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接触到世界大秘密的谢运灵

第一百五十五章 接触到世界大秘密的谢运灵

  阴云逐渐笼罩了天穹。

  陆番捏一缕金芒,端坐在千刃轮椅之上。

  他没有焚灭这一缕金芒,对于这缕金芒的处置,他另有打算。

  利用凤翎剑的威力,陆番从这缕金芒口中套出了不少的东西。

  “金芒所在的世界,是中武世界,同样有修行人,按照划分,分为凝气,类似于我所创的气丹,筑基,便如我所创的体藏,筑基之上,是金丹境……”

  陆番蹙眉,金芒的本体便是一位金丹境的存在。

  这缕金芒透过世界本源,本想吞噬陆番所在世界的能量,提升实力,突破金丹桎梏。

  结果没有想到,栽在了陆番的手中。

  陆番看上去明明只有凝气的实力,但是却比及的上金丹境老怪。

  对此,陆番也很无奈。

  毕竟,他只能炼气。

  “吸收世界本源的能量……”

  陆番看着金芒嘴角微微上挑。

  这缕位面之主的灵识分身既然能够吸收世界本源的能量,那陆番便思索,能否能通过这缕本源,将对方中武世界的能量吸收入这方世界,以此来加速世界的进化和提升呢?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有了这个想法,陆番倒也没有畏畏缩缩,脑海中有了个大概的想法后,就开始进行布置。

  凭栏处。

  闲适的湖风吹拂而来,吹动陆番发鬓飘扬。

  随手一招,北洛湖从中间开始往两侧分散,两侧的湖水像是被均衡切开,犹如飞流直下的瀑布。

  陆番屈指一弹,一缕金芒顿时被灵气锁链所缠绕,飘入了湖底。

  这缕中武世界的位面之主灵识分身,就这般被陆番给镇压了。

  岛上。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知道陆番将什么东西放入了湖底,隐隐约约之间,他们似乎都听到了那东西的尖叫哭嚎。

  陆番的手段,在众人看来越发的神秘和诡异了。

  谢运灵望着恢复平静的湖面,心中方是明白,陆番的实力他根本看不透。

  四位诸子战陆番的时候,陆少主根本就不曾施展全力。

  千刃椅行驶,没有声音。

  一席白衫的陆番从白玉京楼阁二层下来,径直的朝着谢运灵而来。

  “公子。”

  谢运灵拱手。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能不死,都是因为陆番手下留情。

  如果他被控制的时候,陆番稍有不耐,他可能瞬间便灰飞烟灭。

  陆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谢运灵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风吹动两人的衣衫,让岛上的桃花和菊花在轻轻飘扬。

  有雀鸦被惊动,发出了撕裂般的叫声。

  “公子……那到底是何物?”

  谢运灵看着陆番的背影,开口了。

  “那蛮人……不,那绝对不是蛮人,是有东西像控制我一般控制了蛮人。”

  谢运灵目光熠熠道。

  陆番微微颔首。

  “的确,那蛮人早已经死了好几日,是被控制了。”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抚着羊毛薄毯,道。

  “你运气很好,并没有死,不过,被控制之后,你的魂魄受创,接下来这些日子,你便留在岛上蕴养吧。”

  陆番道。

  “喏。”

  谢运灵犹豫了一下,还是颔首。

  “你肯定很好奇那是什么东西对吧?”

  “是人就会有好奇心,我本不想告诉世人,但是你既然已经被附体过,便也懒得瞒你,我可以抹去你的记忆,但是没必要。”

  “道宗如今为白玉京麾下道阁,有些事情,你们迟早都要知道,都要面对……”

  陆番的声音有些平淡。

  谢运灵却是心脏一凝,跳动速度骤然加快了几分。

  陆番望着揉碎了金色阳光,波光粼粼的湖面,一眼仿佛望穿了龙门,看到了中心宫殿中一场尚未结束的持久战。

  徐徐开口:“你可知卧龙岭秘境?”

