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代名师 > 第201章 我管你是什么皇亲国戚,杀!(三更,一万六千字!)

第201章 我管你是什么皇亲国戚,杀!(三更,一万六千字!)

  三清观后院,雅舍。

  李璨美美地洗了一个澡,又吃过饭,才腆着肚子,往一座小院落走去。

  “周永,这次的货色要是不好,可别怪我翻脸哦。”

  李璨打着呵欠,一脸的疲惫,因为他昨天在凝香阁玩了一整晚,过程比较过激。

  那个清倌人还说不接客。

  哼,老子是一般人吗?老子是李子兴的五儿子,堂堂的小王爷,你问李子兴是谁?

  大唐帝国皇帝的亲弟弟,一母同胞,授封金陵,皇亲国戚中的皇亲国戚,可以说,李子兴是金陵城权势最大、地位最高的皇族。

  那么李璨,自然也就是最顶级的皇二代了,听清楚了,是‘皇’,比官二代不知道牛逼尊贵了多少倍。

  你一个清倌人在我面前拿什么架子?最后还不是乖乖的被我开了苞,玩了个半死?

  “我知道小王爷的口味。”

  周永呵呵一笑,他和李璨干这种坏事,也不是一、两次了,早熟门熟路了,至于被父亲知道了怎么办?

  呵呵,这还是父亲教的呢。

  周永其实想巴结的是李泰,毕竟那一位才是李子兴最宠爱的儿子,可是谁让人家才华横溢,瞧不上自己这种废物呢,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和李璨玩了。

  不过李璨在李子兴的几个儿子中,受宠程度也能排进前三,因为他的母亲曾经是江南第一名妓,色艺双全,颇受李子兴宠爱。

  再加上李璨继承了他母亲的优点,所以长得极其俊美,颜值高了,自然就能得到很多的机会和疼爱。

  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位小王爷俊美的皮囊下,是一颗恶毒变态的心。

  周永很有心机的,孙默你不是吊炸天,不把我父亲这个金陵排名前十的巨商放在眼中吗?那我给你找个更强大的对手。

  李子兴王爷如何?

  在他们这些人眼中,老子睡了你的女儿,你的妻子,那就是给你面子,你敢不服?分分钟弄死你。

  周永这一招,就叫借刀杀人。

  “都怪你,我本来打算睡醒了,给那个清倌人脸上刻个‘璨奴’的,这下没来得及。”

  李璨遗憾。

  “回去了刻也可以。”

  周永捧哏。

  “你不懂,做这种事,讲究的是一个意境,而且我怕那个清倌人跳井自杀呀,毕竟以前出过这种事。”

  李璨说完,哈哈的笑了起来:“不过她就算死了,我也要把尸体喂了狗,敢忤逆我,我会让她后悔生出来。”

  周永陪着笑,心头却是一阵冷笑,尼玛,都说我周永是恶人校霸,但是和这位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李璨根本不把别人当人看的,就像是斗蛐蛐用的蛐蛐,我管你死活,只要我开心就好啦!

  哈!

  李璨又打了个一个哈欠,昨天玩的太累了,就这,上午来了三清观后,还补了一觉,可是没用。

  “废渣。”

  周永鄙视,不过他不会给李璨休息的时间,要赶紧玩残了鹿芷若,然后给孙默送回去,让他看看。

  估计会气炸吧?

  哈哈,那个场景,肯定让人非常愉悦。

  嘎吱!

  小院的门扉被推开了,两个人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平日里,三清观后院是有人的,但是今天小王爷和周永来了,自然是要清场的,不然打扰了贵人的雅兴怎么办?

  这么一来,也方便了澹台语堂三人的潜入。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房间中。

  屋子的角落里,缩着一个双手被反绑的女孩,面容楚楚可怜,宛若一只走失的小奶猫。

  听到声音,鹿芷若抬起了头。

  “漂亮!”李璨大赞一声,抬手就拍在了周永的肩膀上:“你从哪找的这么漂亮的女孩?”

