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皇 > 第27章 鬼蛊虫—脑蛊虫!

第27章 鬼蛊虫—脑蛊虫!

  “炎枫,你说如果将它扔掉行不行?”沈仙儿想了想,用询问的目光注视着我。

  我摇摇头,解释道:“不行,这煞鬼印,会在最后一个触碰它的人身上留下一丝鬼气,不管你扔到哪,那只煞鬼一样会先来找到你。

  不仅如此,随便扔掉的话,这煞鬼印肯定也会被鬼怪发现,如果就这么任由它被鬼怪吞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它有着提高鬼怪魂力的功效,而魂力对于鬼魂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鬼在阳间的时候,魂力会逐渐消散,走向消亡。

  所以,魂力也决定了一只鬼能够在阳间存活的时间。虽说鬼呆在地府的时候,不会出现魂力消散的状况,反而还会有提升。

  但厉鬼不一样,它们若是没有人超度,那只能呆在阳间,等待灭亡!

  所以才会出现厉鬼害人的事情,它们需要吸食人身上的阳气和魂力,来补充他们在阳间的消耗,甚至提升自身的魂力。

  据说,鬼的魂力到达了一定的程度,可以选择渡劫,渡劫成功后,不入轮回便可以再世为人,而且是带着前生记忆的,相当于一次重生。由此可见,这煞鬼印中的庞大魂力,它对所有的厉鬼,都有着怎样致命的诱惑力。

  可是,现在煞鬼印却是集怨气,煞气于一身。即使是鬼性最好的鬼,在吞噬了煞鬼印后,都会变成极其可怕的煞鬼!

  而一只煞鬼的出现,又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被无辜杀害了。所以,这煞鬼印扔不得。”

  “小炎,那能不能将其放回原处。或者,将其毁掉?”一直在沉吟中的沈老突然问道。

  沈老他老人家想事情,果然比沈仙儿要考虑得比较全面。可是他说的这两个方法仍旧是行不通。

  我再次摇头:“放回去是不可能了,因为大阵的封印已经被破坏,如果想要重新镇压的话,那必须重新启动囚煞阵。也就是说,需要在放入新的,鲜活的尸体,然而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这是万万行不通的。

  如果只是将其毁掉,那结果也是和扔掉一样的。这样一来,囚煞阵中那只煞鬼,仍旧会找到那最后一个触碰煞鬼印的人,

  因为煞鬼印中有他的魂力,他也会想取回,若是让他知道煞鬼印已经被毁,那后果可想而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没有办法让煞鬼不会来吗!”沈仙儿似乎开始有些烦躁。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

  目前我真想不出什么办法,毕竟我没有解决过这类的事情,估计连师傅他都没有遇到过。

  可是这时,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就是从刚才进门开始,我就一直没有看到沈老身上有鬼气出现,想到这里我便问道:

  “沈老,那煞鬼印现在是否还在你这?”

  “在,桌子上那个就是,我刚才还在观察。”沈老指了指他的书桌。我走过去一看,赫然就看到了一个通体黝黑的印章!

  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会这黑色的印章,确定这是煞鬼印没错,可为什么沈老的身上没有看到鬼气呢?

  沈老身上没有,沈仙儿身上也没有。难道,最后一个触碰了幽冥鬼印的人不是他们?

  我问道:“沈老,最后一个触碰这个印章的人是谁?”

  “是我,拿回来到现在,就只有我碰过。”

  那就奇怪了......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许,就是因为那一丝浩然正气!刚才在大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而现在进入了沈老书房的时候,这种气息尤为强烈。

  “沈老,你这书房中,是不是有什么辟邪之物?”

  “辟邪之物?有个东西,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沈老微微错愕,旋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

  果然有东西!我连忙问道:“能让我看看吗?”

  “可以的,等我给你拿。”说着,沈老便走到书架边上,从上面拿下来一个长方形的木匣子,放到了桌子上。

  沈老缓缓的打开木匣子,就在匣子完全打开的瞬间,我立即能感觉到,四周的浩然正气似乎变得更为浓郁起来。

  而当匣子完全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让我震惊不已!这竟然是一把桃木剑,而且还是一件道器!

  这把桃木剑,看起来和普通的桃木剑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它的剑身上,多了许多复杂的符文,这些符文我见都没有见过。

  我也是感受到了桃木剑上的魂力波动,才确定它是一件道器。道器和法器不同,只要能够做法的道家物件,都能称之为法器。

  而这道器,则都是具有灵性的。使用道器施展道术,会起到不小的增幅效果。甚至一些道器,还会拥有某种特殊能力。

  而眼前这件道器,它拥有什么特殊能力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不是这浩然之气。

  因为它上面的浩然之气,似乎只是被沾染在上面的,而不是它自己本身所产生的。

  能够在道器上,残留下如此浓郁的浩然之气,那这把桃木剑的主人,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我是完全想象不出来!可是,为什么如此珍贵的道器会出现在这里。毕竟每一件道器都来之不易,都是一些道行高深的道士,长期以魂力滋养,才有可能变成道器。

  有些人,甚至花费了毕生的时间,都无法做出一件道器。还有一些,则是经历了数代人的魂力滋养,才得以形成道器,可以说,每一件道器都是心血。

  “小炎,这把剑,有什么问题吗?”看我许久没有说话,沈老疑惑的问道。

  “有问题,这把剑,是怎么来的?”我一面思考着,一面回答。

  “这把剑,也是当初给我那本书的那个人给我的,他说暂时寄放在我这,到时候会有人来取,如果没有人来取,那这把剑就当做送给我了。

  可是转眼几十年过去了,都没有人来将它取走。我也不知道这剑的用处和价值,久而久之,差点都忘记了它的存在。”真是奇怪的人,道器说送人就送人了。可是现在先不管这剑是谁的,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沈老师,你将这把剑先拿到门外去。沈老,你先站在这别动。”

  沈倾城听我这么说,露出了一丝不解之色,但她也没有多问:“好。”

  她应了一声,便将那木匣子盖了起来,将匣子和桃木剑都一起带到了门外。沈老也同样不解的看着我,但我并没有着急向他解释,而是静静的注视着沈老。

  就在沈仙儿刚抱着桃木剑走出门外之时,我看到,沈老的眉心,突然毫无预兆的就多了一丝鬼气!我将视线移到了书桌上,桌子上的煞鬼印,这时也在散发着一丝丝的黑气!

  接着,我让门外的沈仙儿又走了回来,将那木匣子放到了煞鬼印的旁边。可是当沈仙儿刚走进门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不仅沈老身上的那丝鬼气完全看不到,就连煞鬼印上的黑气也变得稀薄起来,甚至让人完全察觉不到。

  果然,事情和我想的一样,桃木剑上的浩然之气,有遮蔽这鬼气的效果!

  虽然这种能够引来厉鬼的气息仍旧在往外扩散,但气息却是微弱了许多。如果是这样,那我所想的这个办法,应该可以先缓一缓。想着,我便伸手向那煞鬼印抓去......

  这时沈仙儿也看到了我的动作,急忙出声阻止:“炎枫,不要!”

  可是我的手,却已经放到了幽冥鬼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