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东皇大帝 > 第66章 广陵郡郡守府

第66章 广陵郡郡守府

  西楚王岭,以王城‘楚王城’为中心,周围大小郡地星罗密布,如众星拱月般将楚王城围在中间。

  最靠近楚王城的,是上等郡地,然后是中等郡地,下等郡地距离楚王城最远。

  在西楚王岭之内,下等郡地是最多的,足有二十六个,然后是中等郡地,有十二个,至于上等郡地,只有五个。

  云峰郡,作为一个下等郡地,位于西楚王岭的边缘区域。

  从云峰郡到楚王城,需要经过一个中等郡地,一个上等郡地……其中,那个中等郡地,正是‘广陵郡’。

  广陵郡,作为中等郡地,占地比云峰郡辽阔许多,从广陵郡边缘区域前往广陵郡郡城,哪怕驾驭一匹汗血宝马不舍昼夜赶路,也要花费七天七夜的时间。

  从云峰郡郡城出发,到离开云峰郡,以汗血宝马不舍昼夜赶路的话,却又是只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

  正因如此,从云峰郡郡城出发,前往广陵郡郡城,即便以汗血宝马不舍昼夜赶路,也要花费十天十夜的时间。

  然而,汗血宝马虽是马中之王,却也有精疲力尽的时候,不可能不休息。

  所以,即便驾驭汗血宝马赶路,加上休息的时间,从云峰郡郡城前往广陵郡郡城,至少也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

  以一匹汗血宝马拉扯的马车赶路,花费的时间,在一个半月左右。

  而如果多上一两匹汗血宝马拉扯马车赶路,倒是可以更快一些抵达目的地。

  “少爷,郡城了。”

  一道声音从车厢外传了进来,令得吴南勋的目光亮了起来,脸上更难掩激动之色。

  三匹汗血宝马拉扯的马车,从云峰郡郡城出发,花费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抵达了广陵郡郡城。

  “到了?”

  声音传进来的时候,周东皇也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拉开车厢窗帘一看,看到了比云峰郡郡城更加繁华的街道和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

  “不愧是中等郡地广陵郡的郡城,非下等郡地云峰郡的郡城所能比。”

  周东皇暗道,有一种在地球的县城待久了进市区的感觉。

  “原以为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步入聚气六重……却没想到,这一路走来,心无旁骛的修炼,《四象独尊功》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

  对于离开云峰郡郡城以后,这一路走来的修为进境,周东皇非常满意,“如无意外,最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就能顺利步入聚气六重!”

  原计划三个月的时间,缩短了将近三分之一。

  而这一切,都是《四象独尊功》给周东皇带来的惊喜,越是长时间心无旁骛修炼,修炼速度越快,修为进境越大。

  过去,周东皇在云峰郡的青山镇和郡城修炼,三天两头会被打断,无法做到真正的心无旁骛。

  这一路走来,因为他们坐着的马车有广陵郡郡守府吴家的标志,以至于路上都没有马贼敢上前讨野火,偶尔遇到一些野兽,也都被充当车夫的两个吴家旁系子弟打发了。

  所以,他这一路都保持着心无旁骛的状态在修炼,以至于进境神速。

  ……

  广陵郡郡守府吴家,不只是豪门世家,而且还是广陵郡第一家族。

  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广陵郡郡守府,也就是吴家府邸,修缮的如同一座小皇宫一般,奢华无比,置身其中,有一种身在深宫大院的感觉。

  吴家府邸,金碧辉煌的客厅之中。

  周东皇坐在首位,随意的端起旁边桌上的一杯茶,放在嘴边慢慢品味着。

  阿福站在周东皇的身后,手中握着一杆通体黑红色的七尺长枪,正是周东皇昔日在云峰郡郡城神兵阁买的那杆玄铁重枪。

  下首,吴南勋这个吴家大少爷,还有那两个充当车夫的吴家旁系子弟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正因为有吴南勋在,一行人才能畅通无阻进入吴家府邸,来到这客厅之中。

  “现在,你肯定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你那身为广陵郡郡守的父亲叫过来,让他为你报仇吧?”

  周东皇放下茶杯以后,深深的看了吴南勋一眼。

  吴南勋喉咙动了动,终究是没有开口。

  “去吧。”

  周东皇淡淡说道:“去将你的父亲叫来……嗯,让他顺带叫上你们吴家所有的聚气六重武道修士,一起过来。”

  “就他一人,太没挑战性。”

  说到后来,周东皇摇了摇头,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笑容中的自信,更是仿佛能渲染到在场每一个人。

  原本,周东皇敢如此大胆的跟他一起回吴家,吴南勋就已经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一度认为周东皇是在找死。

  可现在,见周东皇如此自信,他心里却又是忍不住一噔,“这个周东皇……难不成有信心压住我们吴家?”

