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气碎空 > 第二卷 仗剑江湖 第二十九章 危难时刻见真情

第二卷 仗剑江湖 第二十九章 危难时刻见真情

  段庆正在自哀之中,突然听到叶寒叫道:“上去。”段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刚才猜测羞愧得脸都红了。

  段庆呐呐地道:“我上去了,你呢?”

  叶寒大叫道:“不要管我,我自有办法。”

  段庆突然朝叶寒行了一个礼道:“叶少侠,真侠士也。今天得见真侠士,没有白来人世一遭。”叶寒发现段庆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段庆已经冲入了黑水之中。

  “哈哈哈,江湖有叶少侠这样的侠义之士,才是真正的江湖。朝问道,夕死足矣。”段庆一边大笑又惨叫,说完这段话,扑倒在地,瞬间变成了一具白骨。

  叶寒无奈地摇了摇头,在黑水来临之前,站在了插好的长剑上。

  任小雪对突然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段庆已经成为了一具枯骨,对她震撼太大。江湖险恶,也有值得向往的东西,比如侠义精神、义气等。

  叶寒靠三把剑支撑,暂时没有后顾之忧,但是敌人没有给他机会。

  任小雪所在的右边突然响起一阵扎扎扎之声,一道光亮瞬间照了进来,无忧教喜尊者带着四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哈哈哈,这次真是捡到宝贝了。这样都不死,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喜尊者看到叶寒的表现连连称赞道。叶寒对无忧教已经恨极,当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冷冷地道:“无忧教就是这样让人无忧的。”

  喜尊者看了看叶寒道:“这水池里是化尸粉,分量足够化掉一只军队,你再厉害也过不来。你现在若是同意加入我们无忧教,我一定会重用你的,还会放了你的女人。”

  叶寒摇了摇头道:“想让我成为你们的走狗,做梦。”

  喜尊者脸色变冷,冷酷地道:“既然你冥顽不灵,就让你看看无忧教的真正手段。”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叶寒发现喜尊者面带坏笑朝任小雪走去,焦急地大喊道。

  “呵呵,点莺谱排名第三的美人,你没有享用,我正好帮你这个忙。”喜尊者并没有回答叶寒的话,而是开始撕掉任小雪的衣服。任小雪才刚修出剑气,当然不是宗师修为喜尊者的对手,只能任人宰割。

  “啊……寒哥哥,救我。”任小雪把所有希望放在叶寒身上,朝叶寒大叫道。

  叶寒看见小雪那惊恐的脸庞,心都快碎了。

  “寒哥哥,我来世一定嫁给你。”

  “想自杀,没有这么容易。”

  “叶寒,你还是快点决定,不然我享用之后,再把她赏给我的四位护法,你看我们四大护法苦头陀、笑先生、醉道人、色中仙,他们可以没有我这样伶香惜玉。”

  四位护法形象各异,苦头陀头带铁环,头顶一半无发,一半长发披肩,手持黑色禅仗,满脸横肉,一脸凶相,能够治小儿夜啼;笑先生身穿白衣,手执纸扇,风度翩翩,像一位教书先生一样;醉道人身穿道袍,浑身油腻,腰悬葫芦,满身酒气,背上插有一把古色古香的长剑。

  色中仙最为猥琐,头顶只有三根毛发,在上面飘啊飘;面带妖邪之气,一对三角眼不停地转啊转,腰上插一把无鞘短刀。从色中仙的外号上看,明眼人就知道他肯定是一位色中恶鬼。

  喜尊者话音刚落,其他三人没有太大反应,色中仙却喜形于色,双眼冒光,双手不停地摩擦,兴奋地朝喜尊者行礼道:“谢尊者赏赐。”

  虽然色中仙也见过不少美人,但是江湖点莺谱排名第三的美人,他还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他才不在乎是不是二手的,能够享有如此美人,就算死了也值得。

  叶寒把众人反应都看在眼里,瞬间怒气冲天,心里早把任小雪当成了自己的妻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这是他心中的逆鳞。

  “啊……”叶寒仰天长啸,连头发都立了起来,显然已经怒极。喜尊者却一点也不担心,认为叶寒根本过不来,打算慢慢地玩弄任小雪。

  “寒哥哥……”任小雪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叶寒双眼通红,朝天怒吼道:“放开她,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怎么付出代价。你过得来吗?”四护法之一的笑先生双手环抱,整暇以待,面带夸张的笑容朝叶寒喊话道。

  叶寒突然从剑上跳入黑色池水之中,一阵嗤嗤之声不绝,双脚在跳入瞬间变成了白骨。叶寒却视而不见,咬着牙收了三把剑,提起脚步慢慢地朝对岸走去。

  他的每一步似乎有千金重,空寂的地下只听到叶寒的脚步声在响动。这个时候的叶寒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魔。一位正准备向仇人复仇的恶魔。

