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涅槃之时 > 第一百六十九章:口粮

第一百六十九章:口粮

  一晃时间过去,明里总算把整个村子的前世今生给听完了。

  原来这个村庄以前有六十多户人家,现如今只剩下四十几户。

  和大多数交通不便消息闭塞的乡村一样,年轻人不喜欢待在毫无乐趣可言的大山里,宁愿去很远的外地拼搏奋斗。

  如果不是地理位置太过偏远,近几年村里流失的人口可能会更多。

  渐渐的,人员的减少成为了村里的常态,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最近,十几户人家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丢失现象,开始他们以为是一声不吭的离家打拼了,待情节变得严重起来,才逐步引起了村里的重视。

  “现在去城里打工的人太多了,如果不是怕父母孤单,我早跟着出去了。”

  田柱说的当然不止这些,他还说了一堆七里八里的,比如哪个青梅竹马的小伙伴首先离开,然后大家很悲伤,还有人邀请他一起走之类的。

  明里表示理解,如果换成他的话,他也不愿意待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

  “这么说,是近期发生的消失咯?”

  田柱不知道明里什么意思,只点头称“是”。

  “那近期是多久?人口骤减又是什么时候?“

  “呃......就这几个月吧。”田柱想了想说道。

  这么一来,时间就和末日对上了,明里在心中慢慢梳理着,再次提问到。

  “契机呢?你们是通过什么事情确认到是失踪而不是外出的?”

  “......”

  白菲在外面已经逛了很久,她的路线与所有人不同,选择了村外探索。

  村外的线索相对较少,她采取的做法比较谨慎,没有扩大范围,只是在村子的周边转圈摸寻。

  可是除了村口的井和某些屋子院后的废弃土壤,白菲再没有其他发现。

  看来他们的土地也坏了,种不了菜,难怪昨天和今早都没有提早晚饭的事。

  再往远处走,寻常村落的果园或者鱼塘都没有看到,这么良好的气温条件之下,也没有花丛或者大棚菜地,满山满山的都是大绿树。

  树以外的还是树,连一只可以抓捕的小动物都没看见。

  “他们每天都在吃什么......?”白菲失神的低喃道。

  “老巫婆,老巫婆!”

  “柱子的妈就是个老巫婆!”

  可能是因为刚刚听到了柱妈的声音,两个小女孩连声说道。

  “孟吴小姐姐真是太可怜了,她被巫婆抓走了。”大玉和小玉哀叹到,同时语气中充满了对柱妈的不满。

  “怎么了?”澄天关注的问到,不知道柱妈哪里惹着这两个孩子了,“柱子的妈妈人很好啊,为什么说她是巫婆?”

  “总之就是大巫婆!大坏蛋!”

  “对,可坏可坏了!”

  双胞胎上下蹦跶,一左一右拽得澄天的袖子都快掉了。

  他只好带着两个人到木柴边的石墩坐下,耐心的与她们对话,“说来我听听?不喜欢总要有个理由吧?”

  “就是坏!她给爸妈打小报告,还告我们的状!”

  “对!抓我们,管我们,这不让干那不让干!”

  两个人一句接着一句的,把柱妈的缺点说了个遍,批的那是一个体无完肤。

  澄天担忧的心放了下来,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只是邻里间的小矛盾,柱妈也是好心看管,主要这两个孩子太闹腾了。

  聊了不少闲话,是时候问正事了,他按住两个乱动的孩子,蹲下与她们平视,“这段时间......村里有人失踪的事你们知不知道?”

  “知道啊。”大玉和小玉看着近在咫尺的澄天,脸上一红,分别说道。

  “那跟我讲讲,你们都知道什么?”澄天捏了捏两个人的小脸,虽然相隔只不到三岁,但在他眼里她们就是一对小孩子,“我现在也住在村里,所以想稍微了解一下情况。”

  “我来!”像答题一样,大玉自告奋勇的举手道,“大人们都不让我们去谷口旁边玩,说过去就会消失。”

  “对!还说不仅小孩会消失,老人也会消失,”小玉一本正经的复述到,“妈妈说孙婆婆就是去谷口等儿子然后不见的!”

  “本来我们是不信的!”大玉挥着拳头磨刀霍霍,话间瞬时转成失落,“结果栓子哥约定好年初会回来,却没有回来......”

  “那就是被谷口弄不见的!栓子哥从来没有骗过我们!”

  两张气鼓鼓的脸越说越气愤,突然,不知道是大玉还是小玉,来了一句。

  “后来采购队也不见了!”

  澄天一怔,“采购队是指什么?

  “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去给村里买吃喝用的叔叔阿姨们......”

  ......

  啊——

  如留声机般遥远,耳边传来孟吴的尖叫,澄天想都没想,往前方走去,后面的话音被他丢置一旁。

  “探查队的大人们太笨了,到现在谁也没找到!”

  “还不如我们自己来,那里肯定可以看到谷口,可惜上不去......”

  澄天快速的穿过中间的过道,火急火燎的向声音的来源——厨房而去。

  见孟吴背对着门口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个碗摔碎在地上,里面掉落出大大小小的黑色物质,柱妈稍有阴霾的立在对面,一言不发。

  他很快做出反应,上前半拖住孟吴,急声向柱妈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孟吴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她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妇人颤巍巍的蹲下收拾,嘴唇还有点发抖,澄天跟着低下身去,虽然他飞快的看过一眼,可真到手上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是一个一个满是爬腿黑色硬壳的蟑螂!

  大的小的,混杂在一起,装满碗里,散落了一地!

  不知道是炒的还是煮的,反正是死了......

  澄天的脑子里回想起初见田柱时,在草里看到的堆积物,好像那时就已有了预示。

  这就是他们的食物吗!!!?

  整个村子被关在山谷里,出不去也回不来,最后只能靠吃虫子生活!

  第一反映是恶心。

  他不禁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雪国列车”,当时便看得他毛骨悚然,里面低层人民吃的黑糕都是用蟑螂做的,那还是外表看不出来的情况下,光靠想象就让人头皮发麻,况且现在是直面的视觉冲击。

  “对不起对不起......”

  强忍着不适,澄天把地上的蟑螂都捡了起来,递给柱妈,嘴里还不停道着歉,极度的真诚使柱妈神色好了许多,缓和了情绪后,澄天拉着孟吴关上大门,回到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