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四四一章 妖魔相聚!

第四四一章 妖魔相聚!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犹豫中,那个年轻男子还是开了口:“恩人,不知道你要去哪里,是否还有急事要办?”

  “不要这样称呼,听起来很不舒服,看上去咱们年龄相仿,还是以兄妹相称吧。”

  他二人提起年龄,那个男子比张云燕大一岁,自然是兄长。

  张云燕不知道他有什么急事有求于自己,说道:“我也没有一定的去处,正在寻找仇人,不知道他身藏何处。兄长,你可知道有个叫冯家宝的富豪吗?”

  那个男子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去过不少村镇,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可能不在此地吧。恩人……妹妹不要在本县寻找了,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张云燕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默默地叹了口气。

  那个男子眉头微皱,轻叹一声,又道:“我本想请你帮助办一件急难之事,既然妹妹有事在身,只好作罢。”

  云燕见他神色焦急,看来真是遇到了难心事,随即问道:“兄长,有什么急难之事,说来听听。”

  “我是县衙的捕头,正在白鹭庄查访案情。”

  白鹭庄?张云燕听到这个名字,觉得不陌生,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听说过。

  她想了想,终于记起来,在九幽灵君洞府里,红发鬼王和火龙神以及黑煞星的对话中提到过。他们相约在白鹭庄见面,不知道是不是这里。

  疑惑中,张云燕很不解,那些妖魔鬼怪为什么要去白鹭庄呀?那里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如此感兴趣?

  云燕知道,红发鬼王之所以邀请赛太岁四兄弟,是和九幽圣君有关系。她一直心存疑虑,不知道那个老魔鬼要做什么事情,还需要四个妖怪来帮忙。看来,此事非同一般,不会是好事。

  对此,张云燕无法猜想,也不能确认那些妖魔鬼怪就是在这里相聚,不再多想。

  那个年轻男子告知,他在侦办一起命案,有些迹象牵涉到本村王府,却查不到证据,案情一时无法追查下去。

  他叹了口气,说道:“我身单力孤,能力有限,一直为案情焦虑不已,本想请妹妹帮忙。可是……妹妹既然有事,就不劳驾了。”

  张云燕听说是害人之事,心中恼怒,不能不管,便答应留下来。

  那个人见云燕答应,很高兴。

  接着,他告知,这起命案已经发生很长时间,一直无法侦破,很可能和白鹭庄的大户王延田有关系。王家是此地有名的富户,名声很差。

  王延田!张云燕听了这个名字,又是一惊,曾亲耳听到红发鬼王提起过。那个魔鬼请火龙神和黑煞星去白鹭庄帮忙,话语中提到了白鹭庄有位王老爷叫王延田。

  她心里一动,难道魔鬼所言的白鹭庄就是这里?红发鬼王所说的王延田就是此地王府的主人吗?

  尽管村庄的名字相同,王延田的名字也一样,张云燕还是不能确认红发鬼王所提之处就是此地。那些妖魔要欺侮王延田的小夫人,不会对一方富豪下手,是另有其人吧。

  张云燕疑心难解,尽管不能确认这里就是红发鬼王所说的村庄,也有些担心。算起来,今天就是红发鬼王和火龙神兄弟约定后的第五天,正是月圆之时,也是妖魔鬼怪相聚的日子。

  如果这个白鹭庄就是红发鬼王和那些妖怪相见的地方,事情就复杂了,很有可能和那些妖魔鬼怪遭遇,惹来杀身之祸。

  张云燕立刻想到了赛太岁,不由得心里一惊,那个妖怪已经在此现身,似乎预示这个白鹭庄就是他们相约之地,那四个妖怪已经来此和红发鬼王汇合了。

  云燕不知道那些妖魔鬼怪为何而来,是为了王延田的小夫人,还是有其它事情,想来想去无法确认,只能随意猜测。

  张云燕觉得,红发鬼王邀请四个妖怪是来这里相助的,若为一个女子,也没有必要大动干戈,一定有重要事情。至于,这些家伙有什么重要之事,不得而知。

  她有些紧张,担心和妖魔鬼怪遭遇,又不想弃之而去,决定留下来查个究竟。如果那些凶神恶煞真的来到这里,要干伤人害命的勾当,就必须设法阻止。

  说到阻止妖魔行凶作恶,张云燕默默地叹息,自己哪有本事和那些家伙抗争呀,虽有此心,却难为呀。

  尽管心有余而力不足,云燕也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是要介入。至于如何介入,介入到何种程度,她只能视情而定,必须小心谨慎,不能搭上自身性命。

  交谈中,张云燕对这位男子有所了解,听说此人本是一介布衣,新近才做了县衙捕头,不由得心中生疑。

  一个普通的庄稼人,怎么会一跃成为县衙捕头呢,难道背后有不可告人之事?

