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谋娶军妻 > 285自乱阵脚

285自乱阵脚

  轩昀霆这段时间,一直在特战队坐镇。

  A军区第17集团军这边,多数事情就由方渊代劳。

  这天,轩昀霆刚从训练场上回来,就接到了方渊的电话。

  “参谋长,在忙吗?”方渊问。

  “你有事?”轩昀霆问。

  方渊嘿嘿地干笑了两声,只说“想你了呗”。

  “说事。”轩昀霆干脆地说。

  一听轩昀霆的话,方渊立即停住了笑,清了清嗓子。

  “头儿,有事想跟你透个底儿。”方渊说着,忍不住往门口看了两眼。

  轩昀霆没出声,等着方渊往下说。

  “你升迁这事儿,板上钉钉了吧?”方渊问。

  “你想让我腾地方?”轩昀霆问。

  “唉,头儿,你别这么说,我的意思你一定懂。咱俩又不是外人,我就想跟你打听准了,如果有希望,想跟着你也一起往前进步进步。”方渊这次,语气里都是认真。

  轩昀霆顿了一下,他知道,如果跟外人说,一定以为他在打官腔。

  但因为对方是方渊,两个人虽然是工作上的合作多一些,可有些人,不用时间来衡量,就能确定他可不可交。

  “事到现在,还没准信儿。”轩昀霆说。

  “好,头儿,我知道了。只要你不走,我就没顾虑。”方渊说着,语气又恢复了之前的轻松。

  挂断电话,轩昀霆看着窗外,远处的训练场上,战士们还在训练,看着他们挥汗如雨地挥舞着拳头,轩昀霆都觉得,一身的爽快。

  这片用他们汗水浇灌的训练场,记录着他们的青春和梦想,还有他们对国家的赤诚。

  不想被多余的情绪,影响到自己,轩昀霆起身,又回了训练场。

  刚刚方渊的电话,绝不会凭空一时的心血来潮。

  但隔着电话,轩昀霆没有多问。

  办公室里,轩正琛看着监察部门,递交的崔营长的交代内容,心里是一阵愤怒。

  这些年,能让他真正发怒的事儿,不多了。

  这上面,崔营长仔细地讲述了,他们是如何通过小徐,将带毒的手绢,带进轩家的。

  在听说两个孩子发烧之后,他们立即在市儿童医院,安排好了人,等着给孩子接诊。

  不料,轩正琛却在半路,改了路线直奔军区医院。

  因为是军区医院,他们插手就不那么容易了。

  待周首长打通关系,计划着干预两个孩子的治疗时,所有能接触到孩子的环节,轩正琛都已经处理好了。

  尤其,他们发现,暗中有人,一直在保护着两个孩子和楚一。

  崔营长费了很长时间的劲儿,也没查出,这股暗中的势力,跟轩家的关系。

  这也是一直以来,周首长在没十拿九稳的计划好之前,没敢轻易冲轩家下手的原因。

  既然能发现他们,暗藏着的这部分势力,也算周首长有见识。想着这些,轩正琛的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关于这次晋升,轩正琛想听听这段时间以来,轩昀霆的想法。

  尤其,在两个孩子中毒之后,他相信,轩昀霆的心境,一定发生了变化。

  可在这件事没结果之前,恐怕轩昀霆都没空,能回帝都一趟了。

  一种怅然,在轩正琛心里萌生。可当对面墙壁上,合影里的那面军旗,闯入视线时,他的眸子里,变得坚定起来。

  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更相信轩昀霆的能力。想着这些,轩正琛放下手里的资料,拿起一边的文件,开始办公。

  现在,就是尘埃落定前的平静和风起云涌。所以,他要再次亲眼见证,正义永远都在。

  项首长随着首长去访问了。

  这是之前,两个人商量好的,不仅把周项分开,而且,也能跟周首长玩一玩心理战术。

  如果是平时,这招对周首长不见得奏效,毕竟,他也算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但是,现在,他可算正处在水深火热中。

  不但对他知底细的心腹,被关押。他本人也被切断了与外界联系的权利。

  这就像那个典型的心里故事,一个被蒙上眼睛的人,被告知,血管被割开了。

  其实,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只是把他身边的水龙头打开,他就那样被吓死了。

  而出国的项首长,在被点名随首长出访时,就担心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他本想先跟周首长通一下风,稳住他,别让他乱了阵脚,牵扯出自己。

  但他也仅是这样打算,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就已被“监视”了。

  虽然这种监视,不似周首长的被隔断与外界的联系,但高手间的较量,又怎么可能是一定见到硝烟呢?

  所以,项首长的这次出国,可以说是被动的,而且是,没有给他任何准备机会,就直接随着首长,登上了专机。

  但是,他这边的一切,周首长并不知情。

  而且,之前,两个人面对面时,项首长一再表现得,想跟他划清界限,担心被牵扯。

  将这些综合到一起,周首长已经在心里确认,项首长是想舍弃他,保存自己。

  这对于从未在算计上吃过亏的周首长来说,不仅是一次马失前蹄的失败。

  更是一次仕途,甚至生命里,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的抉择。

  在自家客厅里,周首长从落地窗前,走至门口。再从门口,走到对面的立式空调边。

  他一会儿跟自己说,要沉住气,不能自乱阵脚。万一这是轩正琛的又一次试探,自己岂不是中计了?

  但是,同时,他又反驳自己,如果这次自己判断失误了,错失了反击的最好时间,再没了翻身的机会,自己能输得起吗?

  这种纠结在他心里,翻腾着交织在一起。

  他就不停地在客厅里这样走着,步速时快时慢,就如他此刻的心境。

  以往,不管遇到再大的风浪,他都能让自己静下来,好好分析眼前的情势。

  可是这一次,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轩正琛不会给他时间,容他清晰地分析这些。

  轩正琛处理好办公桌上,最后一份文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该去接吕婉下班了。

  起身,拿起外套,轩正琛嘴角含着浅笑,步伐不疾不徐地走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