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代名师 > 第173章 将军,孙默,你们输了!(2合1大章)

第173章 将军,孙默,你们输了!(2合1大章)

  在中州学府,响钟的次数和间隔时间长短,代表着不同的意思。

  十二下,间隔比较急促,则意味着要召开临时全校大会,学生们在听到钟声后,需要在一刻钟内,前往学校的荣耀大礼堂,列队等待。

  哪怕是正在上课的同学,也必须立刻停止上课,前去参加大会。

  “怎么突然要召开校大会了?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了吗?”

  校园中,很快出现了一群群的学生,一边议论,一边赶往大礼堂。

  周永作为校霸,虽然只上了一年的学,期间还有不少时间逃课,但是在中州学府还是很出名的,有没见过他的学生,但是没听过他大名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而孙默,又是最近风头最盛的新入职老师,一双‘神之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事关两个人,所以流言传播的极快,但是说什么的都有,其中还有不少人在传,说孙默妥协了,召开校大会是为了给周永道歉。

  因为周永的家世背景深厚,所以这条流言,相当有市场,也引起了不少学生的愤慨。

  “孙老师那么优秀,为什么要给一个校霸道歉?”

  得到过孙默指导的杨静,愤愤不平。

  荣耀大礼堂,足以容纳一万人,是中州学府历史悠久的建筑,顾名思义,每当有重大事件,有百年盛典、有荣耀加冕,有老师或学生获得成功时,就会在这里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宣布。

  各年级主任们已经到了,开始引导学生们,前往各年级的等待区列队,禁止喧哗的牌子,也竖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人在嘀咕,于是嘈杂声响成一片。

  大礼堂后台,1号休息室。

  孙默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鹿芷若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像一个斥候似的报告:“来……来了好多人!”

  木瓜娘的语气中,满是紧张,因为人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的像蚂蚁一样,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

  “老师,你这次可闹大了,要是开除不了周永,就丢死人了。”

  澹台语堂觉得孙默用的手段太激烈了,明明可以在等等的,至少也多收集一些周永作恶的数据,找一些证人。

  “开除不了,那就把他打跑!”

  轩辕破双拳一对,在他看来,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堵住那个周永,揍他两次,保证一个月后,他就不来学校了。

  顾秀珣赶来了,准备鼓励孙默一下,顺便问一问,有没有需要自己的地方,反正开除周永这种校霸,净化校园的环境,她义不容辞,只是不等靠近,张翰夫就怒气冲冲的从身旁冲过。

  砰!

  休息室的木门被一脚踹开了,张翰夫满脸铁青的冲了进来,看到孙默,就吼了起来。

  “孙默,是谁给你权利开除周永的?还召开全校临时大会?你问过我这个副校长的意见了吗?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中?”

  休息室外,有一些带星级的老师,他们地位尊贵,是不可能去大礼堂中等待的,所以在这里休息,连带着说说话,此时听到张翰夫的咆哮,都看向了一号休息室。

  顾秀珣左右观望了一下,立刻不着痕迹的走到了休息室旁,竖起了一只小耳朵偷听。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肯定没把你放在眼中呀!”孙默耸了耸肩膀:“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你有哪怕半点值得我尊重的地方!”

  在场的都是老师,听力都不差,虽然孙默声音不大,但是休息室的门又没关,所以大家都听到了这句话,不由的惊呼不已。

  嚯!

  这个孙默,头是真的铁!

  说出这种话,真是一点面子都不讲了。

  “啧,好嚣张,不过我欣赏!”

  顾秀珣撇了撇嘴角。

  叮!

  来自顾秀珣的好感度+20,友善(50/100)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张翰夫咆哮,猛的踏前了一步,因为五短身材,长得像一个土豆,所以这种生理上的缺憾,让他对精神上的尊重更加看重。

  孙默的言语,如此冒犯,让张翰夫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不停地咆哮。

  李子柒、赢百舞、还有江冷,第一时间就站在了孙默身旁,意思不言而喻,要和他共进退,轩辕破脚没动,但是抓住了‘银酱’,随时准备开干。

  鹿芷若则是像一只被惊吓到的小兔子,躲到了孙默身后,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然后露出脑袋,朝着张翰夫呲牙。

  澹台语堂撇嘴,这个张翰夫,要不是有那个李子兴王爷扶持,王素又把心思放在修炼和教授学生上,不喜欢管理学校这种工作,不然哪有他掌权的份儿!