  “盛京来的!”

  周永找过鹿芷若的档案。

  “没问题吧?”

  李璨不是脑残,玩女人归玩女人,虽然大多数时候,父亲都搞得定,但是麻烦呀,而且免不了还要被训斥一顿。

  “没问题,小户人家出身。”

  周永给李璨吃了定心丸。

  “还是处子吗?”

  李璨咕嘟,吞了一口口水,非常担心听到一个让人不舒服的答案,毕竟这么美丽的女孩,如果不是完璧,可就不完美了。

  “送给小王爷的礼物,我都是精挑细选的。”

  周永撇嘴。

  “哈哈,做得好!”

  李璨使劲拍了拍周永的手臂,跟着就走了过去。

  鹿芷若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这是人渣,他的身上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小妹妹,我是大坏蛋哦,待会儿就要吃了你。”

  李璨戏谑,他最喜欢看猎物惊慌失措最后到绝望的表情了。

  “我不听!我不听!”

  “爹爹会保佑我的!”

  “老师也会来救我的!”

  鹿芷若嘀咕着,眼神中始终没有放弃希望。

  “老师?他这会儿能不能发现你丢了,都是个问题。”

  周永呵呵一笑,白鸟真人别的不行,拐人这活儿却是神乎其技,更何况是鹿芷若这种胸大无脑的呆萌妹。

  白鸟真人利用了一下她的善良,就得手了。

  ……

  澹台语堂、江冷、还有赢百舞,躲在不远处的墙根下。

  啪啪!

  江冷轻轻地拍了拍澹台的肩膀:“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

  澹台语堂示意继续等。

  “为什么?”

  赢百舞不解。

  “反正人已经找到了,也确定芷若没有受到伤害,那么接下来,自然是享受虐杀猎物的快感了。”

  澹台语堂耸了耸肩膀。

  在敌人最得意的时候,给予他们最残忍的一击,这简直是最美妙的事情,啧,不过说了你们也不懂。

  “……”

  江冷看着澹台语堂,撇了撇嘴角,虽然知道师弟有点精神不正常,但是没想到这么严重。

  “神经病!”

  赢百舞皱眉,起身就要去救人,以她的性格,才不在乎澹台语堂是不是生气呢。

  啪!

  澹台语堂拉住了赢百舞:“这种人渣,轻轻松松的弄死,太便宜他们了。”

  “不行,我不能让芷若受到一点儿伤害,不然无法向老师交代。”

  赢百舞拒绝,可是她刚站起来,就看到孙默单手拎着一个小道士,狂奔而来。

  “老师?”

  赢百舞欣喜。

  “这么快?”

  澹台语堂愕然,老师把大殿里的道士都搞定了?不,就算杀鸡,也不该这么快的呀?

  看来要重新评估老师的战斗力了。

  房间里,李璨蹲在了鹿芷若身边,伸手去撩她的发丝:“你叫呀?你怎么不叫呀?你不叫,我兴奋不起来呀!”

  李璨的阴阳怪气,满是变态的气息。

  鹿芷若很害怕,眼睛红红的,但是并没有哭出来,也没有大喊大叫:“父亲说了,要做一个坚持的女孩。”

  “哦?有多坚强?”

  李璨攥着鹿芷若的一缕发丝,就在说话的时候,眉目突然狰狞起来,猛的用力,往下一扯。

  “变态!”

  周永心说,老子的花样还是不如你呀!

  木瓜娘被拽的身子一歪,不过她依旧没有叫,而是看着李璨,语气认真:“我相信老师一定会赶来救我的,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呵呵,我现在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的”

  李璨露齿一笑,跟着抓住鹿芷若的头发,扯过来,准备强吻,可就在这个时候,破风声响起。

  唰!

  一柄染血的木刀疾速射来,狠狠地戳在了李璨的脸上。

  啊!

  李璨一声惨叫,身体被木刀的冲击轰的直接摔在了地上,噗,李璨吐出了一口鲜血,里面还有两颗牙齿。

  “啊,好疼,我的脸,我的牙!”