  谢运灵一怔,颔首:“知晓,三思在卧龙岭秘境中得到了上古炼气士修行法《运灵剑抄》,成功跨入了修行人气丹层次。”

  “上古炼气士……”陆番声音中仿佛带着淡然的笑意。

  “你应该知道,近百年来,大周朝从不曾出现灵气,也未曾有过修行人出现……而这些日子,自卧龙岭秘境开辟以来,修行人频出。”

  “这是一场灵气复苏所带来的。”

  陆番道。

  他抬起手,手掌在虚空中一抓,下一刻,天地间那些本是透明的灵气,骤然化作了淡蓝色。

  谢运灵看的惊呆了,却见漫天的淡蓝色流光在流淌,穿梭在湖面、岛屿、龙门之间。

  美丽的像是一幅神异的画卷。

  “天地有灵气,只是你看不到,随着灵气复苏,天地间的灵气会越来越浓,终有一日,天地间每一个角落都会充斥灵气。”

  “恢复成为上古时代那般。”

  陆番徐徐道。

  谢运灵听的心驰神往。

  “从卧龙岭秘境开始,再到八大龙门,皆是和上古那个辉煌壮阔的时代有关联,有可能为上古时代覆灭前所留下的秘藏……”

  “那个时代,气丹多如狗,体藏遍地走,体藏境,不过是修行的基础,更有上古大帝,挥斥苍穹,欲与天公试比高。”

  陆番手指在轮椅上轻轻点着,组织着语言。

  “可是,你是否曾想过,那样辉煌的一个上古时代……为何会消失?”

  “灵气隐匿,天地间再无修行人?”

  陆番道。

  心驰神往,仿佛梦回上古的谢运灵呆住了。

  脸色骤然变得苍白。

  “公子……难道是因为控制我的存在?”

  陆番微微颔首。

  “控制你的……可唤之为天外邪魔。”

  “当灵气复苏出现,这些天外邪魔便犹如嗅到了鱼腥味的猫,要将这方天地的能量全部吞噬,埋葬这个时代。”

  “一如当初辉煌的上古。”

  陆番道。

  谢运灵身躯俱颤,他感觉自己仿佛接触到了一个世界深层次的秘密。

  他没有怀疑,因为陆番没有理由骗他。

  他也没有资格让陆番来骗他。

  “这一次的邪魔只是开始,未来会有更多的邪魔降临……复苏,代表了机遇,但是同样存在着无法抗拒和预料的危机。”

  陆番倚靠着轮椅。

  “我创建白玉京的目的很单纯,不是为了征服天下,只是为了在灵气复苏时代,能够引领天下修行人,抵抗天外邪魔,守护心中所要守护的一切,保护属于他们的家园。”

  “莫要让上古的黑暗,再度降临这片多灾多难的世界,重蹈上古的覆辙。”

  陆番徐徐道。

  他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的沉重。

  谢运灵听的心神颤栗,天外邪魔……原来天地之外有邪魔!

  辉煌的上古炼气士时代,就是这般覆灭的?

  谢运灵看着陆番倚靠着轮椅的背影,夕阳照拂而下,将他的身躯拉扯的很长。

  曾经的谢运灵还以为白玉京怀揣着巨大的野心,要一统天下江湖和庙堂。

  然而……

  现在谢运灵方是知道,原来只是自己的层次太低了。

  江湖和庙堂在公子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公子建立白玉京,目标是那些天下邪魔,是为了守护天下。

  谢运灵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重击给击中。

  曾几何时,百家诸子都自诩看透了世界的本质,看穿了虚妄。

  他们从出世到入世,从江湖到庙堂,开始插手天下大势的变动,插手朝堂。

  而如今,谢运灵才明白,他们百家诸子的境界都太低了。

  至少……和白玉京比起来。

  低了一个层次。

  陆番没有再理会谢运灵,他和谢运灵说这些,不过是为了给这位面之主的灵识分身一个解释,为三个月后的流浪者降临找个理由。

  也与他编织的灵气复苏的弥天大谎串联起来。

  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这天下人一些压力和刺激,这个天下,还需要成长。

  陆番抬起手。

  心神一动,陆番将【传道台】中的符文印记引用到了现实中来。

  他开始绘制阵法。

  谢运灵伫立在陆番的身后,看的惊骇。

  却见陆番手中以灵气编织出一个个神异而玄奥的符文,这些符文窜出,在天地间汇聚。

  湖面泛起了波涛。

  像是有文字镌刻在湖面上。

  一个巨大的圆形阵法将湖面所笼罩。

  谢运灵看的惊呆的,公子……这是在布阵?

  陆番的确是在布阵。

  正如位面之主的灵识分身可以从这方天地吸收能量吞噬世界本源。

  那陆番便以灵识分身为沟通两界的线,构建阵法,将中武世界的能量吸纳入这方天地,创建世界本源,也就是所谓的天道。

  这样,五凰大陆跨入中武层次,乃至高武的速度就会快更多。

  谢运灵伫立着。

  他看的痴呆。

  因为陆番的阵法,让他有所感悟,整个人仿佛陷入到了一片新的天地中。

  阵法很快构建完成,这个阵法,近乎消耗光陆番的魂魄强度。

  陆番抬起手,手掌朝着湖面轻轻一拍。

  顿时,阵法沉入了湖底。

  像是一张大网,网住了那一缕金芒。

  被镇封在湖底的金芒在不可思议的扭动!

