,果然有了点作用。

  江漓的修行天赋的确不弱,短短半个月,居然能凭借修行法,在地牢中,暗中修行到如今这等层次。

  就是不知道,能否逃的出这铁甲森森的帝京了。

  想来也是难。

  帝京之中,黑龙卫数量极多,再加上帝京中的大周精兵,江漓只不过一个人,怎么逃?

  更何况还有邪异无比的黑龙。

  江漓怎么看都是必死之局。

  宇文秀没有预料到,江漓居然炼出了灵气。

  “江爱卿不是说此生不入龙门,不修灵气的吗?”

  宇文秀眯起了眼,道。

  “一不小心就凝气了,草民也没有办法。”

  江漓甩开手中的枷锁,凝重道。

  他盯着那扬起头的黑龙,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冷寂似的。

  这头黑龙……

  或许就是气丹之上的体藏境存在!

  江漓没有任何的把握。

  “黑龙卫,杀。”

  宇文秀,摆了摆手,道。

  江漓说的对,他问江漓可还能辅佐他,只不过是为了想要听到心中一个被认可的答案,哪怕江漓真的答应辅佐他,宇文秀也未必敢用。

  最终的结局,江漓都是死。

  两位黑龙亲卫动了。

  他们的速度极快,奔走向了江漓,不仅仅如此,等候在御花园外的黑龙卫也纷纷杀了进来。

  老宦官垂首立于一旁,却是没有动手。

  宇文秀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江漓将断裂的锁链抓起,像是甩鞭子似的甩出。

  杀来的黑龙亲卫皆是宇文秀培养的气丹九段之上的强者,实力极强。

  江漓与之对轰了一两招,便感觉到了吃力,连连后撤。

  “江统领,可还记得我,我是你曾经训斥过的小兵啊。”

  一位黑龙亲卫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他逼近江漓,连续冲拳。

  灵气波动逸散。

  江漓被轰的连续后撤了数步。

  黑龙卫密密麻麻的围绕而来,江漓一瞬间,被一片黑色所包裹。

  天空下着冰冷的雪。

  在江漓耳中,周围黑龙卫的甲胄铿锵,似乎都变得渺然无声,只剩下了雪花飘落在地被踩的碾碎的声响。

  江漓抬起头,望着漫天雪花。

  他笑了笑。

  带兵无数的江漓,万万没有想到,他最终……居然会死在自己曾经带过的兵手中。

  这或许……也算是一种讽刺吧。

  兵家的悲哀。

  白凤天死于大周,他江漓……如今也要死于大周吗?

  他的眼前,不由的又浮现出了当初荒漠中,残阳下的身影。

  像他们这样的人,没有战死沙场,却总是死在守护的国家中,总让人内心有种彻骨的冰凉。

  江漓回过神来,他发出了低吼。

  他还不想死,他不愿死,他还得保护白青鸟,看着白青鸟长大!

  江漓释放了气丹中的所有灵气,身形瞬间冲向了一位黑龙卫,这黑龙卫不过两三缕灵气,被江漓瞬间压倒,一拳砸中面门,昏死过去。

  江漓夺了刀,猛地甩动,与周围的兵器发出铿锵碰撞声。

  隐隐似乎有火星四溅,将飘落的白雪都给冲的四分五裂。

  黑龙亲卫动了。

  他们快速冲出,与江漓战在一起,黑龙亲卫自然是强的,而且,他们还得到了黑龙的传道。

  手段更是变得诡异。

  黑龙扑空了,甩了甩脑袋,看着被围殴的奖励,龙眸中流露出冰冷之意。

  尔后,爪子在地上一扑,嘎吱声响,地面顿时被犁出了沟壑。

  黑龙的身形飞扑而出,直逼江漓。

  轰!

