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萌娘武侠世界 > 第四三八萌 我一个能打十个

第四三八萌 我一个能打十个

  第三更——

  李岩的猜测果然没有错,接下来的发展,简直就是按照左冷禅的剧本在走,十大神魔中出了一个长腿高挑的御姐,和天门道长打了四十几招,这个神魔明显破尽了泰山派的武功,如果天门道长知机的话,早该认输退下了。但他偏偏死也不肯认输下台,结果被那个神魔一掌印在胸口,口吐鲜血,摔落下台来。

  他是伤也受了,脸也丢了,李岩可以想像得到,一会儿左冷禅宣布五岳并派时,天门道长已经没有了说话的权利。

  接下来出战的,就是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了。这位老者曾经在黑木崖做过外聘音乐老师,在红五月歌咏比赛时还当过评委,由于为人低调、和蔼,人缘不错,十大神魔与他都没什么过节,因此派上场去破解衡山剑法的神魔很是给他留了面子。

  两人在台上足足“激战”了一百多招,那位神魔才“险胜”了半招,将莫大先生逼下了擂台。

  如此一来,倒是不符合左冷禅要扫他面子的念头了。左冷禅对着成不忧使了个眼色,成不忧会意,立即迎向败退下来的莫大先生,阴阳怪气地道:“哟,莫大先生,你莫非和日月神教穿一条裤子的么这一场比武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莫大先生自然知道,神魔对他手下留情了,被成不忧毫不留情地掀穿,只觉得面子上完全挂不住,冷哼了一声道:“莫某人有多少实力,自己心知肚明,不需要你来提醒。”说完,将二胡往背上一挂,脸色铁青地站到了一边。

  见他已经被言语将住,成不忧就不再多说话了,给左冷禅使了个眼色,后者微微一笑表示嘉许。

  这时候十大神魔已经连赢了五场,如果再胜一场,五岳剑派就必须认输了。所有人心中都在想,这一下左冷禅该怎么办她要如何才能挽回不利的局面,保证后面五场全部都赢呢当然,就算后面五场全胜,也只是平局,左冷禅还得保证加赛的一场也赢,那可真是太困难了。

  只见一直稳坐不动,摆着高深莫测姿态的左冷禅终于站了起来,满头大波浪金发圈儿在风中一甩,嚣张无比地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hahahahahaha!”

  “喂,笑的时候不要给我用英文笑!”李岩大汗:“拟声词可以用汉字啊!”

  这一场大笑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左冷禅的身上,只见她一边大笑,一边缓步走到了比武台上,西洋长裙的裙摆很大,很夸张,走起路来就像一个扫地机,所过之处,地面上的垃圾全都一扫而空。当然,这种旁枝末节,女王大人毫不在意。

  她走在比武台上,大笑道:“第六场,由me左冷禅亲自up场。”

  李岩哀叹:天啊,up虽然是上的意思,但是不能用来作上场用啊,这是什么语法来的

  人群中传出一阵低叹声,有人嘀咕道:“果然,第六场必须由左冷禅亲自出阵了,她要是还不出来,那就是不拿胜利当回事。”

  又有人低声道:“但是就算她出场保住这一局,再下面一局也保不住了啊,还是必输的局面。”

  “嗯,是啊,除他之外,嵩山派的那些家伙也没人能和十大神魔斗,什么大嵩阳手啊,九曲剑啊,全都是菜鸟。”

  “困兽之斗吧,我们等着看热闹就好。”

  这时十大神魔却低头商量了起来,这一场对方既然是总大将出场,十大神魔也不能随便就上一个,当下她们就开始研究由谁上来对付左冷禅了,要对付左冷禅,自然需要精研嵩山剑法的神魔,十大神魔中有两个看起来比较温柔的御姐,正是研究嵩山剑法的,这两人低声讨论,由谁上去打这关键性的一场。

  正商量着呢,突然听到擂台上的金发御姐又发出一阵夸张的大笑声:“哇哈哈哈哈,hahahahahaha……十大神魔,you不要选人了,干脆十个一起上来吧。”

