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寸山河 > 542章 血统的存留

542章 血统的存留

  天马山坐落在黑泽北部,与大磐江,天禄草原三方交界之地。

  北有郎君山,南有美女山,西边是大磐江,东边则是夜合山。

  数千年来,这里世世代代居住着一个部落联盟,唤作耶朗。

  在这四座山头,分别居住着武米,洛举,撒骂,金竹四个大型部落。

  几千年前,他们原是大陆上一方极为强盛的势力。

  在那个时候,耶朗联盟并不居住在这黑泽之中,而是在如今大蜀王朝的百濮之地以及南唐苍梧郡一代活动。

  当时的大蜀和南唐尚且是大楚和大汉。

  只是当时的部落联盟首领,竹王府的王者,在酒宴之上说了一句狂妄之言,整个部落联盟便遭到了灭顶之灾。

  大楚和大汉联合出兵,两面夹击,将盛极一时的耶朗联盟彻底摧毁,其境内所辖之地,也就自然被两大王朝瓜分,早就了当下的这般局面。

  至于那句贻笑千载的‘汉孰与我大?’更是叫人不禁感叹与那金竹王当年究竟是何等的狂妄!

  联盟覆灭之后,耶朗部落残存的势力就在大汉王朝的追杀之下,顺着大磐江一路北逃,来到了此地落脚,当年,这黑泽尚且算是天风王朝的疆域。

  由美女山往北进入天马山的窄道口,柴星阑从怀中摸出了一块菱形木令,在草木掩映的山石中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槽口,贴上木令之后,窄道口的侧面就出现了一个似有若无的虚幻光门,柴星阑收回木令,一步折转,便消失在了那光门之中。

  片刻之后,虚影弥合,周遭复归于平静。

  窄道口确实也可以通往天马山竹王府,只不过,入了光门之后一步即到,而顺着这窄道口走下去,就需要走上百里的路程,其间危机重重,皆是竹王府特意的布置,即便闯入者实力高超,能够一直走到终点,在这个过程中,竹王府的人也早已察觉到了他或者她的到来,介时,就将拥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如何应对。

  感受着脚下一步落实,柴星阑立即就睁开了眼睛,此刻的他,已经站在了一座高大的城墙之下。

  这里,便是他们金竹部落乃至于是整个耶朗联盟的中央大域--柯洛倮姆。

  与大陆上绝大多数的城池不同,柯洛倮姆建立在悬崖绝壁之上,即便是眼前的这座城墙,也是用石砖将无数处连绵的峰谷拼接而成。

  这里无人守卫,同样是木令开门,入城之后,并没有所谓的中央大道,只有一条条蛛网似的羊肠小道,在悬崖深水环绕的山地之间,屈曲盘旋,有如小蛇一般在错综复杂的山道迷宫之中不断的变幻。

  柴星阑一路前行,途中经过了数个水牢,这些水牢有一部分是空的,剩下的里面多多少少都关着人。

  其中有些人声

  嘶力竭的咒骂,有些人不住的求饶,更多的却是沉默。

  比起徒劳的呼喊,对于那些在这里待久了的囚犯来说,如何节省下哪怕一丝的力气都是他们每天唯一在思考的事情,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他们甚至连思考也不愿,因为哪怕只是坐着不动想事情,对身体来说也是有消耗的。

  经过了几处石窟,外头皆围着一圈圈养着牲口的篱笆墙,这里面住着的,都是金竹部落的子民。

  沿着山道一路往上,不知又走了多久,一面因为年久失修坍塌了大半的破旧围墙映入眼帘,柴星阑的眸子中露出了一丝喜色。

  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越过石墙之后,异作通体都由翠竹搭建而成的雅致竹楼映入了眼帘。

  这里,便是绣花楼。

  玄武垂头,丹桂飘香。

  竹楼之上,一只小巧的铃铛依风摇曳,响锤下面绑着三叶五彩羽毛,悦耳的铃声敲打着柴星阑的心弦。

  “露云!露云!”

