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术达人 > 第六十三章 钟声一响佛开慧(上)

第六十三章 钟声一响佛开慧(上)

  日光从窗户纸上打下来,光晕成圈,梨木红漆的大床上,李达捂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

  就像是宿醉中醒来,脑袋挤入了浆糊,记忆断断续续,胸前一股闷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手掌无意触碰一种柔软。

  李达转头一看,表情一下子变的相当精彩。

  十三四岁大小,穿着一身亵衣,露出白嫩双肩与大腿的小姑娘,正贴在自己身上睡的正香。

  等等,这小萝莉不会是小白口中的雏儿吧,昨天晚上,对了,昨天晚上王龙蛇先到这屋子里,这可怜的小萝莉该是被打晕了。

  对她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躲去了扎针的风险。

  有妹子刺激,李达的记忆开始涡轮加速般的恢复。

  对了,自己大小号切换了九次,这才摆脱了王龙蛇的气势压迫,怪不得大清早的精神就这么颓。

  地支第二位丑,那位漕运总督下的第一人,果然还是被反抗朝廷的那伙人弄死了么,这伙势力有些出乎预料的强啊,两天,还是三天来着,就弄出了一个针对应该是‘大拳师’层次的追杀。

  不过他立刻想到一个问题,死了这么一个高层次的拳师,朝廷必不会善罢甘休,一旦追查下去,会不会查到郭通故意让漕船搁浅,顺藤摸瓜下,把这伙儿帮派团伙一锅端了?

  我去,郭老大,我好像一不留神就把你推进坑里,咳咳,真到了那时候,大嫂我来照顾,汝无虑也。

  还有西北边军的龙虎气,跟马家呼吸法又是什么关系,马家人是边军出生,还是就是边军的将门世家,杨家将那种将门?所以说,小黄人是姓马吗?

  ‘嘤咛’一声,雏儿小妹妹睁开眼睛,看了李达,顿时惊恐的爬了起来,露出娇小的胴体,白又圆的肩头在日光下好似出笼的馒头,泛着热气,带着哭腔道:“爷,我昨晚不知怎么,就睡着了,我、我——”

  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李达叹了口气,揉了揉对方小脑袋,道:“没事,睡就睡吧,不是啥大事。”

  在对方伺候下穿衣洗漱后,李达与杨万千和牛铁胆碰了头,惊讶的发现除了自己外,这二人也黑着眼圈没睡好,杨万千行商回家,公粮要交五份,这情有可原,怎么这牛小胖也是一副精力不支的样子。

  是了,自家有雏儿暖床,对方没道理没有,一想到这里,李达心中突兀冒出一点悔意,虽然雏儿萝莉论颜值只七十分,但耐不住有天然属性加成啊。

  唉,罪过罪过,李达的胡思乱想,让他没有看到牛铁胆欲言又止的表情。

  杨万千兑现承诺,带着二人和花魁小妾张三娘去寒山寺赏景,萝莉田氏嚷着要去,然而她还要上女学,还在上学的小学生,杨万千你真是罪大恶极!

  寒山寺佛楼庄严,气氛清幽肃穆,更有唐寅、文徵明留下碑文古迹,不过杨万千捐香火钱时,主持大和尚裂开花的老嘴,破坏了这种氛围。

  文人墨客能赏景,会赏景,更能衬景,但在李达眼中,所有和尚庙长的都一个样,真真欣赏不来;牛铁胆这个黑二代就更别提了,他的审美还停留在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的阶段。

  反倒是那位酷似王祖贤的花魁姐儿,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冰冷如霜的脸上,不时绽放出鲜花般的笑容,怪不得名士喜欢携妓出游,敢情他们有同一个爱好。

  “密敲金锁溜星河,好在垂银一线多。不是为霖牢闭钥,琳崖转石起风波,三娘,你看这首诗如何?”杨万千对着眼前一线崖壁,风雅道。

  张三娘两眼濡濡,说不出的柔媚爱慕。

  ‘这家伙不是杂工嘛,这诗不会是抄的吧,’二人心理诽谤。

  “我去隔壁逛逛,”李达不愿吃人狗粮,招呼一声,便往对面钟楼溜了过去。

  “这日头——也不是很热啊。”

