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亲身经历的那些灵异事件 > 2017年11月25日:鬼公子被警告了

2017年11月25日:鬼公子被警告了

  鬼公子能不能打这事还真不好确定。进群时他要和丑人开打,结果,丑人被他家堂上的大佬们按住了,就没打起来。他进群也十多天了,他自称的阴司府君我也不知道是个啥官位,他自己说相当于人世的省长还是市长来着,我也没大记住,想着管它省长还是市长的,都是他所说的地府的事,跟现实又无关,记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就也没有打听。

  鬼公子还说地府不只有黑白无常,还有许多其它各级高低不等的官员,而且阎罗王不只一个,而是十个,相应的阎罗殿也是十个,十殿各施其职,什么断善恶,掌生死,送轮回等等,每殿还有十个小殿。阎罗王还不是最高长官,上面还有五方鬼帝,五方鬼帝上面还有什么来着,不记得了。

  看鬼公子普及这些知识,一时间我觉得他八成是真的吧?但后来发现,这些东西度娘比他讲得详细,完全不能作为他是阴司府君的证据,再加上鬼公子所说的那位救了他的中二天师(就是诅咒我吐三天的那位)拙劣的表演,大家也就有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印象,觉得这个鬼公子八成是中二少年,给自己编出一个吓人的身份以显示自己的特殊和与众不同。

  大概是看故人和小九说自觉不看我,引起了鬼公子的兴趣,于是他要对我观望一下。

  想起丑人的头疼,还有尘缘不绝说白狐打到他堂上的事,这些可都是他们“看”我引起的,这要是他们YY也就算了,万一是真的,这位小朋友再闹出点什么,那可就太过意不去了,何况丑人和尘缘不绝都郑重地告诫过我:千万别再让人查我,看我,探试我,等等。于是我拒绝:“为你好,还是别看了。”

  然而他坚持。我有些担心他再这么坚持下,草率地冒险过来,真引起我身边的什么神秘力量反弹就不好了。尘缘不绝家老奶奶袭击我时的感觉那可不是假的,万一我身边的神秘力量也来这么一手,这小伙子受不受得了,还真难说。于是我就让他等等,我跟我那些神秘的保镖们打声招呼后他再来。然后我默默在心里说:各位,一个小伙子要过来看看,没有恶意,别伤着人家。

  说完后我跟鬼公子说:可以啦,来吧。但同时我也声明,我这些神秘的保镖们,不一定听我的,让他小心些。

  没想到,还是出事了。不一会,鬼公子私敲我QQ:

  鬼公子:我右眼睛失明了!

  我:怎么回事?

  鬼公子:我刚才看你,先看到一片白雾,然后从白雾里发出一道强光,我右眼就看不到了!

  我:是金色光吗?

  鬼公子:不是,是白色的,类似于透明的强光。

  我一下子想到了骚包男一开始出现时,眼里的光茫。那时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骚包男,更不会说他有关的任何特征,鬼公子却说看到了透明的强光,难道鬼公子看到是他吗?

  我:还看到了什么?

  鬼公子:没失明前,白雾里影影乎乎的挺荒凉,好像一片战场,我也不敢肯定。

  我:是只看不到灵异的东西了,还是物质世界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鬼公子: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去!这可怎么办!如果他是忽悠我还好,要是真的,那可是大事了。对于鬼公子说的失明,我心里不是没有疑惑,他说话一向云山雾罩……不过,以他张狂自大自恋的性格,怕不会用示弱的方式来忽悠吧?一时间我着急上火担心极了。

  半个多小时以后,鬼公子的眼睛才渐渐好起来。我这才稍稍放心了。

  这是下午两点左右发生的事,谁知晚上又来事了。晚上,群里的各位正聊得嗨,更新消息以瞬间99+速度的进行着,这时,鬼公子忽然叫起来:

  【府君】鬼公子:感觉心神不宁!

  奇葩们先是一顿,接着有人注意到了这条信息。

  【小白】蝙蝠起舞:你怎么了?

  【府君】鬼公子:上不来气,有一种压迫感。

  这感觉熟悉啊。那个丑恶的老太太袭击我时,我虽没有上不来气,但那压迫感可让我印象深刻,见鬼公子喊话,我忙@【府君】鬼公子:怎么了?

  【府君】鬼公子:上不来气,心疼,实然就这样的。

  我想起丑人查我时,他说头疼得差点死过去,尘缘不绝那次查我,说我这边的精灵们就打到他家堂上……鬼公子下午可是刚刚“看”过我,我不由怀疑他这样是我这边的原因造成的。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不会是我这边(的原因)吧?