  “纳尼什么”围观群众同时大惊。

  “十个一起上左冷禅疯掉了”

  “这不可能,我耳朵出了错吗”

  “左冷禅肯定是傻了。”

  人群议论纷纷,十大神魔也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台上的左冷禅,范松开口道:“姓左的,我可以摆脱你一件事吗说梦话的时候,你不要是醒着的。”

  左冷禅大笑道:“me现在很清醒,绝对不是说dream话,在me的眼中,你们的武功是那么的低,那么的弱小,那么的无力,那么的软蛋,那么的垃圾,那么的颓废,那么的……啊啊啊,不好意思,me的汉语远不如英语那么好,找不到更多的词语可以来形容you有多么的菜,就用上面这几个词就算了吧。对付你们这种小鸡一样的玩意儿,me一个能打十个。”

  此话一出,可谓是群雄皆惊,左冷禅居然把话说得这么过份这是完全不给十大神魔面子的节奏么如果她不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十大神魔绝不可能真的十个一起上场,因为那样做太不要脸了,会乬掉日月神教的脸面。但是……左冷禅把话说得这么过份,十大神魔就算真的一起上了场,也是站得住脚的了,绝不可能再有任何人说她们以多欺少。

  不作死就不会死,像这样作死,那可真是死定了啊。

  十大神魔那十道冷冷的眼光,一起锁定在左冷禅身上,范松冷哼道:“我明白了,你不是说梦话,而是在说疯语,你已经买好了棺材,准备给自己收尸了么另外还要找几个孝子贤孙,在你的灵位前面哭一哭,这样才不会显得死后太凄凉。哦,对了,你还没嫁得掉,所以没有子孙呢,得花钱在外面请戏子来演孝子贤孙,哈哈哈哈。”

  女人骂架好可怕,一转眼儿就扯到嫁不掉上了,李岩抹了一把汗水。这是两个未婚女人在吵架,要是两个已婚女人吵,会不会骂对方生不出儿子,如果两个有儿子的女人骂架,肯定又会骂对方没孙子吧真是好恐怖啊好恐怖。

  金发御姐已经成功地激怒了十大神魔,以范松为首的十大神魔,一起缓缓地走上了台去。

  李岩看到这里,终于将左冷禅的整个战术意图全部弄清楚了,原来她就是用这种方法,把十大神魔一起骗到擂台上,然后就可以启动机关,将她们十个人一起弄进山腹中,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此女虽然穿着打扮和发型说话方式都像一个不靠谱的蠢女王,其实却是一个相当厉害,工于心计的人物,这场比武几乎完全在她的控制之中,连一丝一毫都没有脱离她的掌握。

  李岩叹了口气,可惜,这个完美的计划,马上就要被自己破坏了,他只需要扯开嗓子,大叫一声,让十大神魔不要一起走上台,就不会十个人一起掉进左冷禅设下的陷阱,那么所有的阴谋都将付诸于流水。

  李岩张了张嘴,正想开口,突然一双柔软的小手从背后伸出来将他的嘴捂住了。李岩微微吃了一惊,回过头来看,却发现是正直御姐干的,她低声道:“相公,莫喊,让左冷禅发动吧,如果你在这里点破了她的阴谋,十大神魔就不会掉下去,她就不会发动五岳并派之议了啊。”

  李岩摇头道:“她不发动就算了,总不能让十位老师摔个大跟斗啊。”

  正直御姐嘟起了小嘴:“相公,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吧,让她们掉下去又不会怀孕,但是她们不掉下去,我却无法夺回华山派掌门之位,一辈子都要被剑宗的人追杀,你于心何忍”

  李岩汗道:“你果然在等着玩阴谋么等十位老师掉下去,你就和扭曲妹子一起把她们救出来,然后借着救命之恩向她们救助,帮你打败左冷禅,再利用十大神魔力压所有反对者,这样搞没意思的吧。”

