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仙域 > 第一卷:淮南之行 第二十九章:突破轸星

第一卷:淮南之行 第二十九章:突破轸星

  “好歹我们也做了三天的师徒,什么时候容你直呼我全名了?”张治中语气一变,看着狼藉一片的下玄河外,勃然变色。

  刘玄南眼神微微一瞥,不动声色,那层压制着体内灵力的瘴气中,白光一敛,他的身形已是凭空消散。

  林子离有些惊诧,嘴角迅速划过一抹狞笑,挥动着那团青绿色瘴气,迅速抓向那团消散的身形。

  “你看,小老鼠又想动手杀我了。”

  “崩雷痕!”

  突然间,瘴气内白光闪动,但转眼间又恢复了黑暗。

  又是突然间,一条刺眼的闪光线,又是一声巨响,横劈而落的枪芒,宛如一把利剑,划破了天空,那道闪亮的圆弧,从瘴气中一路奔出,直到天的边缘。

  “啊!疼!”

  刘玄南身形一滞,就在刘玄南分神的那刻,那团灰黑雾气已是从中找到了刘玄南,那团本就对刘玄南早已有所防备的瘴气中,一颗坚硬的蛇信子“嗖”的一声破风而来,那头犹如种子大小的针尖,在空中一层层蜕皮。

  一道渗着毒的飞针,直逼刘玄南印堂穴。

  “小古蛇,在老夫面前耍这些小手段可不好。”张治中一双手掌之中,白色光团涌动,一道看不清的暗劲,压制着那枚飞快刮过的飞针,他轻飘飘的一抬手,那枚暗藏痡毒的银针从空中击落了下来。

  在那层蟠面笼罩的白色云团中,周余生的神情木讷,看不清颜色的眸子,空洞的宛如白痴。

  一对黑白的眸子,如今五彩斑斓。

  “李元,接过这个。”张治中的脸色一变,飘浮在他身前,赫然出现了一枚紫色的丹药。

  这丹药一出,瞬间令整个下玄河都掀起了一片药香,李元呼吸急促,看向张治中手中丹药的目光,已是有了压制不住的渴望。

  “居然是……洗髓丹。”

  张治中右手一挥,顿时其手中的丹药刹那间出现在了李元的面前,由不得他拒绝般,直接落在了他的手中。

  “赶紧给他服下,这痡毒要是在耽搁久了,轻则灵力全失,重则心脉俱断。”

  李元不容多想,赶紧进入蟠面之内,从云团中,寻到岌岌可危的周余生,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撑起周余生那张发白的嘴唇,将洗髓丹挤了进去。

  拍了拍周余生的喉咙,直到周余生感觉到一丝干呕的感觉,李元立马用手堵住了周余生的嘴,强塞着周余生将洗髓丹吞入腹中。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眼睁睁看着那枚洗髓丹在他的喉咙里一阵滚动,最后喉结向上本能的一升,那枚原本还能看得清形状的洗髓丹,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李元暗自叹气,他虽说修为已是步入紫府境,元象境用的洗髓丹对他的用处不大,但具有洗筋伐髓效果的丹药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洗髓丹药力发作的很快,短短的一刻钟后,周余生就感到丹田处开始有一团烈火在越烧越旺,隐隐有种野火燎原之势,将脉络中的一切杂质,硬生生的剔除掉一般!

  可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小会儿,道海处的烈火就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四肢等部位也恢复了正常的温度,那双木讷的眼睛突然爆射出渗人血丝。

  头疼难忍,双手一下按在丹田处再也不肯放开半寸。

  因为此处,忽然传来一股犹如七八把尖刀同时搅动一样的剧烈痛楚。这让毫无防备的周余生,面容一下苍白无比,黄豆带大小的汗珠,更是顺着下颌不停的掉落。整个身子彻底弯成了弓形!

  周余生痛苦的已经在地上卷曲成一团,但奈何本身却没有意识的去抵抗这股钻心疼痛。

  血液似乎也被这焦烤的火焰凝固了下来,道海处的这种剧痛,突然爆发了开来。

  这种爆发化为了无数的热流,顺着经脉立即遍布了全身,甚至深入了骨髓之中。但接着,热流马上化为了难忍的奇痒,似乎有无数的蚂蚁在他全身各处不停的爬来爬去,让他恨不得用头直撞墙角,好能稍微减轻下这种痛苦!

