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520章 刻天!

第1520章 刻天!

  “而后,出现了魔,出现了神,他们一样斩断了罗天的手指,可不知他们三位是否有过联手,又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还是无法将罗天真正抹去。”

  “他们在等,等……妖的出现,或许,他们不知从哪里来的思绪,认为妖可灭罗天。”

  “而罗天一样在等,他不希望仙出,可却希望出现一个又一个,具备妖气,可却距离成为真正的妖,只差一步的……准妖,吸收他们,吞噬他们,借助妖的多变,借助妖的涅槃,从而让自己重生!”

  “罗天家族,或许的确是罗天创造的血脉,可同样是可以诞生妖的家族!”

  “我命如妖,而我,也的确就是妖。”孟浩轻叹,这些答案,或许不是完全正确,可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在他的心底,至少可以肯定了七八分。

  “所以,才有了如松道子般的九十八个面孔,那是九十八个在曾经的岁月里,在不同的世界中,成为准妖的存在。”

  “而我,是第九十九个,也是罗天为它自己准备的,最后一个。”孟浩摇头,默默的站在那里许久,天空的雨水渐渐停了,明月高挂,月光洒遍大地,在那地面的水洼中折s回来,看起来很美。

  他缓缓向前走去,在这一天夜里,走入到了下方这座凡俗的城池中,循着冥冥中的感应,走在街头,走入一个小巷子。

  在这小巷子的深处,他看到了一间铺子。

  门板已关,可牌匾以及门口放着的一些木头,可以看出这是一间木匠铺子。

  这里,就是分身第九世所在的家,孟浩站在门口许久,他可以感受到这里存在了迷雾,有一股极为强悍,可以让整个苍穹都颤抖的气息,正在缓缓的酝酿着。

  半晌之后。孟浩神识散开,试图去观察铺子内的一切,可他的神识,如石牛入海。看不到丝毫。

  沉默中,孟浩身影消失,出现时,已然在了这铺子内,望着四周摆放的整齐的木匠工具。望着四周存放的那些木雕,孟浩神色有些恍惚,他看着那一个个木雕。

  有小鸟,有小狗,有小猫,一个个惟妙惟肖,很是*真,栩栩如生,似乎在其上,流淌着一种凡人看不到的光芒。

  那是生机……很浓郁。很特别的生机,似乎本是凡物,可却被赋予了生命。

  孟浩无法想象,这是一双什么样的手,才可以将刻画出这样的木雕。

  直至,他的双眼落在了另一处木雕上,这木雕雕刻的是一个女子,在看到这木雕的刹那,孟浩身体猛地一震,他睁大了眼。露出无法置信,如同被雷霆轰鸣,呆在了那里,呼吸急促。

  甚至他的目中。还露出匪夷所思以及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会如此,分身的第九世,怎么会雕刻出她的木雕……”孟浩心脏怦怦跳动,他隐隐察觉到,这分身第九世,出现了他无法逆转的变化。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传来脚步上,一个中年男子,从铺子后院的屋舍内走出,他是瞎子,可行走起来却丝毫也看不出双眼失明,他对于这里的熟悉,已然刻在了脑后里,迈步间,走到了铺子中,从一旁的架子上拿出刻刀,坐在那里,将一个没有完成的木雕,继续雕刻起来。

  这木雕完成了不到一半,别人看不出是什么,可孟浩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印记的样子,第九禁中的第九印记。

  小宝看不到孟浩。

  孟浩默默的站在铺子里,这铺子不大,如果这一幕可以入画,那么可以看到,孟浩就站在自己的分身第九世的身前。

  孟浩内心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凝望眼前这个分身第九世的轮回,与之前的几世既然不同,从第二世直至第八世,在孟浩看去,他可以知晓对方的一生,那种感觉是熟悉的。

  可眼下,这分身的第九世,让孟浩熟悉也存在了陌生。

  但他能感受到,这的确是自己的分身,拥有一个魂,拥有一体的血脉,是自己的一部分。

  时间仿佛凝固了,孟浩望着分身第九世手中的木雕,那第九禁的第九印,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清晰无比的出现在孟浩的眼中。

