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代名师 > 第7章 登门请教

第7章 登门请教

  办公楼,校长室。

  一位穿着月白色长袍的美女正在伏案工作,乌黑的长发盘起,用一根木质的发簪简单的扎在脑后,不施半点粉黛,却依旧清丽脱俗,美艳无双。

  房间中,有低沉的呼吸声,还有夏风拂过,翻动纸页的声音,配上淡淡的薰香味,一股知性的气息悄无声息的弥漫开来。

  周琳推开门,放轻脚步,走了进来。

  “钱家的门房说钱老出门访友了,连您的拜帖都没收,显然是不想见大小姐!”

  周琳咬了咬唇皮,语气不忿,她是安心慧的女助理,负责处理一些日常杂公务。

  私下里,周琳会以大小姐称呼安心慧。

  “不要乱说,钱老可能真的不在家!”

  安心慧的声音平淡,不见一丝波澜。

  “我看他根本就是不想来招生大会。”

  周琳冷哼:“我听说,他已经答应了万道学院校长的邀请,准备成为他们的客座名师了。”

  金陵城有学院十几座,以前最出名的无疑是中州学府,只不过随着不断衰落,现在已经被万道学院超越。

  带来的后果,不仅是优质生源被抢走,连名师们都会将万道学院作为第一选择,至于普通老师们,只有明确得知不会被万道学院聘请后,才会来中州学府求职。

  安心慧沉默,她知道,中州学府的号召力几乎降到了冰点,她正在试图扭转这种局面,可哪有那么容易。

  “大小姐,要赶快想个办法了,这已经是被挖走的第七位名师了。”

  周琳心焦,一所名校的底蕴,最直观的一点,就是看其拥有的名师数量,一旦连名师都没有了,那还有什么资格冠以名校的头衔?

  “嗯!”

  安心慧止住了叹气的冲动,在外人面前,她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软弱和颓废:“对了,他怎么样了?”

  “很好!”

  周琳知道安校长说的是她那个未婚夫,一想到那个家伙,她就觉得生气,安心慧可是天机学府的首席毕业生,倾城榜上排名第七的大美女,智慧与美貌并重,那个孙默凭什么娶她?

  “他应该在埋怨我吧?”

  安心慧蹙眉。

  “他敢?”

  周琳的声音顿时拔高了十度:“自从接住这个烂摊子,您都忙得焦头烂额分身无术了,而且学校的事情,又不是您一个人说了算?”

  “我当时应该坚持一下的,孙默被丢去后勤,连实习老师都当不上,对一个毕业生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

  安心慧有些后悔,当初应该顶住那几位施加的压力的,她明白,那几位打压孙默,其实是给自己下马威。

  “他要是连这个困难都搞不定,趁早自杀算了。”

  周琳讥讽:“你也别奢望他替你抗下这一切了,就那个孙默,没可能的。”

  ……

  中午的时候,戚胜甲能动了,但是右臂和左小腿麻木、僵硬、摸上去硬邦邦的,就像摸着一块石头。

  “你还是去找医师看看吧?”

  王浩把午餐打了回来,放在桌上:“少吃一点吧!”

  “进斗战堂肯定是没戏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尽量别残废了。”

  严立呼噜呼噜的喝着米粥,要是平时,他才不会待在宿舍里,但是今天不同,看到讨厌的戚胜甲那张绝望的脸,他就开心的想哼小曲。

  “少说两句吧!”

  周旭叹了一口气。

  “关你屁事?我关心戚胜甲,不行吗?”

  严立吼了回来,神态嚣张。

  戚胜甲呆呆的坐在床上,望着地板发呆,已经半天没说话了,如果自己残废了,真不如自杀,还能给家里少添一些麻烦。

  “你肯定是练功练坏了身体,要不去找一位名师请教下?”

  周旭懒得和严立吵嘴。

  “你当名师是路边的石头呀,你们想找就找?”

  严立翻了一个白眼,周旭真是异想天开。

  本来表情呆滞的戚胜甲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挣扎着下了床铺,他想起了昨晚遇到的那个孙默,他说过自己这么练不对,而且还特别提醒过要注意右臂和左小腿,不要用力过猛。

  “难道他早就看出了我身体的问题?”

  想到这里,戚胜甲有些后悔了,昨天不敢怠慢人家的。

  “你干什么?”

  王浩扶了一把。

  “我……出去散散心。”

  戚胜甲想解释,可是看到严立在场,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实习老师住的地方很好找,戚胜甲很快就问清楚了孙默的宿舍号,只是走到门前后,又犹豫了。

  “自己昨天的态度可不好,万一人家不指点自己呢?”

