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都市之修仙归来 > 1571.不情之请

1571.不情之请

  楚云的剑,璀璨只若星河。

  那连绵起伏的剑光,仿若千万大山席卷。那种庞大的厚重感,压迫的众人都近乎难以呼吸。

  楚云一剑,惊艳众人。

  所有人都被震颤住了,纷纷近乎楚云这拔出的,究竟是什么剑,为何如此璀璨?

  “不,璀璨的不是剑,是剑法。”

  “此子剑法之惊艳,世所罕见!!”

  高台之上,房国华惊骇满面,看着那满院的剑光却是失声赞叹。

  即便连他,这么多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璀璨的剑法。

  实在让人惊艳,欢喜!

  所有人都被惊颤住了,唯有房灿,却还是不屑的哼道:“哼,徒有其表,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

  “我林动哥,必然一剑斩断这虚张声势的混蛋。”

  然而,房灿这话语刚落,双方剑招便随即相触。

  铿!

  嘹亮一声剑吟,响彻四方。

  随后在众人惊颤的目光之中,只见一把剑应声断裂。

  “什么?”

  林动脸色顿时大变,就欲爆退。

  然而楚云却是冷冷一笑:“退,退得了吗?”

  森然笑语之中,楚云也是翻身一脚,像之前林动欺辱房天雨一般,怒然一脚,直接揣在林动胸膛之上。

  楚云的动作实在太快,而且楚云所攻击的部位也很是刁钻,正好踹在了林动的元府丹田之处。

  本来林动还想调动元力反击,被楚云却突然一脚,却是正好被打断了。

  在没有了元力护体之下,眼见着林动的胸膛凹陷下去。

  肋骨断裂声中,凄楚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此方天地。

  噗嗤

  紧接着,林动鲜血狂飙,像废狗一般直接被楚云踹飞出去,嘭的一声,砸碎了青石地面,却是再没有爬起来。

  此时的楚云,依旧持剑傲立,满脸冷笑,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动:“现在,爽不爽?”

  “你你”面对楚云那满含嘲弄的声音,林动却是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最终还是噗嗤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嘭的一声,昏死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鲜血,却是留了一地。

  “这这”

  “这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已经懵了。

  一招,就一招!

  谁能想到,洛城的剑道天才,为了给自己喜欢的女人出头,但却被人一招击败,最后更是被踹到吐血,趴在那像个死狗一般连动都不能动。

  我去特么吧!

  这个籍籍无名的混小子,怎么这么强?

  众人几乎都尿了。

  房灿也是整个人呆在那里,看着面前傲然冷笑的少年,只觉得被人一巴掌直接抽在了脸上。嘴巴大张着,像是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鸡。

  “这这不可能?”

  房灿根本难以相信,她的林动哥,当年惊艳了整个洛城的剑道天才,竟然败给了一个籍籍无名的混小子。

  “竟竟然赢了?”

  房天雨那俏脸上甚至还带着泪渍,但是她此时却是仰头呆呆的看着那个一剑惊艳的少年,心底深处,却是掀起了滔天之浪。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随便搭救的一个少年,竟然能使出如此惊艳的剑法。

  而且,楚云看起来还要比林动年轻很多吧。可是他在剑之一道上的造诣,却已经远远超越了林动。

  房天雨认识的人很少,林动是其中一个。那时候,林动无比耀眼,是她认识的人之中最优秀的青年俊杰。

  但现在看来,似乎已经不是了。

  “楚云,你赢了,你赢了哎”

  震惊之后,房天雨终于还是开心的露出了笑脸,为楚云欢呼。之前的悲伤与失落,顿时一扫而光。

  楚云看向她,也是莞尔一笑,随后淡淡说道:“天雨,他就是林动吗?”

