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皇 > 第25章 是个谜!

第25章 是个谜!

  我急忙道:“现在那个印章在哪?”“印章现在在我爷爷那里,他对古文深有研究,他也想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我没有说话,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印章上写的应该是鬼文,她爷爷不可能看得懂。

  “这印章,有什么问题吗?”看我没有说话,沈仙儿疑惑的问道。

  “我现在还没有确定,不过你还是尽快将那个印章拿给我看看,说不定会有危险!”我虽然没有肯定的告诉沈仙儿,但我猜测,八成就是那个东西了。我是怕说出来会让她担心,所以我说得比较隐晦。

  可谁知,沈仙儿似乎已经猜到我的想法。她缓缓的走到我的身边,抬起她那纤细洁白的玉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接着微微的俯下身体,注视着我道:“小弟弟,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这张没有瑕疵的绝美脸庞,让我口干舌燥,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我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鼻息,这让我根本就无法心生抗拒。我将脑袋别过一边,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沈,沈老师,你别这样,我,我告诉你就是了......”

  沈仙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的月牙,笑眯眯的站起身来,身体靠在了桌子的边沿,期待着我的解释。

  真是一只小妖精,既然她想知道就先告诉她好了。否则她在来一次,估计我又得上火流鼻血了。

  我略微沉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所进去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古墓,应该是一座囚煞阵!而那个印章,应该就是囚煞阵的阵眼,煞鬼印!”“你可以说清楚一点吗?小弟弟。”沈仙儿似乎无法理解我刚才所说的话。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常见的,这连我知道的这些事情,也都是从师傅的道书上看到的。

  我详细的给沈仙儿解释道:“这囚煞阵,又被称为万尸阵!它的作用,就是镇压强大的阴煞,但这种阵法一直都是被禁用的。

  因为布阵的方法极其残忍,简直就是惨无人道。除非是到了逼不得已之时,才会出此下策。

  这囚煞阵的每一个方位,都必须要以当场杀死尸体搭建而成。而被杀死的这些人,他们的鬼魂会变成怨灵,也会一同被镇压在大阵之下。

  而这煞鬼印,就是整座囚煞阵最关键的东西!它作为整座大阵的阵眼,镇压着大阵中阴煞。

  那些大阵中的怨灵,会逐渐被煞鬼印吸收,起到以煞镇煞的作用!所以尸体越多,阵法的威力也就越强大。

  并且煞鬼印也会同时吸收被镇压的阴煞的魂力,直至阴煞完全消散。被囚煞阵所镇压的阴煞,从来没有逃脱过。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进去后,只看到尸体,并没有看到陪葬品的原因。”

  我略微停顿后又继续说道:“这些都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是你们不应该动煞鬼印,更不应该将它带回来!

  这煞鬼印是镇压阴煞的阵眼,你们将它带了出来,那就等于放出了大阵中的阴煞和众多怨灵。

  并且这煞鬼印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它能镇压阴煞是没错,但它同样也是鬼的大补之物。因为它在镇压阴煞期间,吸收了太多的阴气,怨气,煞气,还有魂力。

  所以此物在身,必定会招来百鬼相争,以至于百鬼缠身!不仅如此,那只被封印的强大阴煞,当他苏醒之后,也必定会随着煞鬼印的气息寻来。

  到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能够被如此重视,不惜以囚煞阵来镇压的阴煞,可见他是有多可怕。

  在火车上我就看到你的眉间有一丝鬼气,我原本以为你是被厉鬼盯上了。现在看来,这应该是那阴煞留在煞鬼印上的,现在那丝鬼气,应该在你爷爷身上”

  “这么说,我爷爷现在很危险?”沈仙儿微微皱眉,神色有些担忧。

  我点了点头:“有危险,不过也先不要太担心,这煞鬼印的气息,在短时间内还不回扩散,否则你根本不可能带着它回来。

  目前最危险的还是你那些朋友,你现在最好还是先联系他们,让他们快点回来吧,那里的怨灵肯定已经盯上他们,晚了就来不及了。”

  “好!他们说今天回来,现在应该已经在火车上了。”沈仙儿急忙掏出,拨打了过去。

  就在沈仙儿还在打电话的时候,我的左手手背上的鬼印,突然传来一阵炽热感!

  我猛地抬起手来一看,只见那我手掌上的小屏幕,在我没有唤它的情况下,竟然自己显现了出来。

  我连忙站起来转过身去,仔细一看,发现屏幕上的任务选项正在闪烁!嗯?地府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任务了。

  我点开任务栏,上面写着,

  日常任务:消灭厉鬼。

  奖励:每只厉鬼十点功勋值,视厉鬼凶猛程度提升奖励额度。任务指标:每年最低指标二十只,未达指标,扣除总功勋值的一半,超额完成指标,视数额发放年终奖。

  注:因十八层地狱鬼满为患,厉鬼直接消灭,不必渡回地府,渡回地府不给予奖励。

  我靠,这什么鬼任务!一只厉鬼才十点功勋值,一年还要二十只,我上哪去找这么多厉鬼,太坑爹了。

  关键是,厉鬼这么好灭吗?不达标还要扣功勋值,这地府,根本就是便向克扣工资!我一定要跟无名反应一下。

  不过现在还是先给沈仙儿解决掉这个大麻烦再说,我关掉鬼印屏幕,回过身来。却看到,这时沈仙儿的手机已经掉落在地。而她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目光有些涣散。

  我即刻便猜到事情不妙,我急忙上前问道:“沈老师,情况怎么样?”

  沈仙儿抬头,目光凄楚的望着我:“他,他们,他们发生了车祸,无一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