  【府君】鬼公子@【打杂小白】我:有可能。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我问下。如果是,马上叫回来,但不一定听我的。

  【府君】鬼公子:好。

  鬼公子喊得那么急切,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我吓得够呛,这要是他有个好歹……不敢想像。

  也来不及问是不是身边的精灵们做的,我直接在心里默默地说:如果是你们当中的谁去了鬼公子那边,就赶快回来,别伤害他!

  大概过了半分钟,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我意识里,同时出现的还有这样的意念:没伤害他,就是吓吓他,警告他一下,让他以后别乱看。

  虽没听到声音,但只这意念,就给我又娇媚又冷傲的感觉,我直觉这白影是白狐,只是还看不清她的长相。

  我这个汗,果然是他们干的。都打过招呼了,还去威吓人家,这也太不讲理,太霸道了。可他们的目的是保护我,我又怎么能不知好歹地去责备他们?

  招回了精灵,到群里一看,群里的小伙子姑娘们还在慰问鬼公子。

  【丹道】小九:怎么样?

  【府君】鬼公子:还行。

  【打杂小白】我:好了没?

  问这话时我还想着,如果鬼公子的状况还不见好,说明和我无关。如果他好了,那可真就是我这边的神秘保镖们干的好事。然而鬼公子说:好很多。那边怎么说?

  【打杂小白】我:呃……没事了。(我哪好意思说就是吓吓你,警告你别乱看?汗颜啊。)

  【小白】听涛问雪:我被气死了。。。。。。

  【府君】鬼公子:比刚才强很多。

  看来,真是我这边的精灵在对鬼公子做了什么,如今做祟的被我叫回来了,你可不就很快就好了么。

  【打杂小白】我@【小白】听涛问雪:不是故意的[表情]

  【小白】听涛问雪@【打杂小白】我:没事。他自己弄得。。。。

  【小白】呆橘@【府君】鬼公子:为什么找你?你做了什么事情了?

  【小白】蝙蝠起舞@【府君】鬼公子:哎,你干嘛了?

  【小白】蝙蝠起舞:嘿嘿嘿……

  【府君】鬼公子:是我好奇心太重~~迟来的警告~唉~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表情]是的。就是这么说的。说给你一点点教训,让你以后不要乱看。就是吓一下。

  【丹道】小九:仙家护短啊。而且霸道

  【府君】鬼公子:好奇心害死猫。

  【小白】听涛问雪:看你下次敢不敢了?

  【府君】鬼公子:不敢了,打死不敢了。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对不起。我的情况特殊,他们才会这么紧张,对不起,我该阻止你的。明明丑人和尘缘不绝都警告我了。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非常对不起,没阻止你是我的错。

  【打杂小白】我:也要吓死我了。[表情]

  【小白】听涛问雪@【打杂小白】我:没事的。他就是好奇→_→

  【府君】鬼公子:大概是我看出了点啥,他们有些莫名紧张,才会对我施以压力。

  【丹道】小九:说实话,很少了,那么护短的。

  【府君】鬼公子:大概是我的原因,我冒犯了他们。你之前说打招呼之前我就看了[捂脸],是我作死了[捂脸]怪我了。

  【打杂小白】我:所以你那个神棍朋友说让我吐三天的时候,我是很担心的。不是担心我自己,是担心他。。

  【府君】鬼公子:已经没事了。谢过你家大仙,高抬贵手。。

  然而第二天……

  【府君】鬼公子:尘缘不绝在不?

  【出道仙】尘缘不绝:咋了啊?

  【府君】鬼公子:冬天吐血是什么情况

  【小白】听涛问雪:吐血!

  【出道仙】尘缘不绝:咋还吐血了?

  【府君】鬼公子;额,这个……哪个……有一些原因……

  【小白】蝙蝠起舞@【府君】鬼公子:干什么好事儿?

  【府君】鬼公子:你记得我以前在群里说过,和仙家正面刚的事儿吗?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啥时候开始吐的?

  【府君】鬼公子:早就有了。

  【出道仙】尘缘不绝@【府君】鬼公子:和谁刚的?

  【府君】鬼公子:黄家,黄皮子,黄大仙。

  【出道仙】尘缘不绝@【府君】鬼公子:你这是受了内伤了。

  【打杂小白】我:啥时候的事了?

  【出道仙】尘缘不绝@【府君】鬼公子:什么时候的事啊?

  【府君】鬼公子:一年前,就是他祭炼生人魂,被我发现了……

  下面是鬼公子以第一人称讲这个事的详细版:

  沧海成尘几万秋,道化黄发长生愁,一梦便是数千载,仙路崎岖何处游。

  在酆都城境内,我照常去猎鬼。在一座山上原本一切顺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总感觉心神不宁,好像要出什么事儿。于是,我就想着再往山上走走,就当散步。

  在半山腰我就发现异常,原本这山上到处兽叫虫语,热闹非凡,那天就安静得可怕,连声鸟叫都没有。

  于是我加快速度去了山顶,就看见一个几乎占满山顶的排场。附近村子的猎户和村民,都被捆着跪在地上,地上都是鲜红的血液,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让人精神崩溃。

  我直觉,这肯定要出事儿啊,就先躲起来。

  不一会儿就看见来了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居中的人坐在轮椅上,是个病殃殃、皮肤发白、嘴唇乌青的青年,然后他们就在空地摆阵做法。我心头一惊,这是要祭炼生魂!

