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至虚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八尺男儿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八尺男儿

  在两人注视之下,方形印记越来越亮。

  已经在江海肌体之上跳跃着,都是闻到了肉香,痛苦可想而知,而且真气根本无法靠近,又是不到巅峰状态时三成的情况下。

  十几息如同十几年一般漫长,他的痛苦达到最大之时,印记离体了,江海无力地抬头想要看看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喘息之间,能看到那印记又是变化成了宝物模样,外侧一层好似岩浆一般,将江海吐出得气息蒸发成烟,也将内部尽是点亮。

  以它为中心,激射出一道道的炫彩,晶体转动,那一道道光也随之转动。

  双眼能看到之处尽数笼罩,而后竟是一点点向着湖中心而去。

  两侧的光线明显得变短,停立之时正在中心,而那一道道光线成了测量得工具,到每一处都是均等的距离。

  它要干什么?

  疑惑之间,晶体竟是直接冲入了水中,能听到不绝于耳的呲呲声,正是烙铁落入水中引起的水翻滚的声响。

  一点点隐入水中,光线却还在转动。贴近水面之时,那一簇簇的水草芦苇尽数折断,整整齐齐好似刀割,所以那光线是形同剑气一般的锋利物,这就是它自身的防御手段?

  终是彻底进入了水中,呲呲之声消失的一干二净,站在岸边无法看到中心的宝物,但能看到那一条条光线并没有消失。还在水中转动,搅起泥沙无数,原本干净清澈的水变得浑浊。

  浑浊中看到光线越来越暗淡,所以要么是湖底很深,要么就是光线正在减弱,到最后会彻底消失。

  四分之一柱香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湖中泥沙还在翻滚,却已经不见了宝物与那一道道光线。

  所以它是彻底离开了么,或许这就是那晶体的出处?等了许久不见宝物上升,江海起了疑心。

  它在下方干什么,亦或者说下方有什么,而且宝物弄出如此大的动静,为何不见暗中之人的出手驱逐?

  那人已经离开,亦或者说不能管这种东西?

  “湖底可能别有洞天,依我看我们还是等等,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有些反常。”

  摘星辰乃是神偷,对危险气息的捕捉异于常人,他此刻的开口也是江海的所想。

  两人只得在此等待着,直至天黑湖底依旧不曾干净,浑浊之物尚在翻滚不停歇。

  夜半,当月光散落之时,湖面好似披上了一层星辰编制的细纱,朦朦胧胧又冷冷清清,两人这般整整等待了一天也不见有任何的变化。

  下方必定发生了什么。

  “我看今天就这般浪费……”

  摘星辰的话还未说完便是给江海一把捂住了嘴,并且向着一旁的草堆而去。

  因为他听到了又一阵风,整整一天都不曾起风,只有两人刚刚到来时有了一阵,好似迎人之风。

  “有人来了,而且还是这个时候。”

  摘星辰这才闭嘴。

  片刻后有一个极轻的声音传来,借着月光两人看的清楚,是一个人,此刻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行,一边四处张望着,好似在担心什么。

  这般时辰并没有携带任何火源,仅仅是依靠月光前行,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他不可能这个时候才出发,也就是说此人可能就在附近隐藏着,等到此时此刻才出现。

  而他的小心翼翼又说明暗中还有人,就是先前阻挡自己的那个家伙?

  月色下他站在了另一处,与江海先前两人站立的位置相隔一段距离。

  而后是直接伸出手臂,月光照射下他手臂之上也有一处印记,大致一样但其中的纹络是不一样的,所以他是继自己与钟灵耶之后八人中的第三人。

  下一刻手臂之上的印记跳动起来,与江海不一样的色彩,更像是寒冰的力量。同样的是他的痛苦,咬牙切齿之间竟是发出了呻吟声,此人年岁也是不大,要不然声音不会如此的尖锐。

  片刻以后那印记才脱离而出,也是慢慢飞向湖中心,其尾部托着长长的光尾,就好似淡蓝色的尾翼一般,所到之处一片的蔚蓝。

  好似在天空中,又仿若置身于深海里。

  最后那宝物也是落入了水中,只有咚的一声响并没有江海之前的那般动静。

  又一件宝物,八件其中之一,必要的九人中的一人。他也寻到了轮回湖,所以轮回湖有故事,并非简简单单是胡氏的属地。

  男子做完这一切,重重的缓了一口气,显然痛苦并非只是自己一个人,那钟灵耶看不出,或许是因为他太过强大的缘故。

  气息还未彻底放匀,便是突然转头看向了江海两人处,与此同时手中一物极速扔出,大叫道“什么人出来!”

