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西游之妖僧 > 第304章 三界末法

第304章 三界末法

  华山之巅,落雁峰!

  白云之间,俩身影!

  盘坐在石墩之上的是个道士,一身黄色的破旧道袍,左手拂尘上仅剩下几根毛,右手捏着兰花指,带着墨镜摇头晃脑。

  道士的跟前是个青年男子,穿着超大号牛仔裤,皮带仅仅能扣到蛋蛋上方,微微躬下的身子就像一个球。

  道士是号称华山第一算的算命先生,人称:华大仙。

  青年男子名叫陈祎,今年二十八岁,一个前来求签算命的普通人。

  “姓名,生辰八字先写上来!”华大仙一挥手里的破拂尘,指了指跟前的白纸。

  陈祎赶忙擦了擦手心的汗,抓起笔写了起来。

  华大仙待陈祎写完,盯着纸上的字看了一会儿,突然间脸色大变,很快又恢复过来。

  “陈祎,午马年六月初六午时一刻生?”

  陈祎闻言,赶忙附和道:“对对对,双亲虽然去的早,可这事儿不敢含糊的!”

  华大仙点了点头,冲着陈祎说道:“你这命可不怎么好啊,老道我倒是看出了一些东西,你想听听吗?”

  陈祎擦了下脸上的汗点了点头:“大仙儿您说!”

  “咳咳!”华大仙清了下喉咙,慢慢的说道:

  “你大学毕业四年,经历了三千零一次的面试失败,至今不曾有工作,可对?”

  “对对!”

  “恋爱两百次没有一次成功,甚至连女生的小手都没有拉过,可对?”

  “对......那个大仙儿,其实俺还是拉过一次的!”陈祎想了想,小声的辩解道,不过底气还真的不足。

  华大仙摇了摇手指头道:“NO,NO,NO,一根手指头怎么能算,再说了超过一秒钟了吗?不过就是不小心碰了下而已!”

  “卧槽!”陈祎心里暗骂了一句,算是彻底的服了:“这您老都看出来了啊?”

  “华山第一算,你以为是浪得虚名啊?”华大仙摆了摆手。

  陈祎眼珠子一转,球状身体向前一扑,直接抱住了华大仙的腿:“大仙儿神通广大,就救救小的吧,俺还想给老陈家留个后呢!”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把华大仙给吓了一跳,赶忙高呼:“放手!”

  陈祎死死的抱着就是不松手,开玩笑的,这老道可是他下半辈子的幸福,万一松手跑了咋弄?

  “你再不松手,老道就不管你了啊?”

  这一招管用,陈祎赶忙撤了双手,紧张的盯着华大仙,不过身体却没有后退,保证自己下一秒还能直接扑上去。

  “帮是可以帮滴,但是你也知道,现在什么社会?吃喝拉撒都要钱的不是?老道也要生活的,你没钱,叫老道怎么帮你?”华大仙难为情说道。

  陈祎一愣,他娘的也是啊,现在哪里还有免费的午餐啊,求人家办事没钱咋弄嘞?

  伸手摸了摸口袋,不出意外的空空如也......

  这一下可把陈祎急的满头大汗,赶忙擦了擦汗,却无意碰到了脖子上的绳子,顿时想到了办法。

  接着他赶忙从脖子上面取下了一条项链,本来的红绳早就成了黑色,不过那吊坠却雪白闪亮。

  看着那雪白的和尚坐在玉中,陈祎又有些不舍得了,因为这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件遗物。

  平时里想念父母的时候,全都指望着它了。

  这时,华大仙看到了,一把从陈祎手里夺了过去,在眼前晃悠了下,直接揣进了怀里。

  “行了,这块玉就当你的咨询费了!”

  陈祎这个郁闷啊,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用玉当钱呢,这边华大仙墨镜下眼睛撇了下他问道:

  “你到底还想不想破了身上的背运?”

  陈祎闻言回过神道:“当然想了!”

  “那老道问你,名字是什么?”

  陈祎闻言一愣,他娘的不是坡背运的吗?问名字干毛呢?

  不过却也乖乖的回答道:“父母所起,一个人的代号而已!”

  “大错特错,名就是命,懂吗?”华大仙高声矫正道。

  陈祎笑了,这他娘的不是胡扯吗?

  难不成取个名字叫皇帝,就真的成了皇帝?

  “老道知道你不服气,也不信!”华大仙停顿下继续说道:“不过老道没骗你,人的命天注定,取不好名字反而会受其害!”

  这种说法陈祎还是第一次听到呢,难道生孩子取名字还得算上一卦不成?