  当然,张翰夫管理能力是有,但境界毕竟太低了,无法服众,做个副校长,担任一些辅助工作绰绰有余,但是想当校长,执掌一所豪门名校,只能说他想多了。

  “你身为副校长,在我面前这么大吵大闹,不觉得掉身价吗?还有你最近便秘了?嘴巴很臭耶!”

  孙默说着话,用手捂住了鼻子。

  休息室外的老师们,目瞪口呆,孙默这嘴巴,好毒,不愧是孙黑犬,谁都敢咬。

  “卧槽你!”

  张翰夫忍不住了,抬手就要打爆孙默的头,不过一道冰冷的呵斥,让他停下了手。

  “张副校长,你要干什么?”

  安心慧冷着脸,仿佛幽灵一样,出现在了孙默身前。

  “厉害!”

  李子柒惊叹,单看这一手,就知道安心慧实力很强,而且这显然也是在威慑张翰夫。

  你要是敢动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安心慧,是不是你授意他这么干的?”

  张翰夫咆哮,在他看来,一个孙默,不过刚入职,哪有胆子和自己硬杠,肯定是安心慧给了他底气。

  安心慧刚要回答,就感觉孙默的大手按在了肩膀,跟着用力,把她推到了旁边。

  “让一让,你挡到我了!”

  孙默把安心慧拨开了。

  “诶?”

  安心慧傻眼了。

  顾秀珣躲在门口,露着一只眼睛,往休息室里偷瞄,她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你的后台好不好,你居然还嫌她碍事,把她推开了?

  不过在看到孙默那双宛若星辰一样清澈深邃的眼睛,直视着张翰夫,毫无退意的时候,这个抖M突然醒悟了过来,这个男人,不喜欢躲在女人屁股后面,哪怕是一秒钟都不行。

  看到孙默这幅不服软的模样,张翰夫更生气了,开口狂喷:“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是正义的使者?在铲除校霸,还学生们一个清净的校园?”

  “你真是自大与狂妄,你一个新老师都能看到的问题,我们这些经验丰富的校领导会看不到?可你想过没有,我们为什么没有开除他?”

  “不是做不到,是不能做!”

  “你看过中州学府这几年的财报吗?这所学校的财政早就入不敷出,出现巨大赤字了,而周永的父亲,每年都会捐赠给学校一百万两白银,你知道那是多少钱?能养活多少人?你现在开除周永,万道学院的曹校长下午就能登门,去邀请他入校。”

  张翰夫的不满和愤恨,全部爆发了出来。

  “一……一百万两?”

  赢百舞目瞪口呆,她活了十三岁,要不是孙默,她连一两银子都没机会摸到,这个数字对于她来说,不,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祖宗十八代加起来,都不一定赚得到。

  “你知道你的未婚妻每天吃的是什么?经常啃烧饼,吃咸菜,这是一位三星名师该有的伙食?还不是为了多省几个钱?”

  听到这番话,休息室外的老师们咋舌,他们知道学校的财政状况不太好,可是没想到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了。

  孙默沉默,心中却是对张翰夫的口才和诡辩给了一个九分,不愧是当领导的,黑的能说成白的,煽动情绪,简直信手拈来。

  张翰夫知道他自己风评不好,所以把安心慧抬了出来,说她如何吃苦,一下子就把学校的艰难处境衬托了出来,这也就格外的显得那一百万两白银是何等的弥足珍贵了。

  “安心慧和王素就是两个理想主义者,可事实上,理想填不饱肚子,人活着,就要吃饭。”

  张翰夫讥讽,不着痕迹的表现他的功劳:“没有我竭尽全力维持这所学校,它早垮了。”

  “说话呀,你不是要开除周永吗?那我问问你,他父亲停了这一百万两的捐赠后,你给补上吗?”

  张翰夫冷哼:“不补?那大家下个月的薪水都开不出来了。”

  孙默看向了安心慧,这个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消瘦苍白,一看就是亚健康状态,要知道对于一位修炼者来说,能把身体累到这种程度,可见她是多么的辛苦。

  而且她说出全力支持自己那句话,是真的下了大决心的,这一百万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是真的会压死人的。

  人活着,就要吃饭,开不出工钱,老师们或许还好,但是工人们绝对要闹事的,毕竟他们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家人的肚子着想呀!