  正直御姐竖起手掌,认认真真地道:“我保证,绝不使用任何阴谋,也不借助十大神魔的力量,堂堂正正,正面挑战左冷禅将她打败,重夺华山掌门之位,并且还会顺便夺到五岳派掌门之位哦。我的实力强一点点有什么不好我是你的女人,我的实力强大了就等于你的实力强大了,你又何必非要阻止我”

  李岩大奇:“你这家伙的武功明显比左冷禅差啊,就凭你练了几个月,半生不熟的辟邪剑法能打败左冷禅么应该是不成的吧,那你要怎么堂堂正正打败她”

  正直御姐道:“相公你就放心吧,总之我绝不利用十大神魔,不信的话,我不去救她们,十大神魔一掉下去,我就立即出去和左冷禅放对,这样总行了吧反正十大神魔武艺高强,一时半会死不了,你也不用急着去救她们,等我们五岳并派之议搞定了,再去挖她们出来也不晚。”

  李岩真是搞不懂她哪来的信心,但她既然如此坚持,总是有她的办法的,李岩也就不再多说了。正直御姐说得对,她毕竟是李岩的女人,有点小小的野心,想争回自己的门派也是情理之中,再顺势扩大门派的实力也在情理之中,只要她不用阴谋,不利用别人,而是堂堂正正去获取五岳派的掌门之位,李岩就没有理由去阻止她,反而应该帮她才对。十大神魔掉进山腹虽然凶险,却也不会马上死,按原著来看,她们在山腹里还有时间慢慢画小人图呢,不用急着去救她们。

  “那就这样吧。”李岩点了点头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办法解决左冷禅。”

  这时候,十大神魔都已经上了擂台,站在左冷禅的对面,横眉冷对着她,一幅要将她撕碎了吃掉的凶恶表情,这也难怪,换了任何人被对方一通臭骂,再加上各种鄙视,藐视,看不起,甚至还说一个能打十个,都会气得发疯的。

  范松冷冷地道:“姓左的,划下道儿来吧,你一个打十个是怎么个打法文打还是武打,轮流打还是一起打,你只要摆出招儿来,咱们十大神魔没有不敢接的。”

  金发御姐呵呵笑道:“一个打十个嘛,还是略有点勉强……”

  范松冷笑:“你知道勉强还敢挑衅”

  金发御姐笑道:“我说的是你们太勉强了,要打赢me这个天才高手,以你们十个的武功,还嫌不够看,所以,me还得再给自己加点不利的限制条件才行。”

  范松冷笑不语。

  金发御姐道:“me就不用轻功吧!这样才能限制住me神鬼莫测的身法,以免一不小心就把你们各个击破了。”

  “什么不用轻功找死也不是这样找啊!”旁边群众再一次发出了惊呼,要知道以少对多,最重要的就是轻功,要拼命地利用身法在敌人之间穿梭,制造出尽量对自己有利的位置,才能做到以少击多,以弱击强。若是不用轻功,站着不动,敌人将自己包围起来,从前后左右各个方位同时出手攻击,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范松冷哼道:“为何放弃治疗哼……你不用轻功,我们十个也不用轻功!”

  金发御姐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有这样要求,你们要用轻功只管用。”

  范松怒道:“你当我们十大神魔是什么了我说不用,就不用!”另外九个御姐也一起点头道:“没错,我们都不用。”

  金发御姐对着台下所有的观众道:“大家都听到啦,十大神魔说不用轻功。”

  台下的观众莫名其妙,只好应和道:“听到啦!你们搞什么名堂,要比快比啊。”

  金发御姐站直了身子,大声笑道:“哇哈哈哈,hahahahaha,既然大家都等久了,那现在就开始比武吧……”

  就在她这句话刚落未落,话说到一半,十大神魔的注意力都还没有集中起来的时候,站在擂台边的大嵩阳手费彬,突然伸手抓住擂台边上的一个铁柄,用力向下一压,只听到“咯”地一声响,比武擂台突然“轰”地一声从中下陷……除了左冷禅站的那半边擂台之外,其余的半边擂台全都消失了,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洞,黑幽幽的十分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