  张云燕疑惑难释,很想了解知县的情况,也想知道这位捕头与知县是什么关系,人品怎样,于是问起原由。

  那个人告知,知县为人正直,关心百姓疾苦,深受人们拥戴。他能得遇知县,并收留重用,既是偶然之事,也很幸运。接着,他讲起自己的身世和经历。

  ……

  此人姓董名方林。老家不在此地。他自小喜爱武艺,在村里跟习武的人学练过拳脚及兵器。

  后来,他外出拜师学艺,练得一身好功夫,不说本领高强,也非一般人可比。

  董方林家原本比较富裕,一切由父母操持,不用自己操心费力,日子过得自由自在。

  后来,父母相继撒手人寰,方林要独自撑起这个家。他不会务农,也不知道怎样安排生活,只出不进,爹娘留下的积蓄消耗殆尽,家境越来越差,日子越来越艰难。

  父母离世前,已经给他定下婚事,是本村王家的女儿。他二人从小认识,可谓青梅竹马,长大后互相都有好感,一纸婚约把二人连得更紧密,也倍觉亲近。

  董方林见只身难于撑起这个家,便想早日完婚,也好和娘子把已经落败的家挺起来。哪知,王家嫌他贫困没有出息,把婚约废了。

  董方林没有过门的媳妇叫王玉芬,父母已经离世,和兄嫂一起生活。

  玉芬深爱着董方林,见兄嫂毁了婚约,十分不满:“哥哥,这门婚事是爹娘所定,怎能说变就变呢,不是有悖于爹娘的心愿嘛,不能悔婚。”

  “哥哥是为你好,董家已经败落,你要是嫁给他,又愁吃又愁穿,穷日子没有尽头,可怎么过呀?妹妹再等一等吧,哥哥给你选个好人家,让你少受一些累,少吃一些苦,享一辈子福。”

  “哥哥,我和董家的婚事早就定下了,乡亲们都知道,要是退婚,人家会说咱们嫌贫爱富。到那时,该如何面对乡里乡亲呀?”

  “妹妹,这种顾虑有些多余,还是多为自己着想吧,哪管得了别人如何议论,随他们说去,怕什么呀。”

  “哥哥不能这么说,被人指指点点,该多难堪呀。再说,方林哥哥人品好,又肯干,眼下困难一些,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妹妹不能违背爹娘的心愿,跟着他,就是一辈子吃苦受穷,也认了。”

  “我是你哥哥,哪能让妹妹吃苦受穷呢,不要说了,我是不会让你嫁给他的。”

  “不,我要遵爹娘之命,非董家不嫁!”

  “妹妹,不要任性了,这个家我说了算。爹娘在,从爹娘;爹娘不在,你必须听哥哥的。”

  王玉芬决心已定,又无法说服哥哥,只能整天以泪洗面。

  其实,哥哥不是只为她着想,还有自己的小算盘,父母去世前已经把妹妹托付给他,并为玉芬留下一笔不菲的嫁妆,日后为她和董方林完婚。

  哪知,他见财起意,想吞下这笔嫁妆,再给妹妹寻找一个富裕人家,又能赚一笔彩礼。

  玉芬的兄长算盘打得挺好,却落了空,王玉芬说到做到,无论哥哥给她找什么样的人家,条件有多优越,就是不答应。她声称,如果不能和董方林完婚,宁愿这辈子不嫁人。

  董方林已经知道玉芬的心意,十分感动,怎奈没有能力满足其兄嫂的条件,已经心灰意冷。他整天无精打采,自暴自弃,没有心思再做事情,一天一天地混日子。

  同村的好朋友韩玉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便拉起他去外地做生意。

  离开了伤心地,董方林的心情渐渐地好起来,也有说有笑了。

  一开始,韩玉德和董方林做小本生意,倒来倒去赚点儿小钱,积攒一些本钱后,生意渐渐地做大了。他们异地买卖,见利就做,很快便挣了三四十两银子。

  董方林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想等到年底回家去迎娶王玉芬。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董方林很不幸,身患重病卧床不起。

  韩玉德为了照顾他,没有精力顾及生意事,整天东奔西跑请医买药,尽心尽力地为好友治病。

  治了一段时间后,董方林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还日见加重。所剩银两已经不多,二人很着急。

  董方林知道自己的病情非常严重,很痛苦,也很绝望,不再抱有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