  喜尊者正在脱任小雪的衣服,没有关注叶寒。四位护法却是一直看着叶寒,看到叶寒的行为,脖子直冒冷汗。这得多大的毅力,这得多大决心,但是他们没有害怕,认为叶寒是在找死。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如此多的化尸粉的侵蚀。

  他们认为叶寒就像秋后的蚂蚱,挣扎不了多久,只要他忍受不住疼痛倒在地上,就会马上变成一具枯骨。他们也从来没有看到过成为枯骨的双腿,还能继续行走的。

  四人都被叶寒的决心感动,却没有同情他,嘻嘻哈哈的大笑着,用手指着叶寒,评价着叶寒的步法,相互打赌叶寒会在第几步倒下。

  叶寒似乎违背了常理,越走越远,超过了四位护法的估计。只是他每走一步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脚已经变成了洁白如雪的白骨,腐蚀正在往叶寒大腿蔓延。

  叶寒钢牙咬碎,靠得近的话,能够听到牙齿相击的声音。他靠毅力支撑继续向前,不停地向前,一步又一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叶寒刚开始很慢,后来越来越快,运起“鬼影迷踪步”飞快地朝任小雪所在地飞来。

  叶寒的“鬼影迷踪步”厉害非凡,可以直接在水上飘。上次在重庆府的时候,叶寒就知道了“鬼影迷踪步”的妙用。现在,他正好用“鬼影迷踪步”飘在水池上,朝对岸冲去。

  虽然叶寒能够在水上飘,鞋底还是会被黑色池水侵蚀,双腿还是会变成骨头,所以叶寒一直没有选择踏波对岸。现在,他没有选择,他的女人正在眼前受辱。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叶寒彻底暴发,化身为魔,朝对岸冲去。

  任小雪的挣扎越来越微弱,喊叫声越来越弱小,已经绝望,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尸体。喜尊者看上去年纪不小了,动作却非常娴熟,几下子就把任小雪的外衣撕开,只留下内衣。

  叶寒看到任小雪的情况,情绪更加激动了,怒吼连连,加快了奔走的速度。任小雪早走进了叶寒的心里,一频一笑都刻在他的心里,绝对不允许她受到伤害。

  一双肉腿变成了白骨,说不痛是不可能的。而且非常非常的痛,痛彻心扉,叶寒咬牙忍住,才没有崩溃。如果他倒下了,马上就成为一具枯骨,再也没有成活的机会。他咬着牙,坚持着让自己不要倒下。

  四位护法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叶寒,一点也不担心。叶寒充其量也就是小宗师修为,刚修出了三尺紫色剑气,剑罡的边都没有摸到。他们认为叶寒的行为就像在找死。不说喜尊者是宗师修为,他们四人都是小宗师修为,加在一起顶两个宗师。

  叶寒能够到对岸又怎么样,还不是找死。四人只是有些佩服叶寒的强大,这样的痛苦都能忍受。这还是人吗?根本就是魔鬼。

  叶寒运起“鬼影迷踪步”很快就靠近了对岸,在离对岸还有三尺的时候,同时拔出双剑,一句一顿地道:“纳……命……来!”

  笑先生拿出了折扇,觉得应该大发好心送叶寒上路,让叶寒痛苦少些,但是他没有看到叶寒的双眼,那是一双像野兽噬人的眼神。

  三尺紫色剑气弥漫剑身,朝笑先生压去。叶寒双剑像剪刀一样合击,想要把他剪成两段。笑先生右手直挥,用的是与少林流云飞袖一样的绝招,朝叶寒的面门砸去。

  笑先生笃定叶寒肯定会闪开,只要他就能瞬间变招,杀掉叶寒。但是他估计错了,叶寒压根就不躲,依然往前冲。笑先生折扇已经砸在叶寒鼻梁之上,顿时鲜血直流。叶寒的双剑也已经到了,笑先生再也笑不起来了,已经被叶寒双剑斩成了两段。

  “啊……”叶寒和笑先生的战斗才一个回合,变生肘腋,让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笑先生摔倒在地上,鲜血喷出流满一地,其他三位护法才惊醒过来。叶寒完全不要命,而且用了某种秘法,把修为提高到了宗师境界。笑先生错估了形势,有千万种方法躲开叶寒的双剑,却都没有来得及。

  苦头陀、醉道人、色中仙见笑先生悲惨殒命,不敢怠慢,各自拿出了兵器,朝叶寒迎了上来。叶寒一挥手,又拔出一把剑。左右手一把剑,嘴上在咬上一把剑。三把剑形成一个三才小阵,瞬间冲入三人之中。

  苦头陀挥动禅仗、色中仙拔出短刀、醉道人握住长剑,各出绝招朝叶寒斩去。他们不敢再有任何藏私,叶寒太恐怖了,简直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变成了一只不要命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