  不过,脑海中浮起这个念头的瞬间,又被心中仇恨滔天的吴南勋强行压下,“不……不可能!”

  “我现在就去找我爹,让我爹将他擒住,我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仇恨的怒火,在这一刻,彻底湮灭了吴南勋的理智。

  吴南勋离开客厅的时候,吴家的两个旁系子弟连忙跟了上去,同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那个少年给他们的压力,同样很大。

  离开客厅后,吴南勋直接去找他的父亲,广陵郡郡守府郡守,吴家家主,吴文涛。

  “勋儿,你回来了?”

  吴文涛,是一个身穿宽大青色长袍,身材中等,面容威严,留着八字须的中年男子,头上一半头发已经泛白,但一双眸子却是炯炯有神,闪烁着犀利的目光。

  不过,见到吴南勋,他犀利的目光却在瞬间变得柔和了下来。

  吴南勋,乃是吴文涛膝下唯一的一个儿子,正因如此,他不只对这个儿子疼爱有加,更在这个儿子身上寄托了很大的期望。

  他甚至打算在日后将广陵郡郡守之位传给他的这个儿子。

  “爹!”

  见到吴文涛,吴南勋目光一亮,原本绷紧的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三两步冲上前去,‘噗通’一声跪下,痛哭流涕的抱住吴文涛的大腿。

  “勋儿……怎么了?!”

  吴文涛脸色大变,他这个儿子他最了解,若非发生了天大的事,绝不可能这般失态。

  “爹,我的一身经脉被废了,日后没办法再承托您的厚望,接管郡守府了。”

  吴南勋面色痛苦,颤抖着声音说道。

  “什么?!”

  吴文涛脸色一变,随即蹲下身来,确认他儿真的被废了一身经脉以后,他的瞳孔急剧收缩,面色也在瞬间变得冰寒无比。

  这一刹那,吴文涛居住的这个院子里面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好几度。

  “勋儿,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的经脉,怎么会被废?”

  毕竟是广陵郡郡守,豪门世家吴家的家主,吴文涛很快便克制住了近乎湮灭自己理智的怒火,沉声问道。

  “爹,是那云峰郡的周东皇!”

  面对吴文涛的询问,吴南勋痛哭流涕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出,而随着他一番话下来,也令得吴文涛的脸色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杀了他们吴家的两个聚气五重武道修士,废了他吴文涛的儿子,还敢找上门来?

  “勋儿,他刚才真的说……让我叫上吴家所有的聚气六重武道修士一起过去?”

  吴文涛跟吴南勋不一样,后者被怒火湮灭了理智,他虽然愤怒,却仍然留有一丝理智。

  那个周东皇的,敢说这话,要么是脑子进水,一心求死……要么是,真的不惧他们吴家!

  就他儿跟他说的一系列事情来看,那个周东皇,显然不可能是前者。

  “爹,他肯定是在虚张声势!”

  吴南勋怒声说道:“不过,既然他想见识见识我们吴家的聚气六重武道修士,那我们就让他好好见识见识……只希望,到时他别被吓得尿裤子!”

  “勋儿,你冷静一点……那个周东皇,我们肯定是要试探的。但,在确认他只是虚张声势之前,我们吴家绝对不能进一步得罪他。”

  吴文涛比吴南勋冷静得多。

  片刻,吴文涛便让人去将现如今在吴家府邸的所有聚气六重武道修士叫到了跟前,包括他在内,一共四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齐聚一堂。

  吴家一共有五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其中一人最近出门了,在吴家府邸的只有四人。

  不过,不在的那人,只是吴家五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中垫底之人,他不在,对大局没什么影响。

  “帆叔,二弟,大长老……”

  吴家的三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到了以后,吴文涛开门见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们一一道出。

  三人,无一例外,全被吓到了。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一个照面夺刀杀了吴云枫和吴海浪两人?”

  吴云枫和吴海浪,在吴家的聚气五重武道修士中,实力都算不错,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被派到吴南勋这个吴家大少爷的身边,保护他。

  现在,得知两人被一个十七岁少年秒杀,到场的三个聚气六重武道修士,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

  “大哥,我们过去吧……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那个十七岁的妖孽少年。”

  吴家二爷,一个身材瘦削,长得和吴文涛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眼中精光一闪,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