  身体好似有什么被这股神秘能量冲破,那名为本源的力量阀门,道海中积攒的水源,这一刻倾注而下,与脉络上的烈火搅动在了一起。

  清水所过之处,那犹如被洗涤过的崭新脉络,无数细小的血孔,满目疮痍。

  那团跻身而入的瘴气,也顺着那通疏散的毛孔流入周余生五脏六腑之中,这些四散的瘴气之中,在周余生的道海之中漫无目的冲撞着,顺着如滩烂泥般的虫斑,在洗髓形成的小型气旋中,萦绕其中。

  徐徐的冲撞着那枚黯淡的轸星符文,只感觉在同时四道本源的力量冲撞下,那看似根深蒂固的轸星,逐渐处于弱势,其上符文一颗一颗黯淡下来。

  “这小子,居然要突破了!”盘坐在周余生周围,为其护法的李元,突然双眼瞪的滚圆,如同见了鬼一样,直指着周余生张口结舌,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从地面上弹了起来,那突破特有的双色光芒,在其天灵盖上如同两个新生儿般,互相嬉戏,互相打闹,最后犹如八卦般融入黑白虚空,回归周余生的神魂之中。

  “双灵脉不过三天居然真的能突破也太过匪夷所思吧!即使这洗髓丹效果纵然不凡,也不是那么快就能突破的吧。”李元捂嘴失声尖叫,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周余生的眼神,就如同当初看着刘玄南一般,充满了不可思议。

  震惊,茫然,羡慕,这种情绪如同五味杂陈般在他内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滚动着,但是李元眼看着周余生的体内还在突破的阶段,后手翻转三角大印,一股生机盎然之意从那蟠面中陡然传来。

  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身体。

  站在蟠面外的张治中,林子离,刘玄南皆是感受到了蟠面中的灵力波动,虽是四人中最弱的,但一股货真价实的灵力波动如同涟漪般散发开来。

  那是只属于元象境,蜕变凡人之身,真正踏入仙门的气息。

  “好!好!好!没想到我丙鳞阙也有一日能超越甲澜堂的弟子,抢先一步踏入元象境。”

  张治中仰首大笑,爽朗的笑声里,令他有种扬眉吐气的苦涩,那是种常年被人打压的怨气,这一刻随着那三声大好,心中纠结的大石,彻底烟消云散。

  林子离神色古怪的看着那面蟠中的人影,忽然凝住,那枚破风的银针再度诡异的浮现而出。

  “贼子,尔敢。”张治中一声怒喝,不知不觉,周余生在他的心底地位,已经拔高到不下之前所收的亲传弟子了。

  周余生未来会成长到哪一步,这事关他的饭碗到底能不能保住。

  “凌风毫!”他的左手中呼的凝现出一柄长约两尺长短的长毫, 双目寒光一闪,心念一动下,挥动着凌风毫扇风欲来,两手再一掐诀,一枚枚风刃瞬间浮现,微微一颤之后,就化为一道道青光不停激射而出。

  “砰”“砰”之声大响。

  这一刻,天地间的风声骤然停止。

  无数风流如同抽丝剥茧般的朝着张治中手中的凌风毫凝聚而去。

  口中咒语声一起,手腕一抖,手中长毫竟一下冲天飞出,在高空骤然一亮起来,隐约可见三层黑色纹阵在毫上一闪而逝。

  “张治中,居然能够于法器的契合度如此之高。”

  张治中心神和灵器相连下,只觉体内灵力一下洪水般的狂涌而出、

  而凌风毫滴溜溜一转后,缓缓冲林子离所在遥遥一劈而出。

  轰的一声闷响!

  林子离上空虚空中波动一起,笔走游龙般的在黑色纹阵中忽然直驰,像惊狂了的大精灵,扯天扯地的疾走;忽然慌乱,四面八方的乱卷,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忽然横扫,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

  林子离只觉四周空气一紧,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就一下将其锁定住了,不禁脸色一沉。

  “拓海境古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