  李璨捂着脸颊打滚。

  “什么鬼?”

  周永悚然一惊,豁然转身,便看到孙默从身边冲过,到了李璨身边,抡起大脚,朝着他的脑袋就踹了过去。

  砰!

  李璨脑袋后仰,整个人就像陀螺一样转了起来,随后砰的一声,撞在墙上,才停下。

  “孙……孙默?”

  周永满脸都是难以置信,我眼花了?这家伙怎么出现了?

  “你他妈是谁?居然敢打我?”

  李璨咒骂:“我要扒了你的皮!”

  “老师?”

  原本抿着嘴角的鹿芷若,脸上立刻溢出欣喜,然后胸中的恐惧和惊怕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呜呜呜,老师,我害怕!”

  鹿芷若梨花带雨,凄苦无比。

  听着木瓜娘颤抖的嗓音,孙默火气更大,抬起脚,朝着李璨的脑袋就蹬了下来。

  砰!砰!砰!

  凶残三连击。

  李璨的脑袋就像被犀牛踩过,直接懵了,鼻子里咻咻的往外冒着血:“你知道是我谁?我是谁吗?来人,给我宰了他!”

  因为要干坏事,所以李璨今天没带护卫,毕竟以前来过好多次,都没出过事。

  李璨咆哮。

  “不准跑!”

  孙默怒吼。

  周永才不听呢,转身就跑。

  “哼!”

  孙默冷哼,身上涌出了大量的红色雾气,转瞬凝结成一个乾坤无相分身,追杀而出。

  “喂,人渣,此路不通!”

  轩辕破双手抱胸,抱着丈二银枪,堵住了周永的去路。

  “滚开!”

  周永怒喝,眼角瞥到赢百舞三人也从墙角窜了出来,正想着从哪跑掉,一记手刀,便砍在了脖颈上。

  砰!

  周永的身体顿时失去了知觉,瘫软在地。

  分身抓着周永的头发,然后把他拖进了屋子里。

  “老师!芷若!”

  李子柒要进去,被澹台语堂拦住了。

  “等等,接下来的场景,女孩不宜观看!”

  “我不怕!”

  李子柒推开了澹台语堂。

  “都怪你。”

  赢百舞瞪了澹台语堂一眼,明明可以提前救下鹿芷若的,澹台语堂非要等,这要是让老师知道了,肯定埋怨自己办事不利。

  赢百舞崇拜孙默,很在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看到拦不住几人,澹台语堂耸了耸肩膀,也跟了进来。

  “老大,咱们呢?”

  有小弟询问任老狼。

  “不听、不看、不管。”

  任老狼吩咐,这是他的处世哲学,不该过问的,千万别多看一眼,不然惹祸上身。

  看到李璨,李子柒的眉头皱起。

  “混账,该死,我是李璨,我父亲是李子兴,你知道吗?”

  李璨大吼,双眼通红的盯着孙默。

  孙默蹲在地上,揪住李子兴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扯了起来:“我知道!”

  “呵呵,怕……”

  李璨嘴巴里的那个‘了吧’还没吐出来,就被孙默按着脑袋,砸在了地板上。

  砰!

  满脸开花,鼻梁骨都断了,鲜血哗哗的往外流。

  “我爹爹是李子兴,是王爷!”

  李璨以为孙默把自己的父亲当成不知名的小卒了,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只是刚说完,脑袋又被砸在了地板上。

  砰!

  地板上的灰尘都被震了起来。

  “我说了,我知道。”

  孙默语气冰冷。

  “你知道还打我?我是皇亲国戚呀,真正的皇二代,打伤了我,你全家都要偿命。”

  李璨噗噗的吐着血,看着孙默冷静的脸庞,突然害怕了,这家伙是个胆大包天的变态。

  听到李璨自爆身份,赢百舞和江冷脸色剧变,别说小王爷,就是平常捕快家的孩子,他们都惹不起。

  轩辕破靠在门边,无动于衷,澹台语堂则是吹了一个口哨。

  “是吗?”

