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释天九界 > 第八十五章 倒霉蛋

第八十五章 倒霉蛋

  “相传在遥远的贤者大陆,生存着一条叫巴魔蛇的巨蛇,巴魔蛇又粗又长,鳞片坚硬如铁,张口能吞下一间农舍,巴魔蛇在贤者大陆兴风作浪,打翻船只,吞食落水的贤者人,并且还伏击在水边行走的人。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贤者大陆的生灵滋养巴魔蛇,同样巴魔蛇也给贤者大陆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于是贤者大陆中诞生了一名英雄,传说他是神的儿子,名叫阿莱修斯。一日,阿莱修斯泛舟于湖面之上,突然湖心冒出一座“小山”,而小山迅速地移动着。阿莱修斯仔细一看正是巴魔蛇。

  巴魔蛇高昂着它硕大无比的头,吐着枝杈般的信子,涌起巨大的波涛,笔直地向阿莱修斯的小船冲了过去。阿莱修斯提剑向前,剑在巴魔蛇那坚硬如铁的皮肤上划过,并没有给其造成多大的伤害

  巴魔蛇愤怒了,一头扎进水里,巨浪将阿莱修斯的小船抛了起来,阿莱修斯紧握着剑,稳稳地站在船上,巴魔蛇突然从水中窜出,张开如山洞般的大口,想要一口将其吞下时,阿莱修斯奋起一跃,举起利剑向巴魔蛇的头砍去。正中巴魔蛇的眼睛,巴魔蛇疼地在湖中乱串,阿莱修斯抓住机会举剑向巴魔蛇头部猛刺,一番挣扎,巴魔蛇终于浮在水上不动了。

  岸上挤满了闻讯赶来的人,阿莱修斯让他们把巴魔蛇拖上岸,将蛇肉分食给人们,而将蛇骨则运回皇宫,用作了祭星台主体架构,原本是为了纪念阿莱修斯的英雄事迹,后来逐渐就成为历届大祭司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布鲁认真地说

  “原来是这样,你怎么对贤者大陆这么了解?”加米有些疑惑

  “你说,每隔一个周期,就会有一群与自己长的不一样的人来到自己生活的地方,难道你不会好奇?”布鲁解释说

  加米想了想点了点头。

  “那我们怎么去到那里呢?”扎西问

  “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忘记了你会飞么?”布鲁提醒扎西

  “噢,这个计划不错”扎西笑到

  三人在一个隐僻角落里,一直呆到了深夜。

  “准备行动!加米你就呆在这里,以防意外,如果两天之后,我们没回来,你就要制造混乱,然后趁机混进祭星台,找到那个使者”布鲁发出指令。

  加米点了点头,扎西掀开大氅,露出结实的羽翼。布鲁跳上扎西的背上说:“我们走!”

  扎西舞动羽翼,瞬间飞入高墙之上。一路上扎西利用自己的置空与时间差,避开了巡逻侦查,缓缓地降落到祭星台边上。突然从蛇口里走出两个人,其中一个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异常,于是低声说:“王、后、大祭司均在同一时间段内,同时失踪,正是我们夺取政权的最好时机,现在整个皇宫,都被大将军萨摩亚斯把持着,他坚信王、后、大祭司一定会回来,因此我们必须铲除他”

  另一个人说:“提米修斯,你这么做是大逆不道,我希望你回去深思熟虑,这一步如果走错,可是没有回头路的,今天我就当没见过你,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就当从来没有听过。就此别过”

  说完,这个人转身准备离开,没想到,提米修斯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匕首在黑暗中闪出一道寒光,提米修斯冲上去准备杀死与他对话之人。布鲁手疾眼快,砰砰两声,射出两发子弹,提米修斯瞬间倒下。那人转过身来,看到提米修斯拿着匕首倒在自己身后,有些愤恨。而黑暗中,看到一个矮小的人影,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一目了然。

  “多谢,朋友出手相助。”那人说

  布鲁丢出附魔石,附魔石的光将那人照亮,没想到亮光中的人正是那天去往金乌大陆的贤者使者。

  “怎么是你?”贤者使者充满了疑问

  “不仅仅是我,而是我们。”布鲁说

  听到这里,扎西也从旁边站了起来。使者更加疑惑了,布鲁说:“说来话长,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将这人的尸体尽快处理,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从长计议”

  使者听完,点了点头,扎西趁着夜色,将尸体带出皇宫,并弃之荒野。布鲁跟随使者来到他的住处。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使者问布鲁

  布鲁说:“我的朋友要去往通灵科技站,于是他们必须来到贤者大陆,而对于贤者大陆,我们能搭上线的只有你,而贤者使者的活动范围大都是在大祭司的周围,因此我们来到了祭星台,碰巧遇上了刚才的事”

  使者点了点头说:“提米修斯在皇城内,有一定的势力,他的消失,很快就会引发轩然大波,并且皇城内连续失踪这么多权贵,必会大乱。早在几日前,贤者大陆的港口就已经关闭了,通往外界船只,很难进出港口,因此如果你们想去往通灵科技站,除非拿到大将军萨摩亚斯的特赦令”

  布鲁用手捂住脸说:“噢,我们也太倒霉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布鲁六神无主地问

  “我会安排你们去见大将军,你们如实地将所有事情告知给他,大将军与提米修斯有嫌隙,因此,你们这么做其实帮他解决了一个政敌。但是为了平复提米修斯的势力,他可能会把你们交给他们,这样能够暂时安抚他们。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大将军事实求是,秉公处理维护你们,把案件当作无头案件,尽快安排你们离开,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知道你们的存在,这件事情就如同王、后、大祭司失踪一样,莫名其妙”使者分析说。

  “按照你对大将军的了解,他会选择前者还是后者”布鲁谨慎地问到

  “如果你问我,我认为大将军会选择后者,毕竟大将军是皇城内最公正,维护权威的同时,也敢挑战权威的人,在他眼里国家律法是唯一的衡量标准”使者解释说。

  “嗯,那尽快安排我与大将军见面,在大将军面前不要提及我的朋友,如果他选择前者,那么也只有我会陷入险境”布鲁说

  使者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