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降媳妇姐姐 > 第一百四十五章:莫名的安心感

第一百四十五章:莫名的安心感

  空气凝滞了。

  一秒,两秒,三秒……

  柳芊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受到了彗星级别的冲击,紧接着整个人都凌乱的爆发出了一声大叫。

  “你,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喂!芊芊你别瞎喊!我方某是清白的!”方任然也凌乱的大喊着。

  “啊!”

  白栖直接一声尖叫抱着自己的衣服挡住胸口,蹲在地上再次哭了起来。

  “方任然!你竟然能做出这种禽兽之为!我真是看错你了!”

  柳芊芊喊着就要冲上去把方任然打一顿。

  “哎!停下!你听我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

  柳芊芊大喊着就是对着呆愣的方任然来了组合拳,旁边的白栖蹲在地上不停的大哭,场面瞬间更加混乱了起来。

  几分钟后,方任然被丢到了班级外面,柳芊芊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给白栖披上,不停的安慰着她。

  “这样的流氓你就不能惯着他!必须严惩!”柳芊芊一脸正义的说道。

  “没事的,班长,这也不是他的错。”白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

  “啊?”

  柳芊芊愣了,她如果没记错的话,方任然和她说过,他和白栖之间这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并没有什么感情,最后还是要解除婚约的。

  可是现在都已经发生这种事了,白栖为什么还护着他?

  难道白栖……

  柳芊芊开始了自己的脑补剧情,会不会白栖突然喜欢上那傻货了?就连那个傻货强行脱她衣服,她都说不怪他。

  可白栖和她脑补的剧情根本就不沾边,因为事情确实也不是方任然的错,主要是因为体内的灵根相互吸引并成长。

  而如果没有方任然给的灵根,她根本就活不到现在,所以她其实谁都不怪,要真的怪起来,怪不到灵根,只能怪她当初命不好,必须方任然的灵根来就她。

  “你……真不怪他啊?他都已经对你这样了。”柳芊芊心中忽然感觉到有些复杂感。

  “真不怪他,班长你别说他了。”白栖将外套的拉链拉起来,脸上挂着一丝羞气绯红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柳芊芊突然感觉自己多管闲事,人家白栖就是自己想让方任然占便宜,她还有什么话说?

  一时间,柳芊芊心中有些气愤,这股气愤是对自己的,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情绪。

  明明都没有想过再和方任然在一起,为什么在他对其他女孩子做出这种事的时候,还会这么生气?

  是她当初说的话口是心非吗?还是说,她在怪被那傻子占便宜的人是白栖,而不是她?

  柳芊芊突然转过身向着外面走去,看着站在门口的方任然,脸色有些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有病!”

  “你怎么了,突然这样?”方任然看着一脸冷色的柳芊芊,有些无奈:“都说了是误会,她没给你解释吗?”

  “什么误会?”柳芊芊冷眼道:“我本以为你好歹是个钟情的男人,结果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事!你对得起她吗!”

  “我……这又不是我自愿的。”方任然一脸无奈。

  “对,不是你自愿的,你只不过是忍不住,冲动了一下对吧?”

  “我怎么冲动了?”

  “有病!”柳芊芊怒道:“你现在所做出来的事,和你以前和我说的话完全成反比!”

  言罢,柳芊芊直接愤怒的转过身向着远处走了,方任然这是留在原地一脸不能理解的看着她离开。

  “完蛋,这铁定是误会了。”

  方任然一脸惆怅,立刻跑进了班级里面,看着已经不哭的白栖,开口道:“公主殿下啊,你到底有没有和她解释?”

  白栖一看到他跑进来,立刻就撇过了头不看他,小声的开口道:“我当然有解释。”

  “那她到底误会了啥?”方任然懵圈了。

  “误会就误会,反正是你灵根做出来的事,你自己挨着。”白栖一脸气呼呼的说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她心里却根本没有怪方任然的意思,之所以这样说话,那是因为她好歹也是个公主殿下,也是要面子的。

  方任然无奈的道:“说的好像你的灵根没有参与似的。”

  “那……那也不能怪在我身上啊,我是被占便宜的人好不好!”白栖道。

  “行行行,都是你的理,我道歉,对不起都怪我。”

  “态度敷衍!”

  “那还要我咋整?”

  “给我买内衣!”

  “啊?我给你钱你自己买不行吗?”方任然一愣。

  “我不,你做错的事,必须你买!”白栖态度坚决的道。

  “我一个大男人自己进女士内衣店,那我还要不要脸了?”

  “你看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自己要脸?”

  方任然眼角抽搐了一下,得了,有理他也说不清,面对这种事情往往男性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

  “行行行,那我网购行不?”方任然道。

  “我要白色的。”

  “您说啥就是啥。”

  “哼!念你认错态度诚恳,本公主暂且原谅你了。”

  “好了,那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刚刚都和班长说了什么?”

  “真没说什么,我就说事情不能全怪你。”白栖道。

  方任然一听这话就更惆怅了,这也没说什么误会性的话,怎么柳芊芊就突然那样子了?

  难道说,是她自己脑补了什么画面?

  完蛋,女人要是脑补起来,那可真是要命。

  一阵闹腾之后,方任然带着白栖去了宿舍,一路上白栖都没有怎么说话,方任然也觉得尴尬极了,不怎么开口。

  最后方任然把白栖送到了宿舍楼下,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

  原本一直低着头的白栖突然开口道:“喂。”

  “怎么了?”

  方任然回过头,只见她依旧低着头,双臂紧紧抱着衣服放在胸口,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绯红的颜色。

  “你……还是别给我买内衣了吧。”白栖开口说道。

  “你还有其他的?”方任然问。

  “没有,来的时候只带了身上一个。”白栖道:“但是这个只不过是带子坏了,我想办法修补一下还能穿,一个内衣……还是挺贵的,那我们两个现在都没钱,还是别买了吧。”

  “……”

  方任然愣了,这公主殿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节俭持家了?

  听她说的话,方任然甚至在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副两人穷苦过日子的画面,她说的话太像是俩个小夫妻之间的了。

  “不是和你说过吗,我有钱的,别担心。”方任然说道。

  白栖突然抬起头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反正饿着肚子,你自己知道。”

  “你咋就不信呢?”

  白栖哼哼道:“就不信,你快回去吧,今晚别忘了让我带你去吃饭。”

  说完,白栖转过头就向着宿舍里面跑去。

  看着她跑动离开的背影,方任然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他第一次送柳芊芊回宿舍一样……和谐,唯美,以及说不出的小开心。

  那是一个纯真到了让人安心的女孩子,表面上看起来什么事都要让他认错,而实质上,却又什么事情都在为他着想。

  那小开心的感觉,并不是因为白栖对他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而是白栖这个女孩子,让他觉得莫名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