  柴星阑轻轻的喊着。

  露云是竹王许给他的女人,是去年他完成族里的任务之后,祭祀大人用【巫傩术】占卜出来的结果。

  原本行了及笄礼之后,露云就该嫁给他的,可是那一年的护砂任务,正好轮到了她。

  出了天马山,沿着大磐江东岸一路向南,一直到幽极谷再行回返,除了前江帮外,他们的人也会带着一部分丹砂,沿着陆路向南,一直走到幽极谷。

  若是确认了前江帮的丹砂已被接收,他们便会沿途北上,在返回的途中将手里的丹砂卖给天风王朝以及黑泽的各大势力。

  可若是前江帮手里的丹砂出了问题,他们就会将自己手里的这部分直接交给幽极谷的人,算是完成了这一年的交易。

  竹王府没落数千年,到了如今,便是他们的金竹王,也不过就是法域巅峰的修为,其余武米,洛举两族的首领,也只有法域初期,至于撒骂,北逃的时候他们一族受损最严重,几千年下来,族中的人口越来越少,越来越弱。

  到了这一辈,就只剩下了露云这么一根独苗。

  露云的母亲早逝,父亲在她幼年的时候外出捕猎受了重伤命不久矣,便来到柯洛倮姆,把这唯一的女儿,也是撒骂一族最后的一点血脉托付给了金竹王。

  当然,耶朗只是个松散的联盟,除了一致对外的传统之外,部落之间虽有主从之分,却很少相互干涉。

  请求金竹王收留露云也是有代价的。

  耶朗部落撒骂一族的圣物--青铜匙,便是金竹王开出的价码。

  当然,人都死光了,这圣物留着自然也是没用,青铜匙虽然在露云父亲的手中,但撒骂一族的王室血脉早已断绝,这东西的使用方法他根本就不知道,留在自己手里

  也不过就是个摆设,否则他也不至于出去猎杀个中级妖兽都会受到如此重创。

  既然无用,送给金竹王换女儿得以安稳成长,算来也不是个亏本的买卖。

  金竹王言而有信,为露云建了专门的绣楼,还请了奶娘抚养,师傅教习,待遇在族中足以比得上一些高门大户里的掌上明珠,及笄之前,她的生活可谓是无忧无虑。

  只是及笄之后,她就算是彻底的脱离了撒骂,成为了金竹部落的一份子。

  这不独是金竹部落的规矩,在武米和洛举也是一样。

  当年四族之中的人数紧缺,逃亡之中,实力低微,体质纤弱的女眷死亡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族中成年的男子找不到伴侣,为了解决人身大事,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与外族通婚这一条。

  当然,几千年前他们在此地落脚的时候,与族中男子通婚的外族女子,大多都是被他们从外面强行抓回来的。

  所以,到了如今,尚存的三族之中,血统纯正的耶朗族人已经少之又少。

  金竹还好一些,像是五米和洛举两族,为了保持纯正的血统,他们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一直在通过近亲甚至是嫡亲血脉之间的通婚来维持纯正的血统。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就把纯正的耶朗血统看得有多么高贵,如果可以的话,三大部落的王族之中其实是有很多的人宁可和外族通婚的,只是,不同于祭祀的巫傩术。

  族中的圣器在数万年前打造的过程中,是通过拥有纯净血脉族人的肉身献祭炼制而成,唯其耶朗血脉纯正之人,才可催发。

  耶朗三族原本就已式微,若失去了威力巨大的圣器,他们就只能够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幽极谷的庇佑。

  虽然幽极谷需要他们的丹砂来炼丹,也在过去的几千年的时间里,很好的履行了他们庇佑耶朗一族的承诺。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心亦是难料,把希望彻底的寄托于别人的身上,无疑是一种不明智也不可靠的抉择。

  可事实上,在离开了苍梧祖地之后,四族中拥有纯净耶朗血脉的人口就一直都在减少。

  不知为何,这些人即便成婚之后日夜耕耘,想要生个一儿半女都变得极其的困难,便是成功的生下来了,幼年的时候也需要好生的看管,一个不慎,十分容易就会夭折。

  三族中人对此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在他们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是各族的祭祀们在跳傩之后都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那就是他们耶朗一族,中了诅咒。

  可一旦深究,比如说问起究竟是什么样的诅咒使得他们走到了如今这般田地,又是什么人居心不良,对他们下了这等恶毒的诅咒,那些祭祀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近年来,金

  竹部落血脉流失的情况不知为何就渐渐的减缓了下来,到了如今,这种纯血族人难以生育的困境渐渐的得到了控制,甚至在最近这半年里,不用与外族通婚,族中的人口竟然出现了一些些的回升。

  这种情况,让整个金竹高层都有些喜出望外。

  而情况依旧不容乐观的武米和洛举两大部落,则是接连派人来天马山寻求帮助,金竹王却只是推说他也不清楚。

  这一句‘不清楚’,让原本关系还算是和睦的三大部落之间,无形之中生出了一些微妙的罅隙。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寸山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