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伪装成隐士高人 > 第196章 原来你不是点秋香,是王妃!

第196章 原来你不是点秋香,是王妃!

  “这是何意?”

  培风明知故问,他跟着过来就是看唐伯虎这个隐士高人的。

  不过现在他有些看不懂的人是宁王宠妃的娄氏,先前她应该看出了宁王让唐伯虎画《十美图》的险恶用心。

  仕女图一向是唐伯虎的拿手杰作,献《十美图》于当今圣人,这媚上之意掺杂上宁王这个大明野心家的心思,那事情就完全不可逆转了。

  尤其是这身穿道袍的算命先生年轻的过分,而且一来就吹嘘宁王有圣人“紫气”,凌驾于天子之气,这完全是在推波助澜。

  “你这个妖道居心叵测,难道猜不到王爷的心意……”

  娄妃看了下四周,也不敢大声,谨防隔墙有耳。她先前说甲士在侧根本就是在诈培风。

  “对,王爷要造反!”培风一锤定音,抢先说了出来。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前一个是娄妃表达的震惊,后一个是唐伯虎的愕然。

  “大胆,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那你还怂恿王爷……”

  娄妃怒极反笑,气的弯腰咳嗽起来,原先的贵人矜持都抛下了。

  “素珍,别急,我感觉培风对我们没有恶意。”唐伯虎上前轻拍着她的背部,轻声安慰着。

  “我们……你们……”

  培风看到眼前的场景猛然一亮,唐伯虎这个老帅哥直呼娄妃的本命,那可是宁王的正妃,看他们这对师徒私下十分亲近。

  难道两人真有情况?

  原来你不是“点秋香”,点的竟然是王妃!

  果然唐伯虎不愧是江南第一风流才子,老牛吃嫩草啊。

  尽信书不如无书,看来正史不能全信,野史还是有苗头的。

  “他怎会没有恶意……咦,你……你这妖道,是什么眼神!”

  娄妃本来还挺直娇躯,只是被培风一个看透世情的眼神扫到,顿时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本来她和唐伯虎这对师生关系只是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因为她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但自从宁王朱宸濠这个“枕边人”造反的心意昭然若揭后,她每天深夜都吓得从噩梦中醒来。

  丈夫宁王朱宸濠自他的祖爷爷朱权被明成祖朱棣坑蒙拐骗,原先“靖难之役”许诺的“平分天下”成了宁王一脉的耻辱柱,自此每一任的宁王都在厉兵秣马,以造反为己任。

  娄妃本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她自小聪颖善学,多才多艺,好诗文、工书画、通棋琴而声名远扬。

  她知道宁王造反这是一条不归路,因为大明朝气数还没尽!

  她心焦体乏,这时候她的偶像唐伯虎来到了她身边,教她研习书画。

  她耳濡目染,渐渐感受到了久违的情爱之意,但却一直恪守人伦底线。

  她本想和唐伯虎私奔,碍于道德又不敢,现在却被培风一眼看穿了。

  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她自从做娄妃后,很久没体验过了。

  难道这妖道真有仙术不成?

  “嗖”

  娄妃见自己与唐伯虎挨得太近,快速移动,坐回书房正位。唐伯虎拍背扬起的手有些尴尬,顺势将双手放到背后。

  “我培风需要害人,简直是笑话!我不仅知道宁王要造反,而且知道他必败无疑!而你这个高高在上王妃下场如外面湖水一样冰凉,落个投湖而死的结局。伯虎兄若还在此地,一样在劫难逃!”

  培风面露不屑,这次不露下本领真不行了。

  培风盛气凌人,见两人怔怔望着他,顿时体内灵气运转,手上火苗噌地无风自燃。

  随后灵气幻化阴阳五行“小云雨术”,瞬间云雨升腾,浇灭了火苗。

  “你……你真是大仙师?”

  两人当场震撼,娄妃直接瘫在了椅子上。唐伯虎则先是震撼,然后面露喜色。

  他感觉培风是上天派过来救他脱离苦海的,像黑暗中看到了光明。

  “伯虎兄,是否早有退意,这一趟宁王府好进不好出吧?”培风小试牛刀,面对唐伯虎直接袒露了心声。

  “哎,一言难尽啊。仙师你来看这《秋风纨扇图》。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人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这题诗像不像我自身的写照?”