  他发现了自己,可自己并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江海疑惑着。

  看清那是一个飞镖之后,江海果断拔剑一剑斩了那飞镖,而后从草丛中走出。

  “你……你们……”

  男子看着两人也是将手搭在了剑上,向着江海两人慢慢走来,他没想到这个时辰竟然还有两人在此地。

  “你们到是可以啊,一直追杀我到此地,并且先行埋伏,到底还有多少人一并出来吧。”

  声音越来越大,已经严重扰乱了夜的宁静,但江海知晓他此举并非只是叫嚣。

  “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恶意,可能是还是同道中人,而且你此举是在玩火,相信你明白我说的意思。”

  男子迟疑了,停下了脚步,看着江海不停打量着,特别是手臂的位置,他在怀疑自己的话。

  男子确实在怀疑江海的话,因为他说了两点,这都不是寻常人能知晓的。

  其一就是同道中人,来到此地又是这个时候,很大可能就是另外几人。

  其二,便是玩火,此地有禁制而且是极其玄妙的禁制,这也是他花了极大的代价才了解的事,而对面这人竟然一语点破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海并没有回答,而是扬起了手臂,虽说印记已经离体,但烧灼的痕迹还在大致轮廓并未消失,而后江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男子这才走向江海。

  “你是何人?”

  “你是……”

  不同的语言相同的意思,江海与男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闻到,但声音极小,都明白暗中还有人在。

  “惊鸿”

  “楚天”

  “摘星辰”

  三人交换了姓名之后,江海与楚天便是相互打量了起来,目光所至自然是彼此手臂上的印记。

  “你说过你被人追杀?”

  楚天思索了片刻才回答道“确实,刘氏的人马。”

  ‘刘氏的人马,泰帝国疆域中能有如此魄力的刘氏,只能是帝国真正的掌权一族,他们竟然放下颜面追杀一个人。’

  江海陷入了思考中,楚姓并非大姓,所以必定不是什么隐世家族的,那么他有什么值得刘氏出手,难道就因为宝物印记?

  这一刻他想到了寂灭活佛的传人当时说的话‘日后你的信息将天下皆知。’所以当时的他或者说寂灭活佛已经推测出了这一切。

  “不仅仅是我,而是我们八人。”

  ‘我们八人,显然自己就在其中,那么被追杀的原因只能是因为印记。’

  对此江海也没有表现出太过吃惊,除了刘氏还有不少想要珍宝的贪婪之人找寻自己,多这么一股势力有算得了什么。

  “可否告知我,那湖底有何物?”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个人曾告知我要结束这一切就必须来到轮回湖,而之后的事你已经看到了。”

  果然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印记自我离体的。

  难道下方也有灵气一类的东西?

  此地又是陷入了安静中,暗中的存在不曾出手,而两件宝物也不曾露面。

  许久之后江海忍不住开口了“究竟是何人告知你这一切的?”

  “一个蒙面之人,其身形八尺有余如同铁塔一般的矗立,自始自终我并未见过他正面,但他的出现帮我压制了自得到此物之后就生出的痛苦。”

  八尺有余且蒙面之人?听到此处江海震主了。凌白桦曾说过,胡氏灭族那夜更夫就见到了一个身高八尺的人,天下之间高个之人不少,但八尺少之又少,是同一个人么?

  出现在无名城又指点了楚天,他与这宝物又有怎样的关系?是巧合还是注定,亦或者说他其实就是八人中的一人。

  “你可曾感受到他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气息?”

  楚天并没有回答,而是定眼看着江海,眼神中有质疑。江海这才明白他还有顾忌,毕竟自己接二连三的相问,若非有印记证明,想必此刻他已经认定自己是套取信息的刘氏族人。

  为了了解更多也为了彻底打消他的怀疑,江海只得将凌白桦所说之事告知,特别是更夫之死。

  听完之后楚天陷入了沉思中,许久之后才开口道

  “他身上确实有一股特别的气息,起初我以为他与我一样都是被诅咒之人,直到遇见你,我才明白并不是,他的气息很平稳,平稳的不似人,而且说话断续难懂。”

  “而让我相信他的只有一点,他能与我身上的印记产生共鸣,只要出现在我周围几里我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而这是你给不了的感受。”

  “嘶”江海吸了一口气,突然感觉那个身高八尺之人并不简单,他或许就是解开这一切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