  孙默揪着李璨的头发,让他扬起了脸,跟着左右开弓,抽了上去。

  啪啪啪!

  耳光清脆。

  “我管你是什么皇亲国戚,伤害了我的学生,你才死定了呢!”

  孙默怒气冲冲,自己要是再来晚一步,鹿芷若这辈子都被毁了。

  听到孙默的话,除了轩辕破,五个学生眼睛一亮,好感度刷刷刷的往上涨,尤其是赢百舞,眼神狂热。

  叮!

  来自赢百舞的好感度+100,友善(600/1000)。

  “芷若,你要不要亲自动手?”

  孙默询问。

  木瓜娘摇头。

  “老师,我帮你杀吧?”

  澹台语堂自荐:“别让这种垃圾脏了您的手,而且我保证让他下半辈子投胎后,都没胆子再干一件坏事。”

  “不用!”

  孙默说着,掐住了李璨的脖子,准备掐断。

  “孙老师!”

  任老狼出现在了屋外:“我们发现了一个地窖,你还是来看一下吧?”

  “带路!”

  孙默松手,把李璨丢给了江冷:“带上他们两个。”

  任老狼擅长追踪,再加上拷问抓到的道士俘虏,很快就找到了一口干涸的水井,下去后,发现是一个地牢。

  滴答!

  冰凉的水滴,从头顶的石头壁上滴了下来,有一滴打在了李子柒的后劲上,让她下意识的一缩脖子,抱紧了孙默的胳膊。

  “有点臭!”

  李子柒皱了皱鼻子。

  空气中开始弥漫一股臭味。

  “女孩子,要不要回避一下?”

  任老狼提着油灯,在前面带路,路过一个转角的时候,看着李子柒,问了一句。

  “我不怕!”

  李子柒径直走了过去,然后整个身体就僵住了。

  在转角的那边,往前走几步,便是一个大坑,足足十多米深,里面除了白骨,还有三十多个女人,大的二十来岁,小的不过七、八岁,此时全都被扒光了衣服。

  看到灯光,这些被拐来的女人们立刻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如果不这么做,就要挨打,挨饿。

  “救人!”

  孙默皱眉。

  轩辕破和江冷立刻冲了出去,拆开了牢门,跳了下去。

  “该死的李璨和周永,居然干人贩子的勾当!”

  李子柒怒骂着,也不嫌弃地牢中的屎尿,跳了下去,帮助那些女孩。

  “去找衣服过来!”

  孙默吩咐。

  “嗯!”

  任老狼赶紧去办。

  “老师,这有两个重病的,快死了。”

  赢百舞喊了一声。

  在地牢的角落,还有两个奄奄一息的女人,浑身都是鞭痕和污秽。

  在任何时候,都不缺贞洁烈女,她们自从被抓进来,就没有服软过,于是遭到了最残酷的毒打和虐待。

  “我来!”

  澹台语堂立刻跑了过来,不过看到躺在那里的女人后,连脉都没有把,便摇了摇头:“不用看了,没的救!”

  “就算希望渺茫,也要救,啊!”

  李子柒过来了,结果话没说完,就吓的叫了起来。

  这两个女人,实在太惨了,一只眼被挖掉,鼻子被割掉,而且看样子,舌头也没了。

  至于手脚,全部被打断,身上全是伤口,因为化了脓,还有蛆虫在爬。

  “治疗!”

  赢百舞抓着女人的手臂,等着澹台语堂。

  “好吧!”

  澹台语堂无所谓。

  李子柒哆嗦着,直到被孙默抱住,才感觉到一丝温暖,这些人渣,真是不得好死。

  “去安抚那些女人。”

  孙默支开了李子柒后,蹲在了女人身边:“你们有什么遗言?”

  “唔唔唔!”

  一个女人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而另一个盯着地牢的入口,眼神中,全是对自由的渴望,对家人的思念。

  “我会帮你们复仇的。”

  孙默不嫌脏,抱起了女人,走向出口:“澹台,按照这个女人被虐待的方式,给那个小王爷和周永来三遍。”

  “没问题!”