  唐伯虎走到书房收藏的画作前,这里有他的山水、侍女等画作,都是娄妃珍藏的习练之作。

  而唐伯虎手指的《秋风纨扇图》水墨人物画,描绘了立有湖石的庭院。

  一仕女手执纨扇,侧身凝望,眉宇间微露幽怨怅惘神色,她的衣裙在萧瑟秋风中飘动。

  “秋天,这把扇子是多余了些。”培风笑道。

  秋天谁还用扇子?唐伯虎就把他自己比作这一把被搁置了的扇子,在这个时代显得如此多余。

  唐伯虎顿时把培风引为知己。

  培风脑海中瞬间响起系统提示,与隐士高人的契合满意度从“萍水相逢”上升至“相见恨晚”的阶段。

  唐伯虎开始向培风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

  其实,唐伯虎原是天才儿童,可惜二十五岁唐寅的父亲去世,而母亲、妻子、儿子、妹妹亦在这一两年内相继离世,家境逐渐衰落,华发早生。

  后来在好友祝枝山规劝下潜心读书准备科考,中了解元后,因为一向放浪形骸,第二年在京城会试牵扯到“张经科举舞弊案”下狱,被正德皇帝的老爹明孝宗罢黜为吏,永不能为官。

  更雪上加霜的是,他第二任老婆知道后,立刻抛弃了他。自此他开始浪荡流浪青楼了数十年,

  仕途走不了了,连家庭最后的一点安慰也没有了,无路可走的唐伯虎失意之余远游闽、浙、赣、湘等地,然后开始堕落,为了有花酒钱,不是帮别人造假画,就是画各种各样的春宫图。天天不是喝酒,就是去花街柳巷。

  此时的唐伯虎,根本就是个靠画春宫图为生的流浪汉!

  但也在青楼的缘分,唐伯虎结识了第三任妻子沈九娘,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桃笙,一家三口在苏州建成的桃花庵其乐融融。

  可惜天不从人愿,第三任妻子在病困中去世,只留下唐伯虎和女儿桃笙相依为命。

  去年,他应宁王之聘,为娄妃师长,传授书画技艺。本以为时来运转,可惜进了王府才发现,这完全是个泥潭旋涡。

  宁王谋求篡位,借唐伯虎的名气招揽更多的幕僚,唐伯虎想走,宁王却不放。

  唐伯虎也看出了宁王的阴谋,但一来朱宸濠对他礼遇有加,他不好意思提出来;

  二来就算是提出来,恐怕宁王也不会让他走,说不定还会因此而杀了他,甚至连累江南亲朋好友;

  三来,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自己的土地娄妃,所以一直舍不得走。娄妃不赞成宁王谋反,但劝阻多次无用,早就绝望,便多次暗示唐伯虎离开这是非之地。

  培风第一次知道真实历史的唐伯虎经历会这么惨,后世演绎的唐伯虎情场得意、事业有成都是胡编乱造啊,“戏说不是胡说”完全是谬论。

  唐伯虎历经父母去世、仕途被废等一系列打击,现在竟然又一头钻进了宁王府这个造反老窝……果然是“天之骄子”,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幸运”还是“不幸”?

  “仙师,救救我们!”

  唐伯虎和娄妃含情脉脉对视一眼,然后直接冲培风鞠躬作揖,恨不得拜倒在地,娄妃这个宁王正妃直接跪地叩首,行大礼,已经把培风当成了真正的仙师。

  培风先一把扶住了唐伯虎,然后让娄妃起身。

  “滴答,系统检测到宿主卷入当前时空剧情事件,支线任务‘拯救唐伯虎逃离宁王府’随机开启,帮助隐士高人达成心愿,奖励视最终情况而定,望宿主努力。”

  培风耳旁系统提示准时到来。

  培风傻眼了,假如刚才没听错的话,唐伯虎的心愿是“救救我们”,这个我们可是双关,不止是他本人,还有一旁的娄妃呢。

  喂,这难度升级了啊,那可是大明王爷的正妃啊,要是知道王妃私奔的话,自己屁股后估计要有一大队的卫队追杀,这可是天大的丑闻!

  可惜他喊了几句系统没回应,至于小白大人又装死游泳去了。

  一切还要靠他自己,拼了!

  “王爷安康……”

  培风正想说话,此时书房外面突然想起了脚步声,然后宁王带人推门走了进来。

  糟了,难道王爷来捉奸了?

  他再看唐伯虎和娄妃两人咦各就各位。

  娄妃正襟危坐,唐伯虎看着收藏的书卷,倒是很镇定。

  这对师徒在宁王眼皮子底下偷情,已轻车熟路,想想就……贼刺激!

  “爱妃,唐相公的《十美图》可有眉目?”

  宁王带着书生幕僚一进门就心急火燎地问道,要知道他还是更中意自己的造反大业。

  这《十美图》若早一日画好,就能早日和十美一道入宫。

  然后那好色如饴的皇帝小侄子沉醉在蚀骨的温柔乡不愿醒来,自己在南昌厉兵秣马,最后这天下还不是唾手可得!

  宁王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但培风现在回头再看,就感觉他头顶是一片草原。

  绿得发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