  李达走进钟楼,却忽然发现不知何时起,自己浑身大汗淋漓,抬头一看,松柏的枝桠将阳光切割的细碎,山里的温度也不高,还有一丝凉爽,顿时感觉到了不寻常。

  别说流汗了,他练拳,尤其是马家呼吸法上了火候后,就连唾液、泪珠、小便都渐收,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饱含水分的白萝卜,青翠欲滴,关键在一个将滴未滴的欲字。

  可是今天就像是肾亏的宅男绕湖走了一圈,累的跟条死狗一样。

  他翻开外衣,胸口和腹部上,各多了两团拳头大的黑青疤痕,昨夜的最后一丝记忆重合上。

  ‘西北边军的龙虎气,你好像只得了边角,我帮你一把。’

  然后自己就被打晕了过去。

  王龙蛇,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

  ……

  牛铁胆是个青春萌发的骚年,他对和尚菩萨不感兴趣,但对于拜佛求信的女居士特别有兴趣,表面跪拜在蒲团上,但一双眼珠贼溜溜的乱动,到处偷窥。

  也得亏他没赶上偷拍的好时代,不然手机摄像头就要在人裙底下疯狂闪动了。

  ‘听我舅说,读书人都是闷骚汉,经常借着佛堂寺庙幽会,我得找机会瞅瞅。’

  事实证明,他老舅说的是对的,不仅是现代有‘**门’‘黑森林’,古代也是有的,功夫不负有心人,牛铁胆终于在一处庵堂后院,隐约看到一对男女黑影,听到了少儿不宜的声音。

  “三郎,妾身想死你了,真想日日夜夜和你缠在一起。”

  “小娘子真不害臊,那我岂不是要被你吸干,再说你那个相公可不是傻子。”

  “人家就是想嘛。”

  “你这小浪蹄子!”

  天雷地火的声音渐渐响起。

  牛铁胆顿时目光更亮,嘿嘿直笑,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勾搭有夫之妇,要不要这么刺激,可惜我不会画画,不然真想把这场面描绘下来。

  要是有一种能自动画画的宝物就好了。

  牛铁胆伸着耳朵偷听,越听越觉的熟悉,那女人好似百灵鸟般的叫声,怎么听着像是——张三娘?

  杨员外被人带了绿帽子?

  牛铁胆又急又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不起我杨哥哥,我、我听完这场再说。

  终于,一阵金戈铁马、鸣鼓收兵之后,牛铁胆怒吼一声,跳将出来,“好一对奸夫**,看我不把你们抓去——”

  “欸?!”

  牛铁胆的视线中,却是衣冠不整的杨万千和满脸可疑红晕的张三娘。

  什么个情况?

  ……

  同时,李达看着胸口肚皮上,像是胎记的两团青黑,也在自言自语,“什么个情况?”

  他能感应出来,自己身体发虚、四肢无力,就是这两团东西在搞鬼,而当他轻按青黑的皮肤时,一股针扎般的痛楚传来。

  ‘王龙蛇说是给我好处,但我怎么觉的,这神经病是废了我的拳术,这两个地方,一个是膻中,一个是命门,这跟当初癸刀儿一把把我钉在原地的点穴功夫很像,只不过要高深太多,直接通过穴道变化堵住我的气血运转,废掉我的拳术。’

  年轻人气血旺盛,筋骨强健,老年人气血衰微,筋肉松弛,按照医学家的说法,这气血跟细胞活跃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细胞分裂到极限,人也就到了死亡的关头。

  李达一脸阴沉,那个王龙蛇就是个疯子,说着是帮自己,说不定就是把自己当成玩具,玩好了可以,玩坏了也无所谓。

  而李达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猜测的,就是真相。

  “施主,我们要敲钟了。”

  两个和尚从门外走了进来,见到李达微微一愕,然后合手施礼,走到钟楼正中那座大铜钟前,一人按着木架子,一人推起钟杵。

  ‘咚~’

  ‘咚~~’

  ‘咚~~~’

  起初钟声阴沉而沙哑,随着有节奏的撞击,越发响亮,余音不绝,一浪盖过一浪,最后化作雄浑的巨响,覆盖整座清冷幽寂的寺庙。

  洪钟大吕,禅意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