  祭炼生魂,逆天夺命,本身就有伤天合,一般只有修士之间有深仇大恨的时候,才会把仇人的灵魂抽离身体,来折磨他,手段残忍。

  我当即跳出来跟他们盘场子。

  领头人直说,这小子灵气足的很,把他也炼了!

  痴言痴语痴人梦,妄思妄念妄天真。

  一群人凶神恶煞就要抓我,可惜自身做法废了大把精力并不敌我,被我放倒了。

  一看这样,那病殃殃的青年倏地睁开眼睛,就像变了一个人,向我冲了过来,厮打在一起。

  我刚刚战了一场有些力不从心,他一掌拍在我的胸口,一口鲜血当即吐了出来,一招比一招凌厉,招招是要我的命啊,被逼无奈,只能硬扛的我,只能祭出一把我还木法使用法器,与他大战。

  霎时天色大变,狂风大作,压抑的空气恨不得把草木碾碎,最终我凭借法器打败了他,满目琳琅(估计他是想说满目狼藉),我也狼狈不堪。这次付出了很大代价,不忍看那些死去的村民猎户爆尸荒野,把他们全部都厚葬,再将冤魂超度,清除这段痛苦的记忆。

  千年劫,百年难,亘古匆匆弹指间。

  这一战,让我身受很重的内伤,一到冬天就犯病吐血。

  鬼公子又补充说,那个病弱青年后来突变厉害是黄大仙附体,结果被他杀了,他是敢跟大仙正面刚的男人!是力能杀大仙的人!

  后来鬼公子的slogan变成了:我可是敢跟大仙正面刚的人!或,我可是杀过大仙的人!

  尘缘不绝知道这故事后,私敲了我的QQ。

  尘缘不绝:群主别信鬼公子那个中二胡说八道,还刚大仙?他咋不上天呢?

  我:噢?

  尘缘不绝:他还说埋了众多村民?他咋那么能扯呢!村里人失踪了人家不找啊?公安可不是吃素的,一两个都能被发现,别说那么多尸体了,真要那么多尸体被发现,新闻不报道啊?他可真能扯。

  我:(微笑)

  尘缘不绝大概没想到zf的一向报喜不报忧,如果不是网络披露,煤矿坍塌闷死几千人都不带被人知道的,九五年东北发大水,淹没好几个市县,光我家乡的小镇上,死掉的人就不只五个,zf报告上的死亡人数也不超过三个,两高铁急速行驶中相撞,四节车箱从高架桥上摔落,每节车厢二百多人,官方报道死亡人数却只有35……面对民众的质疑还要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这种情况下,就算发现村民的尸体,大概外界也无法知道。

  另外,鬼公子也说了,他消除了幸存者的记忆,都不记得了,那就不存在活着的人寻找失踪人口一说了。

  说这些并不是就信了鬼公子的话,而是说一种可能。鬼公了讲的这事,早超出灵异的大纲了,跟玄幻小说似的,当时的我,无论如何不信。

  谁知道一年半以后,群里的奇葩们个个开挂,所经所历,也早超出灵异的范畴,步入常人眼里的玄幻境界了。这个以后再说,接着说回2017年11月26日的那时,鬼公子说吐血,联想到昨天夜里我身边精灵吓他的事,我不免有些心虚,我忙@鬼公子:是因为昨天的事又重新开吐的吗?[表情]

  【府君】鬼公子:冬天吐血,还是在我动杀心的时候[表情]有啥办法能压制么

  【打杂小白】我@【府君】鬼公子:吐得厉害吗?

  【府君】鬼公子:还行,一两口的事儿。

  这给我吓的,肝都颤了。

  好在鬼公子说吐血只是旧伤,但好久没发作了,昨天被我身边的精灵警告后,旧伤复发了。

  然而我更迷糊了,我相信我身边真的有精灵了,只是他们的能力真那么大吗?我很怀疑。

  我将这些怀疑跟群里的奇葩们说,结果这些奇葩们一齐冷笑着对我嗤之以鼻,他们说,不厉害的精灵,小孩子都能打得过他们,但如果是厉害的,别说伤害一个人,就是要生要死都容易,甚至可以改变一方的运势和气候,庇佑一方,等等。

  这些精灵,也就是大仙们,给我的印象就是看个疑难杂症,驱驱邪,算个吉凶什么的,改变生死,甚至庇佑一方,这个跟传说中神仙差不多了,也太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