  “我早已说过,一个废物而已,这种人根本配不上你。也就一些见识短的女人,才会看上这种货色吧。”

  “嗯嗯。”房天雨含泪笑着,不住点头,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么多年了,因为自己修行天赋的原因,不知道在家族中受了多少嘲讽与白眼。

  很少有人关心她,甚至连父亲都很少关注她,以前只有师公一人疼她,后来师公去世了,再没有人关心了。

  直到今天,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楚云站出来了。

  那种感动,真的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混蛋,你敢说我见识短,本小姐杀了你!”

  然而,在楚云和房天雨交谈之时,房灿却是仿若被踩到尾巴的老虎一般,随即持剑朝楚云刺去。

  虽然没有挑明,但是整个家族的人几乎都知道她跟林动暧昧关系。楚云之前那般说话,很明显是在攻击她。

  “楚云,小心啊!”

  见到房灿恼羞成怒,攻向楚云,房天雨顿时担忧喊道。

  现在的房灿可没有自封真元,这一剑几乎用尽了全力。

  楚云如今伤势未愈,而且房天雨也不知道楚云的修为是何地步,自然担心。

  然而,就在房灿的剑即将刺来之时,突然一道掌风袭来,轰然一声,生生把房灿打退数步。

  “爹,为什么?”被一掌打退的房灿,双眸泛红,满眼委屈的看向之前出掌的中年男子。

  房国华却是沉声道:“灿儿,输了就是输了,不得胡闹,还不退下!”

  “爹,可他伤我林动哥啊。”房灿依旧不甘心。

  房国华依旧厉声回道:“林动他打伤了天雨,这又该如何追究?”

  “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房国华顿时怒声打断了房灿的狡辩,“你是我女儿,天雨就不是我女儿了吗?我没说过你,莫非你真当我不知道你之前如何欺负你妹妹不成?”

  “还不退下!”

  房国华一语喝退房灿之后,便朝着楚云的方向走了过去,热情笑道:“这位小兄弟,能否告知下名号?”

  楚云谦逊一笑:“一无名之辈,哪有什么名号。房家主叫我楚云就好。”

  简单的交谈之后,房国华方才得知楚云原来是被房天雨在路上救下的路人。

  但在知道楚云住在下人住的柴房之后,房国华顿时不悦,怒斥向房天雨:“天雨,楚云是你朋友,你怎么能让他住在那种地方?”

  房天雨顿时委屈的低下了头,低声道:“爹,是姐姐她让楚云住柴房的。”

  “哼,又是这逆女!”

  “小兄弟,我代我那任性的女儿给你道歉了。都被我惯坏了,你别介意。”

  楚云一笑而过,自然没有生气。

  简单的寒暄之后,房国华终于问向楚云:“小兄弟,刚才你那剑招着实惊艳,不知那剑法叫什么,师承何处?”

  楚云听到这里,心中顿时一喜。

  这房家家主,果然上钩了。

  但楚云面色依旧平静:“这剑法是我从一石壁之上偶然学的,没什么名字,更谈不上什么老师了。”

  “是这样啊。那不知道这剑法共有几式呢?”房国华却是看着楚云,再次问道。

  楚云故作惋惜:“当年我遍寻石壁,只可惜只发现一式而已。”

  “就一招啊”房国华略微有些失望,楚云那剑法虽然惊艳,在化神、转元境内,或许大有助力。但是如果只有一式的话,对他的助力却是不怎么大了。不过,对房灿她们而言,却是有大用。

  于是,房国华想了一下,转而说道:“小兄弟,我听天雨所说,你在洛城也无亲无故,没有什么落脚地方。我房家倒是少了剑法老师,不知小兄弟可否考虑一下?就指导一下小辈就好,条件要求方面小兄弟尽管提。”

  楚云笑了笑:“既然房家主好意,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正好我现在也没去处。说道要求,我倒还真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说说看?”房国华也来了兴趣。

  楚云随即道:“不瞒房家主,晚辈这次来九宫仙国,是为了想拜入酒剑仙宫修习剑法。”

  “但奈何来晚一步,初试错过了。不知道房家主可有方法,能帮晚辈一下?”

  “这个啊,真不好办。”房国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也不是不能办。”

  这老狐狸!

  楚云心中暗骂。

  估计又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