  一位黑龙亲卫久久攻不下江漓,眼眸中也是流露出暴虐之意,脸上的肌肤隐隐居然有黑色龙鳞浮现。

  一声嘶吼。

  一拳砸中江漓夺来的刀,刀断裂,江漓也被轰的吐血倒飞而出,砸落在地上。

  黑龙裹挟着狂风扑来。

  这一次,可怕的腥臭之味,让江漓根本躲不开。

  血盆大口在江漓的眼前不断的放大,放大……

  蓦地。

  一道黄芒从天而降。

  尔后,砸在了江漓的脑袋上,还有弹性的弹了弹。

  黑龙飞扑的动作顿时一僵。

  江漓看着砸在他头顶上的黄色绒球也不由一呆……

  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

  南郡。

  南江城,唐府。

  雨淅淅沥沥的下,冬日的雨,带着彻骨的冰凉,还有裹挟着的冷风。

  唐显生没有再继续坐在院子里,而是回到了屋内,烧着火坑,感受着火焰带来的温暖。

  唐果在唐显生的身边,一边吃着果子,一边看书简。

  摇椅上的唐显生盖着厚毯子,苍老的面庞映照着火光,看着唐果,心情很不错。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

  唐一墨一身旌甲,其上还沾染着冰冷的冬日的雨水。

  他褪去了甲胄,抖了抖身上被雨水浸湿的衣裳,走到了火坑边。

  “哥。”

  唐果看到了唐一墨,顿时眯起了眼,亲切的叫唤了声。

  唐一墨冷漠的脸上,流露出了温暖和微笑。

  他揉了揉唐果的脑袋,拍了拍,道:“出去玩会儿。”

  唐果的眼睛不由一亮,认真的收起了书简,嘴巴里叼着个水果,就撒欢似的奔走了。

  唐显生看着唐果那跑走的身影,不由的笑了起来:“这丫头,陪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憋坏了。”

  “孩童多玩性,不碍事。”

  唐果一走,唐一墨的脸上又恢复了冷漠。

  “让我猜猜看,没有事情,你可不会来找我这把老骨头……你来找我,看来是遇到难题了。”

  唐显生道。

  “澹台玄立国大玄,霸王立国西凉,如今,压力都在南郡,该如何?”

  唐一墨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便开口询问。

  唐显生没有立刻回答,屋内忽然变得很安静,只剩下了火坑中柴火烧动的声音。

  “你有什么想法?”

  唐显生徐徐道。

  “世人都觉得南郡也该立国……”唐一墨深吸一口气。

  “可是你觉得你没有能力承载起管辖一个国家的能力……对吗?”

  唐显生道。

  唐一墨颔首。

  “你的确不适合做王,你若加入这场大争之世,必败无疑。”

  “你斗不过霸王,也斗不过澹台玄,尽管在个人战力上,你或许比澹台玄要强……但是,皇者从来不靠个人的力量。”

  唐显生说的也很直白,这一点,父子二人倒也算有些共同点。

  “该如何?”

  唐一墨面无表情,问道。

  被批就被批,反正又不是没有被批过,管理南郡这段时间,他做的错事可不少,被唐显生批的次数也不少。

  唐显生从摇椅上徐徐站了起来。

  他的身躯显得有几分佝偻,还在不断的咳嗽。

  他走到了窗前,望着窗外淅沥的冬雨,负着手,眼眸中有些浑浊。

  “其实不立国也好,若是立国,可能会给南郡带来灭顶之灾……”

  “大势啊,大势不可逆,除非像陆平安那样的修行人。”

  唐显生徐徐道。

  唐一墨站起身。

  “你让人准备一架马车,配一位南府护卫于我,我去见见北玄王。”

  唐显生道,说完,他便咳嗽了一声。

  唐一墨一怔,他显然也想到了唐显生的意思。

  “为什么是北玄王?”

  “你觉得这场大争,澹台玄会赢?”

  唐显生笑了笑,看着窗外帘幕雨,悠悠道:

  “霸王看似无弱点,但是……弱点太明显,而澹台玄看似都是弱点……实则,并没有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