  以往都是在心神内的轮廓,可眼下,被小宝这里,一刀一刀,雕刻了小半出来。

  “这就是最终的第九世么……”孟浩喃喃,许久……直至从屋舍里走出一个女子,她一样看不到孟浩,可孟浩在看到这女子的瞬间,他明白了韩贝为何会知道这里。

  “嫣儿……”孟浩心底暗叹,他尽管在看到嫣儿的木雕时,已然预料到了结果,可此刻依旧还是内心复杂中带着叹息,分身的第九世,居然与楚玉嫣,成为了……夫妻。

  她肚子微微鼓起,带着柔和,温柔的为自己的丈夫披上一件衣服,陪着他坐在那里,看着他雕刻,仿佛看一生一世,都不会有任何的厌倦。

  “要雕好了么?”女子轻柔的开口,看向丈夫手中的木雕,她不认识那是什么。

  “还没有,才完成了三成而已。”小宝抚摸木雕,轻声开口。

  “小宝,你雕的这个,我认不出来,是什么?”女子仔细看了看,问道。

  “是我眼中看到的……天。”小宝微微一笑,说道。

  “天?”女子一愣。

  “是啊,这是闭上眼的天,如我的眼睛一样,被遮盖住了。”小宝轻叹,他身边的妻子沉默。

  “嫣儿,我有时候觉得,这或许就是我的命。”小宝抬起头,望着前方,他看不到孟浩,仿佛是喃喃低语。

  “注定了,我是一个瞎子,一如我眼中的世界。”

  “可我想让天睁开眼,可惜我摸不到天。”

  孟浩沉默,望着小宝,望着嫣儿,许久许久,他轻叹一声,转身一步,走出了铺子,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嫣儿的微微鼓起的腹部,那里有一个生命正在酝酿。

  与其说那是分身第九世的子嗣,不说说,那是他在轮回中的骨r。

  与前几世不一样,这一世的骨r,正在慢慢的成长。

  孟浩站在了街头时,他的神色有些复杂。

  他没有去干扰,没有去阻止两个人在一起,因为他不能。

  他之前既然选择了放手,那么如今就不能去强行阻断。

  这分身的第九世,因第九禁的缘故,在明悟上的敏锐,让孟浩有些吃惊,不但雕刻出了第九禁的第九印,还有方才的那些话语,都让孟浩这里沉思。

  “目中无天,方可封天?”孟浩喃喃,随后又摇头。

  “不是这样,别人以为他的目中没有天,可实际上,在他的世界里,在他的眼中,有天。”

  “这天,正在他的手中一刀刀雕刻出来,那第九印,就是天!”

  “当他手中的木雕,完全雕刻出来之时,就是这分身第九世,坐化的一刻,他这一生,就是为了雕刻出这第九印而存在。”孟浩沉默,走向远处。

  他没有离开这座城池,而是在城内,买下了一间屋舍,居住在了那里,默默的等待时光流逝,等待分身第九世,完成之时。

  时间一晃过去了八个月,小宝当爹了,他的妻子为他诞下了一个女婴,这女孩不是瞎子,她的眼中有世界的多姿多彩,她的笑声带着欢快,回荡在这一家人中。

  女孩的名字,是她娘亲起的,单名一个满字。

  圆满的满,这孩子从小,就被爹娘唤作满儿。

  一个不是很好听的名字,可小宝很喜欢,他的妻子也很喜欢。

  在骨r出生的一刻,小宝心情激动,他抚摸着女儿的小脸,哈哈大笑,转身用木雕,将女儿雕刻出来,摆放在了女儿的床头。

  又过去了数年,当小宝的女儿八岁的时候,第九印的木雕,小宝已快要完成了一半,他的发丝里,出现了第一缕白发,满儿蹑手蹑脚,一把抱住正在雕刻的爹爹,咯咯的笑声带着天真传出,小宝笑着将她抱起时,满儿看到了爹爹头发上的白丝。

  “爹爹,你长白头发啦,别动,我帮你把它拔掉。”满儿抬着小手,摆弄着小白的头发,找到了那根白发,将它拽了下来。

  小宝抚摸这女儿的小脸,笑容慈祥,带着满足,带着幸福,岁月再次流逝。

  --------------------

  昨晚……吃了顿大餐,可怜我的体重啊啊啊,又回升了一斤,我要抓狂啦!!(未完待续。)