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杀死了自己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红坊国

第一百四十四章 红坊国

  “你们在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任武从冥想室里出来,脸上挂着笑容。

  客厅里,白修罗、裴屠、马紫萱三人有说有笑谈论得似乎很开心。

  “你出关了。”裴屠笑着。“这段时间你一直在闭关,也就不好打扰你。”

  “嗯,有点收获。”任武说道。

  “那好,你们先聊,我去突破一下修为。”白修罗起身告辞。

  裴屠端茶的手颤抖了一下。

  “我打听到消息了,就在红坊城北边有一处新发现的矿脉,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矿,但是有不少人赶去了。”庞元大步流星的从门外走进来。

  “去的人很多?”任武问道。

  “大部分都只是陪跑的,真正有威胁的是红坊市北边五千里外有一个宗门大派,根据我买来的消息那宗门里有渡劫老祖。”庞元沉声说道。

  “买来的?你之前说你去打探消息就是去买消息么。”任武无语。

  庞元一愣,然后挥了挥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消息可贵了。”

  “渡劫期是等同于八阶吧。”裴屠说道。

  庞元颔首。

  “没错,虽然一般来说混乱之地的底蕴比不过我们摘星塔,但毕竟是和我同阶的修行者,还是不能大意。”庞元说道。

  这话倒是在理。

  虽然混乱之地上的修行者无论是底蕴还是神通或者法宝都比不过摘星塔里的门徒。就像低配和高配的区别。

  但毕竟是同一阶的修行者,能够修行到八阶的欠缺的不是天赋。阴沟里翻船了也不是不可能。

  “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出发吧!”庞元催促道。

  最开始刚接触的时候庞元是比较高冷的。

  但随着熟悉,庞元的真实性格也逐渐暴露出来,急躁、或者说暴躁。

  虽然至今没有任何正统的说法能够证明修行者的性格和他修炼的功法有关系,但私底下总有一些说法,认为功法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

  任武来到储藏室,里面有一批30只七阶傀儡,都是白修罗做好了还没交付给其他门徒的傀儡。

  任武全部取走,让白修罗继续工作。

  同时嘱咐白修罗好好修行,快点提升至八阶。

  虽然自己和自己对话听别扭的……

  在摘星塔里,似乎每个人都很忙,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还有目标。

  通过传送阵来到中转平台大陆,在这里的广场上,有一片类似于地摊的区域。

  “今天好像是交易日。”

  庞元说道:“每个月月初就是交易日,这一天各个摘星塔的门徒都会聚集在这里交易。”

  “那和我们黑暗摘星塔内部的交易所有什么区别啊?”马紫萱问道。

  “当然有区别,首先我们黑暗摘星塔内部的交易所从低端到高端的各种商品都有,而且不止是集市,如果你能付得起代价你还能请黑暗摘星塔的其他门徒甚至包括掌控者亲自出手。”

  “这里的集市基本上都是各个摘星塔黯星或者耀星的门徒,这里的东西价格更实惠。不过要看运气,这里毕竟只是集市,不是交易所,能买到什么东西都是看别人正在卖什么。”庞元解释道。

  马紫萱明白了。

  任武听在耳里,如果黑暗摘星塔内的市场饱和了,可以考虑来这里发展生意。

  穿过传送阵,四人眼前一闪。来到一个修葺得极为奢华的宫殿里。

  看上去有点像是古代的宫殿。

  这里看上去有点像古代的那种环境……

  穿越过古代背景的任武环顾四周。

  不止是任武。包括马紫萱还有裴屠都是有些新奇的打量四周,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种环境。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们感到新奇。

  门外传来脚步声。

  大门打开,几名太监打扮的人加快脚步迅速从门外走进来。

  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朗声尖叫——“参见上使!”

  “参见上使——”

  声音尖锐刺耳,传出得很远很远……

  “走吧。”庞元扫一眼就收回目光。

  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上使大人,陛下他们马上就到。”为首一名太监小心翼翼的说道。

  任武几人从他们身旁走过去。他们也不起身,脑袋磕在地上,就差额头碰到任武几人的鞋尖儿了。

  庞元皱眉,但很快眉头又舒展。

  “行吧。那我们等一下,顺便要份地图。”庞元给任武几人解释道。

  他担心任武他们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些不适应。

  “你们可以理解为你们教科书上的古代背景,摘星塔下面统治的城池除了你们所处的那种环境以外。还有这种类似于古代的背景。”