  “你知道现在除了老师,学校有多少员工吗?二千二百六十人,你算过吗?这意味着他们背后是二千二百六十个家庭,他们可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开不出工钱,就有这么多家庭会饿肚子。”

  顾秀珣站在门外,听得头皮发麻,一个家庭,至少得有四、五口人,顶梁柱拿不回这笔工钱,大家喝西北风呀。

  “哎!”

  顾秀珣叹了一口气,孙默这一次,怕是要吃瘪了,除非他能弄到一百万两赞助金。

  可谁傻了,会凭白无故的捐赠给中州学府这么多钱?

  要是以前,学校还是九大豪门之一,那些富豪巨商,达官贵人绝对是抢着送钱,而且安心慧还能挑挑拣拣,风评不好的巨商,就算是双手奉上一百万两,她都可以不无视。

  但是现在不行呀,谁让中州学府衰败了呢!

  “孙师这次莽撞了呀!”

  “心意是好的,但是方法不对!”

  “太急迫了。”

  “但是难道为了钱,就要妥协?”

  老师们议论了起来,有人觉得孙默不对,也有人觉得没错,不过更多的,见证了学校的虚弱,开始准备后路了。

  在这所学校,没发展前途的。

  安心慧瞟了门外一眼,小白牙咬着红唇,眼睛有些红红的了。

  张翰夫这个家伙,把这番话说出去,就是为了逼宫,为了给他自己正名,把他打造成中州学府的救世主。

  可是这话一出,学校的人心就散了呀。

  没有钱,谁跟你干?正如张翰夫所说,理想不能当饭吃。

  “怎么不说话了?你刚才的志得意满哪去了?”

  张翰夫得势不饶人。

  “张副校长,钱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负责的。”安心慧再次上前一步:“周永这个学生,必须开除!”

  “好呀,开除呀,然后没了钱,发不出薪水,等不到今年联赛出排名,咱们学校就要被圣门降级了!”

  郑清方嗤笑。

  “不,连降级都不用,而是直接废校了。”

  圣门对各大学校,每年都有考核的,为什么中州学府到了摘牌除名的边缘?不仅是成绩太差,学校的经费赤字也是个大坑,连基础的运营维护都没钱做了,还怎么上课?

  “我肯定会负责的!”

  安心慧也只能这么说了,她其实有挽救计划的,但是至少六个月后,才能初见效果,所以这六个月,是关键。

  “呵,我再说一点,以咱们学校现在的名气,根本邀请不到名师,你要敢开除周永,许邵元立刻就会辞职,搞不好还会带着几个关系不错的名师一起辞职,这个损失,怎么算?”

  张翰夫火力全开,他决定了,趁着这个机会,今天就彻底把这两个人踩进泥土中,向全校老师们证明,安心慧根本管理不了这所学校。

  张翰夫的助理,出现在了休息室外。

  “怎么了?”

  张翰夫没好气的呵斥,怎么这么没眼色?没看到自己喷的正嗨吗?

  “两位校长,半小时到了!”

  助理提醒,因为距离钟声响起后半小时,就该召开校大会了。

  “知道了!”

  张翰夫挥退了助理,瞪向了孙默:“知道错了吗?知道错了,就趁着这次校大会,给周永道歉。”

  “你说什么?”

  李子柒顿时恼了:“你让谁道歉呢?”

  “就是,老师又没错!”

  鹿芷若很生气,呲着牙,想咬张翰夫。

  这要是别的学生开口,张翰夫早一发不学无术光环丢过去,惩罚她了,可是对于李子柒,他不敢。

  “总之这件事,你给我负全责!”

  张翰夫说完,挥袖离开。

  1号休息室中,顿时安静了起来,不过气氛非常压抑。

  江冷很担心,老师这次,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老师,我还有一些私房钱!”

  李子柒咬了咬牙,要是不开除周永,老师就会成为全校的笑柄,可是一旦开除,学校没了那笔赞助金就完了。

  这可真是一个死局!

  “老师,我……我……”鹿芷若‘我’了两声,突然哭了出来:“呜呜呜,我没钱!”

  我真是好该死呀,平时为什么要吃那么多?早餐竟然还要吃一个蛋,要是把钱节省下来该多好?

  顾秀珣站在门口,靠着墙壁,望着天花板,绞尽脑汁,如果是自己遇到这种危机,该怎么办?

  不,以自己的智商和情商,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小默默,别担心了!”