  这人……心也太大了吧?!

  夜深了。

  陆番布置完阵法就重新回到了楼阁二层。

  开始摆棋局恢复魂魄强度和精神。

  吸收另一个世界的本源,是一个长远的事情,至少……不可能一上来就吸收出凝聚本源的能量,需要循序渐进,慢慢累积。

  等到本源成型,陆番或许就可以开始着手构建天道了。

  ……

  辽阔的平原上,有铁骑在奔走,马蹄声炸裂,震耳欲聋。

  江漓策马而行,一身银铠的他,在月华下,散发着璀璨的光华。

  在他的身后,有数十黑龙卫跟随,以及大周帝京的兵马一万。

  这是他能够从大周帝京带走的极限兵马。

  远处。

  在一处巍峨的峡谷前,有密密麻麻的大军驻扎着。

  营帐密布。

  江漓拉起了缰绳,骏马前蹄高高扬起,狠狠踏在地上,扬起尘灰。

  “南郡十万大军……”

  江漓看着这压抑的军队,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仿佛这军营之中,是一处龙潭虎穴一般。

  江漓不怀疑唐显生的野心,此人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十万大军,那是多大的一块肉,岂会甘心赠予大周朝?

  送到大周朝的嘴边?

  宇文秀觉得这是一块可以吞下的肉。

  可是,江漓却没有多大的信心。

  回首扫了一眼身后的一万骏马,和一身戎装的赤练。

  江漓微微颔首后,策马前行,在黑夜的平原中,像是一支一往无前的箭矢与南郡大军汇合。

  ……

  北郡。

  泰岭,问天峰。

  这是一处极其险峻的地带,在泰岭外,北郡大军驻扎于此。

  澹台玄一身戎装,端坐在高位上,看着手中的信件,目光不由微微眯起。

  “南郡出兵,大周出帅,出征北伐……”

  “这是打算在我北郡从龙门中培养出修行人之前,抢占这个龙门啊!”

  澹台玄就着燃烧的火把火光,看着秘信中的内容,脸上流露出了冷笑。

  龙门之争,代表了未来对天下统治力的争夺。

  澹台玄好不容易从不周峰龙门的阴影中走出来,找到了问天峰龙门,岂能说放弃便放弃?

  “巨子,你可有何看法?”

  大帐下。

  墨北客正在斟茶品饮。

  墨矩摇晃着羽扇,脸上也是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太守勿虑,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遭。”

  墨北客笑了笑,道。

  从北洛城归来,墨北客也如孔修一般,苍老了许多,整个人都带上了些许的暮气。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时代过去了,内心总是会涌上些许的伤感。

  “南郡这大军北伐……伐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墨北客喝了一口茶,道。

  “墨矩,你怎么看?”

  一边轻摇羽扇的墨矩,笑着摆了摆扇子。

  “如今的大周朝能够稳固下来,主要是因为江漓……有江漓率军,大周军心方能稳固。”

  “唐显生派遣十万大军北上,称伐我北郡,自然是诚意十足,宇文秀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十万大军啊……若是能一举平灭了我北郡,亦或者是抢下泰岭龙门,宇文秀的压力就会大减,何乐而不为?”

  “不得不说,小皇帝宇文秀成长了不少,至少有了魄力……”

  “他下了一道天子诏令,派遣了江漓出帝京,这是对帝京防守有了足够的信心才敢这般做。”

  “的确,没有人能够比江漓挂帅更好的选择了,这的确是个正确和有魄力的决定。”

  “但是……”

  墨矩轻摇羽扇,目光闪烁。

  大帐内,火把燃烧的声音在噼里啪啦的响彻。

  澹台玄很感兴趣,他看向了墨矩,示意墨矩继续说:“但是什么?”

  墨矩看了澹台玄一眼,严肃了起来:“但是,唐显生也举荐让江漓挂帅……”

  “唐显生此人……老奸巨猾,他出此策,定然不安好心。”

  “江漓……危矣。”

  墨北客浑浊的目光中带着欣赏之色,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轻轻抚掌。

  火把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不绝。

  月华清冷,带着冰冷的光泽扬洒大地。

  有一单骑从南徐行而来。

  仿佛深夜中的幽灵,裹着黑袍兜帽,入了北郡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