  “这红坊城也是被一个墙围在里面?”马紫萱好奇问道。

  “嗯,不过他们的子民是自称红坊国人的。”庞元点头。

  不多时,门外就走进来几个人,看上去有男有女。

  为首一人似乎是皇帝的装扮。

  “原来是黑暗摘星塔的前辈,失敬失敬。”为首这位皇帝龙行虎步,看其气质,修为似乎不低。

  “嗯。”庞元点头。一副我话不多的样子。

  在不熟悉的外人面前庞元很高冷。

  “鄙人姓陈,以前也是摘星塔的弟子,不过天赋有限,此生修为也就这样了。就干脆主动下放到混乱之地来享福。”这位皇帝哈哈一笑,随意说道,根本没有平日里在臣子前的威严。

  早在他开口时周围那些太监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退下去,他们明白什么是他们能听什么是他们不能听。

  不该听的东西听见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皇帝周围还有两个年龄不大的后辈,应该是他的女儿,也就是公主。

  这两个公主年龄有大有小,小的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大的有二十岁出头。

  长相都挺漂亮的,而且修为不弱,小的那个有三阶修为,大的那个有四阶,天赋都不错。

  庞元问了这个皇帝一些简单的事情。包括那座最近出现的矿脉的一些信息。

  陈皇帝了然。

  “不止是你们,就在前面有两批其他摘星塔的人也来了。”

  “如果方便的话。能说说他们是来自哪个摘星塔。”任武沉吟后微笑的说道。

  陈皇帝看了任武一眼,笑着说道:“乐意至极。”

  “一个是红山摘星塔,还有一人来自天罪摘星塔。”陈皇帝说道。

  “没听说过……”马紫萱茫然。

  “都是第三序列的摘星塔。”庞元淡淡说道。

  “噢噢。”马紫萱这下明白了。

  除了第一序列的摘星塔以外。还有第二序列和第三序列的摘星塔。

  第一序列的摘星塔一共也只有5座,第二序列摘星塔的数量稍微多一点,最后数量最多的就是第三序列的摘星塔了。

  “那座矿脉就在我们红坊城北方,这是地图,不过之前那两座摘星塔门徒也从我这里要走了一份地图……毕竟他们是摘星塔门徒,我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各位摘星塔门徒尽量提供方便……”陈皇帝小声说道。

  “这倒无妨,这也是你的职责所在。”庞元挥了挥手。

  几人刚从摘星塔出发,到现在连一个时辰都没过去,自然也算不上长途跋涉,不需要在红坊城休整。

  四人要了地图后就直接辞行。

  红坊城虽说是城,但实际上却堪比一个小国,面积有上百万平方公里。

  “统治这些城池的最高长官要么就是家里有至亲在摘星塔等级不低。要么就是干脆是摘星塔门徒,就像刚才这陈皇帝一样……”

  庞元突然调侃道:“说起来,那陈皇帝有意将他女儿与你还有裴屠撮合。你们如何看,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将那两个公主带走,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喔,而且这陈皇帝以前是摘星塔门徒,底蕴肯定不差,说不定给的嫁妆让你们一夜暴富。”

  马紫萱耳朵竖起来,转过头偷偷观察任武的表情。

  任武一脸无趣,“没意思,没有感情基础带回来做什么。浪费我时间也耽搁别人女孩子一辈子。”

  “长得漂亮啊。”庞元坏笑。

  任武翻了个白眼,“我是炼金师诶。”

  庞元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

  “裴屠你呢。”庞元转头询问裴屠。

  “裴屠他还和他前妻藕断丝连呢,你就别白费功夫了。”任武懒洋洋的躺在真皮座椅上,在右扶手侧的按钮摸索了一会儿,看见了其中一个按钮上写着按摩二字。

  果真是傻瓜式操作。

  按下按钮。身后的真皮座椅包裹住任武的身体,缓缓蠕动按摩周身穴位。

  裴屠嘴角抽搐,看向窗外沉默不语。

  庞元也受到了暴击。

  “对了,老庞,你多少岁了?还没结婚吗?有三十了吧?女朋友都没谈过吧?你一个大龄单身汉替我们着急啥。”任武随意的说道。

  “诶,老庞,你这战车的按摩座椅挺不错的,哪里买的?”任武睁开眼睛问道。

  庞元面无表情直视前方:“我后悔。”

  “后悔什么?”

  “当时定制的时候应该叫他加上一个按摩嘴的功能。”

  Ps:月票惨不忍睹啊……大家手里还有余票的投个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