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皇 > 第22章 易玉儿

第22章 易玉儿

  我又拿出了摄魂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黑乎乎的药丸,也不知道是否和那瘦子鬼差说的一样,能够短暂的提升魂力。

  那瘦子鬼差说只要吃下去就行,可...这东西看着好恶心啊,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不管了,坏就坏吧,等马超和诸葛亮恢复的差不多了在试试,看看能不能解封新的冥将。

  想着想着,我很快便睡着了,这一夜,我又做了一个梦,使我很震撼的梦。

  画面是我第一次进去魔魂殿的时候,所看到的那一片尸山血海,而我,却化身成为了那个男人。

  我站在那片天地中,沉默不语。但不知为何,我的心很痛,撕心裂肺,无法言喻的痛。

  我开始流泪,金色的泪水划过我的脸颊,低落到我脚下那鲜红血泊中。

  “你们若现在想要离去,那便离去,魔魂殿不会在束缚你们了。”沉默的我,缓缓开口了。

  “末将誓死追随主公!”当我说完这句话,我的身后响起了这么一道声音。

  那是一众冥将的声音,他们的声音透露了一种坚决,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撼动他们的觉醒,他们的誓言!

  “追随我,你们将会被封印,你们的部分记忆也会消散!也许,还会堕入永恒的黑暗,不悔么?”

  “末将不悔!”同样坚决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呵呵,你们真是傻得可怜。”

  我转过身来,面对一众冥将,可是,我却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只能看到一道道的黑影漂浮在我身前。

  我缓缓伸开双臂:“来吧,我的将士们,有朝一日,我定当让你们重见天日!”

  我话音刚落,四周立刻刮起了一阵阵阴冷的狂风。那无数的冥将,一只一只的冲进了我的胸膛,进入我的身体。

  当最后一只冥将进入我的身体,我便抬头望向了天空。我喊出了一个名字,那声音很模糊,我不知道我喊的那个名字是什么。

  接着,我的右手慢慢的摸向胸膛,我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插进我胸口的血肉之中,滚烫的金色鲜血流过我的指尖,向外喷射。

  “等我,不管你在哪,我一定会在轮回中找到你...”

  而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整只手已经没入我的胸口,抓住了还在跳动的心脏!

  这时我嘴角上扬,勾起了一个微笑!

  “噗!”

  梦中的我,捏碎了自己的心脏...

  “啊!”

  我被惊醒了,坐在床上。喘着大口粗气。

  我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我的眼角似乎还有两行清泪。

  这明明只是一个梦,但为什么感觉又是那么真实,仿佛自己亲生经历过一般。

  还有那种痛,钻心的疼,我从未体会过。

  但梦终究是梦,我没有再去多想,此刻天色也亮了,我摇晃着有些不清醒的脑袋下了床。

  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可不能迟到,我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客厅,想要去卫生间洗个澡,一身的汗水,很不舒服。

  “啊!”

  突然,一声惊叫,我整个人瞬间就醒了。连忙喊道:“马超,马超,护驾啊!”

  “末将在。”马超就单膝跪在我身前。

  这时我才注意到,客厅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女孩,她的身上除了黑色的内衣和内裤之外...其他一丝不挂。

  她头发上还挂着水珠,手里拿着一块浴巾,似乎想要擦头发。

  而这一刻,我们同时都呆住了,四目相对,傻傻的对视数秒,气氛极其诡异。

  “你,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那个女子慌乱的把浴巾往身上一裹。

  这可能是易叔的女儿,我就想着捉弄她一下,让马超先回去了,而我便露出淫荡的笑容向过走去并说道:“嘿嘿,你觉得我像是谁呢,啊?”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她手脚慌乱的往沙发上缩。

  我还是淫荡的笑道:“你喊吧,好婆喉咙也不会有人进来的。”

  她好像真的很紧张,那小腿磕到了桌子说,掉了一层皮。而我感觉有点过分了,于是尴尬的说道:“好了好了,不闹了,我住在这里。”

  “你住这里?这是是我家了。”她似乎还是很害怕我,可能有心理阴影了吧。

  “嗯,是易叔让我住的,不信你问他。”

  “我爸?”那女孩楞了一下,有些惊讶。

  我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她似乎不相信,于是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嘟,嘟,嘟,嘟...”

  电话通了:“喂,爸,你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和我住在一起!没事??万一他非礼我怎么办!那也不行,我必须干他走。”

  听易叔他女儿很坚决的意思,似乎必须赶我走,不过即使他不赶我,我也要和易叔说一下,不住这里了。

  把人家都看光了,而且每天还要见面,尴尬死咯。而且这样对她的声誉也不好,我也不想给易叔添麻烦。

  可是这时,电话对面的易叔不知道和他女儿说了什么,他女儿竟然妥协了。

  “哦,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他的。嗯,拜拜”

  易叔他女儿挂掉电话后,便朝我走了过来,我站着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她靠近我,好奇的打量了我一番,接着又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你叫什么?”

  我感觉到不妙:“你猜。”

  “这样啊。”于是她就背着我走了,趁我不注意就一个直拳打响我的面门,接着就是一顿乱七八糟的动作向我袭来。

  我讥笑的说道:“就你这点花架子,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她的动作依旧不停:“哼,臭流氓,让你偷看本姑娘。”

  我也把她两只手抓在一起了,别说,手还真嫩,滑溜溜的。

  我说道:“好了,别闹了,给你变个魔术。”

  到了别墅外面,我拿着我那不雄厚的魂力,给她变出了一个花海。我们俩的矛盾就这样解开了。

  她笑着说:“好好好,我原谅你了,哈哈,乖,等会姐姐带你去吃饭。”说着,她便往别墅里走去。

  “喂,你叫什么啊?”我看着她的背影问道。

  “易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