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梯(完整版) > 第2817章 :奇迹

第2817章 :奇迹

  “是吗,那恭喜你们了,你们终于可以心满意足了”。叶茹萍不动声色的说道。

  周一兵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你妹妹虽然味道也不错,但是照你还是差点事,我还是喜欢你的味道”。

  说完,走到了叶茹萍的身边,牵动她的锁链,直接将其固定在了墙上的一个铁环上,这样叶茹萍就不能动弹,然后周一兵脱下裤子,从她的身后长区植入进入了她的身体。

  每当此时,叶茹萍就莫名的兴奋,不知道这是不是自我保护的作用,反正每当有男人这么对她的时候,她总能给自己以暗示,然后从男人身上得到更多的能量,一个非常让男人难以理解的结果就是,无论男人在她身体里身寸进去多少,一滴都不会流出来,这让男人不解,可是这些东西却都被叶茹萍的身体吸收了。

  这些男人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和叶茹萍做一次,比和其他女人做要累的多,每每一次之后,一个星期都不想再动其他的女人,无论其他女人多么漂亮,其实不是不想,而是无能为力,这就是叶茹萍的力量。

  从周一兵进入她的身体之后,她就知道周一兵说谎,他根本就没有抓到自己的妹妹叶文秋,所以斗志在她的身体里再次迸发,这一次周一兵连一分钟都没撑过去,就被叶茹萍吸了个干净。

  “我妹妹说什么了?”叶茹萍问道。

  周一兵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着粗气,说道:“都说了,你们所有的秘密她都说了,而且我们也拿到了账本,你就等着在这里继续接客吧,每一次都会赚到不少钱呢,还你欠下的帐,你放心,你不会孤独的,你妹妹也会到这里来陪你一起接客,看看你们姐妹到底能给我们赚多少钱”。

  叶茹萍凄然一笑,说道:“你做过了什么事,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这些事情早晚都会替我和你们算账,这笔账不会拖太久了,不信就等着瞧”。

  “你的嘴还真是硬的很,我倒是想试试你的嘴怎么样,不过我又怕你的牙给我咬掉了,得,改天找个牙医来把你的牙都拔掉,那样就不用担心你的牙会咬我了”。周一兵阴测测的笑道。

  叶茹萍没再吱声,她知道,自己越是和他说话,就会越是给他机会折磨自己,自己不吱声,他反倒是没有兴趣对自己采取那些变.态的惩罚了。

  周一兵有些疲惫的回到了一楼的客厅里,车家河还在等着他。

  “这娘们真是没谁了,我是真的搞不定她了”。周一兵说道。

  “来过这里的男人没一个不这么说的,你现在明白了袁氏地产为什么能搞这么大了吧,当年的宇文灵芝跑掉之后,林一道对祁家下了死手,可是现在我们只抓到了一个叶茹萍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我们和林一道比起来差远了,你好好想想吧,如果还找不到叶文秋,其他人就会接手这件事,到那时,我们的优势就一定也没有了,我们忙活这么久,就是为他人做嫁衣了”。车家河说道。

  “我知道,我会继续找,直到找到叶文秋为止,我就不信丁长生会把她夹在裤裆里带着到处走,他总会把她放在某个地方了,只是我现在想不出来到底什么地方能藏住叶文秋这个大活人”。周一兵说道。

  “那是你的事,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在两会召开之前给我把人找到,否则,这件事我们就得交出去,后果你自己想想吧,盯着她们的可不只我们一家”。车家河说道。

  周一兵压力很大,但是在车家河面前却不敢说半个不字,只能是再次点头,再次承诺不会耽误事。

  “你今天就要回北原吗?”贺乐蕊问丁长生道。

  两人坐在一个她经常去的餐厅里,阳光甚好,餐厅里也暖和,贺乐蕊脱掉了外套,高领束身的毛衣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非常让人有欲.望,这就包括面前的丁长生,只是丁长生碍于她是秦振邦的女人,秦振邦又是他的老丈人,和这个女人搞暧.昧,严格意义上来说,那是和自己的小岳母搞暧.昧了。

  “如果可以,我想去见见林一道,你能帮我安排一下吗?”丁长生问道。

  贺乐蕊看了看卡地亚腕表,说道:“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倒是可以,我可以找人问问,但是你不是家属,林一道未必会见你”。

  “试试吧,有些事,不做永远不知道能不能做”。丁长生说道。

  贺乐蕊点点头,拿出手机开始发信息,然后问道:“下午去哪,有要去的地方吗?”

  “没有,你有吗,我可以陪你去”。丁长生说道,这是他善解人意的地方,从她的话里,他就听出来了,下午的时间她希望自己陪着她。

  “马思影的博物馆里来了一些新的东西,都是从海外进来的,我想去看看”。贺乐蕊说道。

  “没问题,你对古董很有兴趣吗?”丁长生问道。

  “也不是感兴趣,我只是觉得那些东西很好玩,可以知道古代的人用那些东西干什么,尤其是瓷器,经过了这么多年居然没坏,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所以,我们和这些瓷器能见面,也算是缘分”。贺乐蕊说道。

  “听得出来,你对这些东西还是有研究的,至少比那些见了古董张口就问这东西值多少钱的人要好的多”。丁长生说道。

  听到丁长生这么说,贺乐蕊一下子笑了出来,因为她开始时去马思影的博物馆就是这么问的,问这个值多少钱,那个值多少钱,搞的马思影笑话她好久。

  她是迎着阳光坐的,这么一笑,在阳光里的贺乐蕊笑容让丁长生一下子心动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贺乐蕊这样的笑容,从第一次见她到现在,这是她笑的最好看的一次,让丁长生一下呆住了。

  “我们走吧……”贺乐蕊看向丁长生,但是丁长生一直都在盯着她看,眼珠都不带错位的。

  “喂,我们走了,看什么呢?”贺乐蕊脸色绯红,不知道是晒的还是害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