  除了这个方面,戚胜甲也觉得自己有些病急乱投医了,一个助教都当不上的毕业生,能指点自己?

  鲁迪拎着一个陶盆回来了,看到戚胜甲站在门前,便压低嗓音询问:“你找谁?”

  问完,鲁迪便暗暗的懊恼了一下,声音有点大了,太过于突出老师的威严,而忽视了亲和力,还要继续锻炼呀。

  戚胜甲脖子一缩,避开了鲁迪的视线,往后退了几步。

  鲁迪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进了门。

  黄昏日落,倦鸟归巢。

  袁丰抱着一摞书回来了,进门就问:“那个学生怎么回事?”

  “不知道,下午来了好几次了。”

  鲁迪的面前放着一盆猪脚,他在用心的给它们拔毛,这可是要送给老师的,必须尽善尽美。

  “是不是来求教的?”

  袁丰好奇,说着话,张生也回来了。

  夜幕降临了,戚胜甲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们说,他是不是想求指教,又不敢开口?”

  鲁迪下意识的整了整衣襟。

  “要找也是找张生呢!”

  袁丰拍了下马屁,在他看来,张生十有八九要留校,现在打好关系,准没错。

  张生没有说话,但是倨傲的表情,足以说明他也在关注那个学生。

  “要不去问问?”

  鲁迪提议,他还有些奢望,如果是找自己呢?

  “要去也是张生去呀!”

  袁丰撺掇:“学生漏夜前来求教,这要是传出去,对名气也有好处!”

  张生早打定了主意,那个学生不敲门,自己就不主动去询问,毕竟实习老师也是要有格调的,不能屈尊降贵,可是听到鲁迪的话后,又觉得有道理。

  “快去吧,看看这家伙要请教什么?”

  鲁迪催促。

  “嗯!”

  张生起身,把衣服上的褶皱抚平,这才施施然走出去。

  “你站在门前,可有什么事情?”

  张生询问。

  “我……”

  戚胜甲吞了口口水:“我找孙默……孙老师。”

  听到孙默两个字,张生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又忍住了,学生来求教孙默,自己上赶着跑出来,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可就丢人了,所以必须问清楚。

  “你找他干什么?”

  张生问完,又自嘲一笑,觉得自己多心了,孙默那么垃圾,就算是脑残的学生,也不会找他请教呀!

  “请……请教!”

  戚胜甲的声音更小了。

  “什么?”

  张生却是破音了,就连躲在屋子里偷听的鲁迪和袁丰也是满脸懵逼。

  戚胜甲低下头,挪动脚步,想要离开。

  “站住!”

  张生语气微怒:“孙默不在,你要请教什么?我来替他解答!”

  张生其实不想管这个无知的学生,但是不能让他这么走掉,不然岂不是说自己不如孙默?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掉这个学生的问题,证明自己的教学实力高超。

  “我……我的手和腿残了,想请教一下,是什么原因?”

  戚胜甲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张生愕然,随即脸色就变得一片铁青,喝叱出声:“混账,我看你不是手残腿残,而是脑残,你要是有病,怎么不去找医师?”

  张生骂完,转身就走,在他看来,这肯定是某些竞争者的阴谋,来诋毁自己的声誉,降低自己留校的几率。

  “肯定是孙默干的!”

  袁丰指责:“他嫉妒你的才华,想把你也拖下水。”

  鲁迪装起了缩头乌龟,继续给猪脚拔毛

  砰!

  张生气的把茶杯砸在了地上,心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不行,明天就要找几个学生,让他们分批来向自己请教。

  不就是刷声望么,谁不会?

  “孙默这家伙,实力没多少,鬼心思倒是不少。”

  袁丰摸着口袋,盘算着自己有多少钱,能请几个学生托,又担心被校方发现后,会被直接开除!

  这一晚,除了鲁迪,张生和袁丰都没有睡好,大清早,他们就起床了,结果一出门,看到戚胜甲卷缩在门前不远处。

  “孙默这次真是下血本了,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袁丰讥讽。

  “哼!”

  张生看都没看戚胜甲,这种差生,一辈子都没出人头地的机会了,和这种烂泥说半个字,他都嫌脏。

  食堂,孙默一边吃着素包子,一边看着漂浮在眼前的那本金灿灿的书籍发呆。

  昨晚零时,幸运宝箱刷新,他以为又会抽到一小撮泥土,谁知道跳出来的却是这本书。

  按理说,抽到了奖品,应该开心,可看着这本技能书的名字,孙默满头雾水,甚至还有点儿小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