  澹台语堂呵呵一乐:“这活儿我熟悉。”

  “记住,行刑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醒着,晕掉了,就没意义了。”

  孙默刚才殴打李璨,捕获周永的时候,已经用通络术,封死了经络,让他们无法动弹。

  “不关我的事,我没干过。”

  李璨要吓尿了,声嘶力竭的大喊:“我是小王爷,我爹爹是李子兴,我是皇亲国戚,你不能杀我!”

  只可惜这里是地牢,喊破喉咙,都没人听得到。

  “孙……孙默,我给你钱,很多钱,放了我如何?”

  周永脸色苍白,他是真的怕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不大了,孙默连皇亲国戚都敢杀,自己算什么?

  而且周永还意识到,自己可能给父亲惹出大麻烦了,搞不好整个周家都要完蛋,那可是百年基业呀。

  周永为什么认识白鸟真人?因为白鸟真人是父亲的座上客,而且在想想以前大家相处时的态度和交谈。

  父亲不会是这个人贩子组织的幕后黑手吧?

  孙默压根没有理会周永,这两个人,今天必须死,他现在有些后悔了,不该杀死白鸟真人,应该慢慢的折磨死他才对,不然太便宜他了。

  李子柒跟在孙默后面,捏了捏眉心,李璨杀了就杀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善后。

  “必须把事情闹大!”

  李子柒瞬间便有了注意。

  孙默抱着女人出了地牢。

  阳光洒在了女人的脸上,让她的身体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但是又因为一年多不见天日,又有些不适。

  “我会找到你的家人,也会给他们一笔钱!”

  孙默称赞:“我会告诉她们,你很棒,你到最后,都坚守着贞操。”

  女人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想要去拉孙默的手,可是因为骨头被打断,无法移动。

  几分钟后,女人死掉了。

  至于另一个,太虚弱了,连阳光都没见到,就死在了通往外面的台阶上。

  “老师!”

  鹿芷若扑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孙默:“呜呜呜,我好怕!”

  木瓜娘看到这一幕,是真的怕了,要不是老师赶来及时,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孙默道歉。

  “不,老师没错!”

  鹿芷若抱紧了孙默:“而且我相信老师一定会来救我的!”

  这不是安慰,因为鹿芷若就是这么想的,在呆萌单纯的木瓜娘心中,她觉得老师无所不能,一定会找到自己,惩罚邪恶。

  事实证明,自己是对的。

  “我的孙老师,果然超、超、超厉害!”

  叮!

  “来自鹿芷若的好感度无法计算,数字破表!”

  “恭喜你,因为鹿芷若对你的信任、感激、以及崇拜,你与她的声望关系,由尊敬直接晋升为崇敬。”

  “恭喜你,完成名师事迹,拯救学生!”

  “恭喜你,与一位学生的声望关系达到崇敬。”

  “综上所述,系统将奖励你一门职业学科技能书,习得后,你在这门学科上的造诣立刻提升为大师级。”

  “作为奖励,你可以选择任何一门学科!”

  随着系统的提示,一本比汉语大字典还要厚的技能书,掉落在了孙默眼前,它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非常诱人。

  “为什么不是直接提升为崇拜?”

  孙默不解。

  “这次只是小概率事件,并不能代表鹿芷若一辈子都对你崇拜!”

  系统解释。

  也就是说,如果孙默以后做出什么对鹿芷若伤害非常大的事情,也有可能让她从崇拜变成憎恨。

  “你知足吧,鹿芷若对你非常信赖,才直接提升了一个声望,否则的话,像这种救人,最多给几千好感度,就不错了。”

  系统经历过很多宿主,见过类似的状况。

  任老狼又出现了,不过看到孙默在沉思,没敢打扰。

  “怎么了?”

  李子柒作为大师姐,自然当仁不让的主持大局。

  “我们发现金库了。”

  任老狼吞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