  “而你呢,这一世名贱,压不住陈祎二字,如果你爹娘当初给你取个‘狗蛋’或者‘粪坑’什么的,你早就生子当爹了!”

  华大仙的话陈祎不敢苟同,他印象中这陈祎两个字就普普通通的,在网上甚至找不到一个跟他重名的。

  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压不住了呢?

  他问道:“大仙儿,俺祖宗传下来就是陈姓,再说这个‘祎’不就是一种美玉的意思吗?”

  “拆开了倒没什么了,你哪怕叫个张祎也比陈祎要强上很多!”

  陈祎不服追问:“那大仙儿您就明说吧,历史上哪个牛逼的人叫陈祎!”

  华大仙笑了笑问道:“你知道唐僧吗?”

  “就是看着西游记长大的,能不知道吗?”陈祎翻了个白眼。

  华大仙点了点头,跟着问道:“那你知道唐僧叫什么名字吗?”

  陈祎愣了下,这还真的不知道呢,看电视和的时候就知道他叫唐僧。

  哦对了!

  “唐三藏、唐玄奘、还有......唐长老!”

  华大仙闻言摇了摇头:“那是称号,唐僧本姓陈,单字祎!”

  陈祎愣了下,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唐僧竟然叫陈祎。

  “唐僧,原名陈祎,法号玄奘,被人尊称三藏法师,因为是唐朝的僧人所以后来人称其唐僧!”

  他娘的原来是压不住唐僧的名讳啊,这让陈祎顿时觉得蛋疼,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竟然不如一个和尚,可是后半辈子的幸福还等着呢,只能妥协了!

  “您的意思是只要俺改了名字就行了?”陈祎眼神露出精光,仿佛幸福生活正在招手。

  “那是必须的,你看到那悬崖边的年轻人没有?”华大仙无所谓道。

  陈祎顺着华大仙的手指看去,落雁峰峭壁前还真的站着一个年轻人,一身笔直的西装,双手上举,仰望着苍穹。

  “大仙儿,那哥们干啥的?”

  “哼,他啊......研究生毕业八年,没有在一家公司供职超过一个月的,谈了三百个女朋友,二百九十九个给他戴绿帽,就是因为没有改名字,今日又来找老道来了!”

  “二百九十九个绿帽?”陈祎惊叹道:“这简直就是绿帽王啊,不过刚才您可是说他谈了三百个女朋友呢,最后那一个呢?”

  华大仙惋惜的叹道:“为了摆脱那个年轻人的纠缠,刚才跳下去了!”

  “跳下去了?”陈祎闻言怒了:“就算是再不想跟他做朋友,也不能罔顾生命啊,还有啊,大仙儿您神通广大咋不救她啊!”

  华大仙翻了个白眼:“世间这么多苦命的人,大仙儿我救的过来的嘛,不过给你个机会,那小子准备跳了,你去救吧!”

  他还准备跳?

  陈祎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迈着沉重的步子冲着那西装男子就奔了过去。

  他虽然人生中充满了悲哀,可还是有着一副侠道热肠的,碰不到就算了,既然撞上了哪有不救的道理呢?

  “老铁,想开点啊......”

  “不就是被带了绿帽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绿色代表健康,绿色代表希望,绿色代表着勃勃的生机呀!”

  可任凭陈祎如何的呼喊,那西装男子就是不搭理他,更是在陈祎快要接近他的时候,忽然冲着天空大声呼喊了起来:

  “苍天啊,大地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大山啊,小河儿啊,我呼唤你啊,你就全了我的心思吧!”

  什么叫全了你的心思啊?

  陈祎正想不通呢,那西装男一垫脚,身子就想冲着悬崖下落去。

  这下把他紧张的,也不管三七到底是二十几了,飞身就扑了过去!

  只是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二百来斤的体重哪能飞得起来啊,脚下一个趔趄,踢到一块石头。

  砰!

  一下子摔倒在了西装男的跟前!

  “救我......”陈祎大声呼喊,他发现两条腿竟然摔到了悬崖外面。

  “大山啊,有人替我去死了,我可劲的谢谢你啊......”西装男刚垫出去的脚猛然来了一个回收,稳稳的站在悬崖边,冲着大山继续的喊道。

  陈祎满头大汗再次高呼:“你大爷的快拉我一把啊!”

  “恩人啊,你去吧,我会想你的......”西装男悲切的说道。

  “想你大爷的......卧槽!”

  陈祎嘴里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就顺着悬崖边滑落了下去,顿时疾风呼啸,带起一阵飞鸟长鸣!

  “老子不想死啊......”

  这是陈祎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手 机 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