  安心慧突然笑了,宛若盛夏的百合花一般绽放,她撩了撩发丝,轻笑安慰:“那个周永,必须开除,快振作起来,去执行你身为老师的责任。”

  “可是……”

  李子柒心说,经费怎么办?难不成等着工人和老师上门讨薪?那这所千年名校的名望可就全完了。

  “我知道这几天,你老师的威信,一再受到周永的挑衅,没能让你在中州学府体会到做老师的快乐,是我的失职,我在这里道歉!”

  安心慧鞠躬。

  “你言重了!”

  孙默微微一笑,推开安心慧,走了出去:“小麻烦而已,现在,让我结束这一切!”

  “小麻烦?”

  澹台语堂啧了一声,觉得老师好能吹。

  其他老师,听到这话,都在撇嘴,觉得孙默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不过年轻人,没有工作经验,斗不过张翰夫那条老狗,也是正常。

  谁成长的路途上,不都是吃了很多亏的?

  “年轻人,吃亏是福!”

  潘毅倚老卖老,安慰了一句。

  孙默没搭理他,走向了通往大礼堂的走廊。

  潘毅表情一变,脸面有些挂不住。

  “哎!”

  夏园叹气,这就是现实呀。

  孙默走了一段,突然停下了,因为通向大礼堂的甬道中,接近一米九的王素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渊渟岳峙。

  “孙师!”

  王素一开口,整个后台的议论,瞬间鸦雀无声。

  老师们震惊的看着王素,耳朵中,全是他称呼孙默的那句‘孙师’,我的乖乖,整个金陵城,就连万道学院的那些老师们也知道王素是个完美主义者,对老师和学生的要求极高,等闲的精英,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可是现在,他竟然称呼孙默为‘孙师’?

  “呵呵,我一定是听错了!”

  一些老师嘀咕。

  “王师!”

  孙默打招呼,对与这位老师,他觉得还不错。

  王素面无表情,什么话也没有说,侧身退后一步,让到了旁边。

  孙默走了过去。

  “我就说嘛,王师那么高傲的人,怎么会欣赏一个新老师呢?”

  “可是听说他之前招募过孙默呀?”

  “那你一定是听错了!”

  “是呀,就算以前招募过,看现在这么冷淡的态度,也不可能要他了!”

  老师们嘀嘀咕咕,孙默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就算王素之前看好他,现在也会改变态度了。

  要知道,王素可是完美主义者。

  易佳民看到这一幕,开心的几乎跳起来,脱光了来一段草裙舞,孙默越倒霉,他越开心。

  “哎!”

  杜晓替孙默感到不值,他明明是为了学生考虑,又有什么错呢?不过自己还是努力提升境界和教学能力吧,要是中州学府倒了,自己也能找到新的工作,不然就要喝西北风了。

  像他们这些没有拿到星级的老师,是最发愁的,去其他学校免试,即便成功了,也要重新开始了熬资历了。

  “诸位老师,入场吧!”

  王素说完,率先进入了大礼堂。

  老师们互相看了看,也沉默着,各怀心思,走进了大礼堂,开始落座。

  ……

  另一间房间,周永正不爽的等候着,看到张翰夫推门进来,他立刻质问:“怎么样了?”

  张翰夫眉头一皱,他不喜欢周永这个语气,不过想到他的老爹和老师,他只能忍下。

  “搞定了,孙默会在校大会上给你道歉!”

  “真的?”

  周永眼睛一亮。

  “孙默开除了你,从哪去找一百万两来?他讨厌你,可也得为安心慧,为这所学校考虑,难不成眼睁睁地看着它废校?”

  张翰夫心目中,还以为现在的‘孙默’是那个本尊,把安心慧的一切看他自己的命还重,所以为了这所学校,他绝对会道歉的。

  “很好,不过我光要他道歉,我还要开除他!”

  周永狞笑:“想开除我,我就要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周永,你别太过分!”

  张翰夫皱眉,呵斥出声,他不爽孙默,也想开除他,但是这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学生来说。

  “呵呵!”

  周永虽然坏,但是知道适可而止,不过对于这所学校,越发的鄙夷了,等完成了老爹交代的事情,搞臭了这所学校,自己就去万道学院,不,去擎天学府看看吧。

  那所九州第一学府,才该是自己的归属,才配得上自己的才华。

  “没事的话,我就去大礼堂了!”

  周永眼睛乱转,又动起了鬼心思,等一会儿,该怎么羞辱孙默呢?仅仅是在全校师生们面前给自己道歉,可不够!

  本大少爷要让你身败名裂,滚出中州学府,再也当不成老师!

  不然这口气,怎么出的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